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怒=五個讃?吹哨者的國會證言,揭露 Facebook 表情符號背後的商業陷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28 日 11:00 | 分類 Facebook , 社群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你曾在 Facebook 點過「讚」(like)以外的表情符號嗎?日前《華盛頓郵報》刊出報導〈Five points for anger, one for a ′like′: How Facebook′s formula fostered rage and misinformation〉,說明 Facebook 自 2017 年起,除了讓用戶使用更多表情符號,還更新演算法點「怒」(angry)回覆貼文時,推送更多與此貼文同類型的內容。

當時,Facebook除了標誌性豎起大拇指的「讚」,還新增5種表情符號,讓使用者簡單表達對文章的感想,分別是:「大心」、「哈哈」、「哇」、「哭泣」和「怒」。然而報導指出,當用戶按「怒」的影響力,等於「讃」的五倍。而這項爭議措施在Facebook實行多年,直到2020年才大幅修正。

1 個怒=5 個讚

吹哨者的Facebook前員工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將各項Facebook內部資料交給《華爾街日報》,意圖指控Facebook為活躍用戶使用度,高層主管都知情的情況下放寬各項資訊的事實查核機制,改變演算法讓用戶更容易接收含煽動性及惡意的內容。

演算法會以用戶使用的表情符號為依據,決定未來推播的內容,包括更多情緒化及挑釁內容。內部文件顯示,從2017年開始,Facebook為改善互動數下降的問題,將按表情符號在貼文排序的權重視為單純按讚的五倍,原因就是這類激出更多情緒反應的貼文,讓使用者參與度更高。

連Facebook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都曾公開鼓勵使用者對貼文點「怒」以表達不滿,但若依照當時演算法,若使用者越對某類型文章按「怒」,Facebook反而更常推送這種內容。

換句話說,使用者每次在Facebook點讚、點愛心或點怒,都會影響下一次Facebook動態消息出現的內容。即使含情緒化及挑釁性有害內容,通常會減少曝光度,但若擁有一定數量的表情符號,就有可能讓這種貼文推到用戶動態消息前段班。

Facebook 正在「放大惡意」?

面對這問題,Facebook決定2018年將「怒」的權重從5個讚調降至4個讚,其餘表情符號權重保持不變。但據2019年數據表明,因每個表情符號的使用頻率都差不多,所以這調整並沒有造成太大改變。

因此2019年4月,有Facebook員工提議,將常在負面內容貼文出現的「憤怒」、「哇」及「哈哈」的權重降為1個讚,或不列入計算;而「大心」和「哭泣」的表情符號則常出現於感性方面的文章,內容較為安全,權重則定為4個讚。

同年9月,Facebook終於決定將「怒」的權重降至零,並將「大心」和「哭泣」的權重降為2個讚。即便Facebook不斷調低各項表情符號權重,過去充滿煽動性、強化對立的演算法機制,或許已造成使用者某部分傷害。

Facebook吹哨者公開敏感文件

Facebook除了因表情符號權重的問題惹議,豪根更在10月5日時在華府向參議院聽證會作證,以公開大量的「Facebook檔案」(Facebook Files)指控有關Facebook內部敏感文件,並將資料提供給《華盛頓郵報》報導。

豪根透露內容包括Facebook及Instagram對高知名度用戶的差別待遇、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系統安全漏洞與販毒及人口販賣公開利用Facebook當販售平台等醜聞,讓不少美國媒體皆引用此資料相關調查報導。

祖克柏也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逐一反駁豪根的指控──包括分化社會、不顧網路安全、利益至上、容許仇恨言論與使青少年成癮等問題等,表示那些都不是事實,並駁斥「Facebook優先考慮公司利益而非民眾的健康與安全」的論點,更表示相信Facebook員工對這些指控一定覺得匪夷所思。

他也針對Facebook及Instagram對於兒童、少年及青少年的影響補充,會暫停Instagram兒童版是為了做更多研究,讓所有年齡層的用戶都有對應使用者體驗,並確保公司一切對孩童來說安全有益。

祖克柏貼文收到廣大迴響,卻招來正反兩極評論,更有用戶直接留言反駁「Facebook可以幫我檢查一下這篇貼文的內容是否為假訊息嗎?」並獲得近3.8萬個表情符號。對此次風波,Facebook透過發言人緩頰:「我們是企業,的確需要營利,但我們不願意犧牲民眾安全或福祉為代價。」

(本文由 經理人月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