敵進我退,賽諾菲放棄 mRNA 新冠疫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0 月 12 日 8: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冠肆虐下兩大 mRNA 疫苗在全球數以億計施打,眼看 mRNA 疫苗成為顯學,但法國藥廠賽諾菲(Sanofi)卻打退堂鼓,怎麼不跟輝瑞 BNT(BioNTech-Pfizer)、莫德納(Moderna)一爭雄長呢?其實原因正是輝瑞 BNT、莫德納太成功,兩者總計全球施打高達近 15 億劑,既然望塵莫及,還是投降輸一半,別用同個技術競爭,另起爐灶。

賽諾菲購併轉譯生醫(Translate Bio)取得開發中 mRNA 疫苗,原本第一二期臨床測試期中報告結果顯示有強免疫反應,卻仍然壯士斷腕,9 月底宣布放棄。賽諾菲表示,mRNA 疫苗的好結果,表示購併決策正確,買下的公司開發平台有用,鼓勵賽諾菲繼續研發 mRNA 技術研發流感疫苗及其他疾病疫苗,但仍放棄繼續研發 mRNA 新冠疫苗,主因是兩大 mRNA 新冠疫苗對手的市場基礎相當穩固,難以撼動,賽諾菲認為現階段再耗費經費,開發世人不一定需要的新 mRNA 新冠疫苗,並不是利用技術平台的最佳辦法。

不過,賽諾菲並非整體放棄新冠疫苗市場,只是不在 mRNA 疫苗同技術領域與非常成功的輝瑞 BNT、莫德納硬碰硬。賽諾菲新冠疫苗方面,將專注賽諾菲與英國藥廠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共同研發的蛋白質為基礎的疫苗。

蛋白質疫苗主要競爭對手諾瓦瓦克斯(Novavax)也因故尚在臨床試驗未正式大規模施打,柿子挑軟的吃;另一方面與葛蘭素史克共同開發,即使上市後市況不佳,至少也有人分擔風險。

不管研發何種疫苗都是嚴酷競爭

賽諾菲與葛蘭素史克合作開發的疫苗,5 月時已進入大規模兩階段第三期雙盲臨床試驗,於美國、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共徵求 3.5 萬志願者,第一階段研究疫苗對原始病毒株免疫效力,第二階段則研究第二種配方對 B.1.351 病毒株,也就是最早於南非發現的 Beta 病毒株效力。此外也將執行臨床研究評估疫苗為追加第三劑的效果。

賽諾菲與葛蘭素史克的蛋白質疫苗於 2020 年底第一­二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雖然 18~49 歲試驗者產生良好反應,年老病人免疫反應卻很差,當時可說受到重大挫敗,不過尚在意料內,因蛋白質疫苗對老人往往需要增加劑量,否則抗原量不足以產生預期的免疫反應,一二期臨床試驗目的之一就是要當劑量參考,因此不會執行調高劑量測試。

賽諾菲研發疫苗進度嚴重落後主流疫苗,市場遭搶食殆盡,不僅錯失商機,更在政治遭法國輿論非議,放棄 mRNA 集中全力蛋白質疫苗,或可加速蛋白質疫苗的研發以利及早上市,但蛋白質新冠疫苗難道就不用跟 mRNA 新冠疫苗競爭?所以恐怕也只是個下台階。

塞諾菲真正調轉兵力進行的,是 6 月已經開始測試季節性流感的 mRNA 疫苗,將於 2022 年進行臨床試驗,流感病毒的變異性高於新冠病毒,研發流感疫苗的重點,在於跟上病毒不斷突變,這是 mRNA 技術的優勢,因為再編輯 mRNA 後只要使用同樣程序生產即可量產新款疫苗,與蛋白質合成還要考慮摺疊等複雜問題不同。

流感疫苗原本就是賽諾菲的重要營收來源,2020 年流感疫苗營收達 25 億歐元,占賽諾菲總疫苗營收 59 億歐元相當大部分。但流感疫苗也是兵家必爭之地,輝瑞開始測試 mRNA 流感疫苗,莫德納也有數款流感疫苗開發中,包括流感疫苗結合新冠疫苗追加第三劑產品。澳洲生技公司 CSL 旗下流感疫苗供應商 Seqirus,正研發具自我複製能力的 RNA 為基礎的低劑量 RNA 流感疫苗。諾瓦瓦克斯也正在著手研發流感疫苗。

不管避開 mRNA 新冠疫苗,還是完全避開新冠疫苗,專注可長可久的老本行流感疫苗,賽諾菲都無可避免要面對嚴酷的競爭。

(首圖來源:賽諾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