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紅遍全球,但 Netflix 卻為此發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27 日 0:0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還記得 Netflix 的自製劇《魷魚遊戲》嗎?10 月,當全球都在討論 IP 和劇情時,韓裔美籍喜劇演員 Youngmi Mayer 卻發現《魷魚遊戲》官方翻譯字幕詞不達意,並在 Twitter 和 TikTok 痛斥 Netflix 離譜不專業。

這吐槽引起路人好奇:嗯,Netflix「字幕組」從何而來?是機器翻譯嗎?

你可能看到假《魷魚遊戲》

提供 31 種語言字幕,13 版配音,超過 90 國家地區占據 Netflix 熱門榜首,上線一個月播放量達 1.42 億……當全球觀眾沉浸於《魷魚遊戲》緊張刺激的劇情,Youngmi Mayer 卻越看越火。

10 月 1 日她在 Twitter 寫道:

我看了英文字幕的《魷魚遊戲》。如果你不懂韓語,就不算看同一部《魷魚遊戲》。翻譯太糟糕了,人物對話寫得很好,但幾乎沒有保留。

Mayer 簡單舉兩個細節,翻譯失誤扭曲了女演員的人物個性。第一幕,女演員韓語說的是「看什麼看」,Netflix 英文字幕翻譯為「走開」。

第二幕,女演員稱「我很聰明,只是沒機會上學而已」,英文字幕翻成「我不是天才,但我還是搞定了」。

有網友很快發現,Mayer 吐槽的是「隱藏字幕」(Closed Caption),如果選擇一般英文字幕,翻譯會更正確,雖與韓文原意還是有點出入。

▲ 左為CC隱藏字幕,右為一般字幕。

韓裔美籍翻譯 James Chung 表示,《魷魚遊戲》的翻譯確實沒有表現出女演員的角色性格。他補充一些翻譯失誤處──如韓文的「oppa」,是女性稱呼較親近、年長的男性朋友,英文字幕卻翻成「老男人」和「寶貝」。「ajumma」指年長女性,卻翻成「奶奶」。

七嘴八舌的翻譯品質討論中,也有從業人員幫忙科普影視翻譯業。

首先,影集字幕有嚴格的長度限制,以便觀眾幾秒內快速閱讀。以 Netflix 規定為例,一個畫面最多 2 行英文字幕,每行不能超過 42 個字母,停留時間 7 秒內。如何用有限字數傳達台詞含義,就成了難點。

其次,隱藏字幕(CC)是供聽障人士看的,除了展示台詞,還會解釋畫面發生的事。隱藏字幕一般也是配音字幕,長度限制比普通字幕更苛刻,需要盡量跟上演員口型,減少觀眾違和感。

▲ Netflix 配音與字幕。

影視作品的各種文化差異、文字遊戲、諧音哏和笑話,確實很難濃縮至短短幾行字幕解釋清楚。但大量網路討論也暴露一現象──「串流媒體翻譯的品質不夠好,往往也跟字幕組被低估、得不到尊重有關。從業人員工作量極龐大,報酬沒有提高,作業時間卻越來越短。」

Netflix 帶來的熱潮:字幕翻譯和配音復興

一旦你克服 1 吋高的字幕障礙,將會看到更多精彩的作品。

2020 年 2 月,當南韓電影《寄生上流》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奉俊昊致詞時說了這句話。美國上映的電影或影集,只要是英文配音,一般都沒有字幕,很多英語觀眾也沒有看字幕的習慣,這成了外語片很難征服好萊塢的原因之一。

但隨著 Netflix 等串流媒體興起和瞄準全球化,情況有了變化。Netflix 有超過 2 億訂閱用戶,遍布 190 個以上國家地區,自製內容大多數都非英語系,而 Disney+、HBO Max 等也積極加入「全球混戰」。

每打開新市場都需要翻譯,字幕和配音不再視為簡單的補充服務,而是內容本地化的關鍵。Netflix 沒有「翻譯組」,也很少用 AI 技術自動生成字幕,一般會在全球尋找合適字幕和配音工作室合作。有觀點認為,串流媒體熱潮為字幕和配音業帶來復興。

有工作當然是好事,但 Iyuno-SDI 工作室首席執行長 David Lee 指出,這行業面臨翻譯人才緊缺,接下來兩三年裡供不應求。

沒人翻譯,沒人配音,沒人混音──這行業沒有足夠資源做這些事。

Chris Fetner 曾在 Netflix 工作 9 年,負責制定平台本地化策略。他將現在的字幕和配音業比為「不能再吸水的海綿」,甚至有從業人員每天都在推掉上門的工作,表示要到 2022 年後才能接受新翻譯工作。

工作量大,作業時間越來越短,同時薪水不高。以 Netflix 公開價格標準為例,為韓劇翻成英文字幕每分鐘 13 美元,但只有很少能進入譯者口袋。接受《衛報》採訪時,從事字幕翻譯的自由職業者 Anne Wanders 表示,她並不建議別人進這行──因酬勞低於最低工資標準,想靠這份工作養活自己不太可能。

當各種原因讓有經驗的字幕譯者離開這行,取而代之的都是業餘愛好者、兼職、學生等。重新培養翻譯人才需要時間,一定程度造成影響。

字幕和配音業人才缺乏,小語種翻譯更是嚴重。

再以《魷魚遊戲》為例,如果想將這部劇推向法語市場,一般會先翻成英文字幕,再翻成法語──換句話說,如果英文字幕翻譯有誤,法語版也會有問題,甚至更離譜。轉化過程難免失去更多細節,導致字幕品質更差。

串流媒體時代的「巴別塔」

《魷魚遊戲》不是唯一被吐槽的影集。最近 Disney+ 在南韓上線,也因翻譯品質在 App Store 出現一堆差評。用戶評論字幕品質比不上 Netflix,甚至「連 Google 翻譯都不如」。

(Source:shutterstock)

可以說好字幕和配音是串流媒體時代的「巴別塔」──能跨越語言障礙,帶你進入各種花花世界,了解製作者想法,甚至讓你愛上陌生國度的文化。失敗的本地化,不僅造成割裂和距離感,難以幫助作品表達思想,還傷害各 Netflix 的業務。

全球娛樂協會(Entertainment Globalization Association)研究,在西班牙、德國、法國和義大利抽樣調查 15,000 位串流媒體用戶,61% 每月都遇過字幕或配音品質不佳,70% 去年取消付費訂閱。

為翻譯人才缺口頭疼時,不管 Netflix 串流媒體巨頭還是 Iyuno-SDI 本地化服務供應商,都在探索能否用技術取代人工翻譯。但他們的結論相似:機器翻譯品質還不足以取代人類,頂多只能產生翻譯初稿等流程簡化。

除了探索替代方案,Netflix 也為重量級計畫引入更有經驗的翻譯人員,以提高字幕品質。restofworld.org 報導,《魷魚遊戲》字幕引起熱議後,Netflix 聘請 Sharon Choi 再檢查字幕。去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Sharon Choi 正是南韓導演奉俊昊的翻譯。

字幕和配音業也在嘗試爭取權益。法國 ATAA 協會正在遊說法國國家電影機構,希望為字幕翻譯人員設定最低薪資標準。協會主席 Isabelle Miller 表示

如果認為「多付點錢做好翻譯」沒有意義,那到底有沒有必要拍這部電影?

這不是 Netflix 一家的問題,將是所有串流媒體邁向全球化的大問題。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