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南韓尿素危機,肥料大短缺可能影響北美糧產與全球糧價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30 日 8:00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貿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南韓柴油車輛普及,交通監管單位又有落實柴油車空污排放標準要求,柴油車需要尿素溶液,以中和柴油引擎高溫反應使空氣中氮氧結合所產生的氮氧化物污染物,而尿素製造附加價值低,南韓 97% 從中國進口,2021 年 11 月初,中國突然管制出口,引爆南韓尿素荒,一度必須限額配給、柴油車司機大排長龍搶購尿素溶液,雖然南韓很快從越南、沙烏地阿拉伯、日本等國高價進口解決尿素危機,但是,全球尿素供應緊缺,並不只南韓傷透腦筋。

工業生產尿素主要由氨與二氧化碳直接合成。現代工業生產氨,主要由哈伯法合成,即氮氣與氫氣在高溫高壓下經催化劑反應而成,而其中的原料氫,當前的工業來源主要由天然氣以蒸氣重組而來。製氫製氨都需耗用大量石化燃料,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則可供生產尿素的原料。氨與尿素的合成是高耗能產業,約占全球能源總消耗量的 2%。

中國 2015 年時尿素生產量超過 9,000 萬噸,其中約 8 成的生產能源來源是煤,其他為天然氣,不過尿素產業耗用大量能源、高污染,卻有許多中國尿素廠是賠本生產,使得中國「十三五」規劃設下強硬目標,要大減產能 1,300 萬噸,淘汰產能利用效率低、無規模效益、嚴重虧損負債的尿素廠,更取消過去支持尿素產業的化肥生產用電與天然氣補貼,使生產成本大增。

在產能過剩價格低成本卻反增的情況下,中國尿素產能連年減少,2020 年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中國尿素廠開工率僅 6 成,生產量僅 5,623 萬噸,減少幅度超過「十三五」規劃目標,這使得 2021 年 5 月以來尿素價格就開始悄悄上漲,至 6 月已經上漲 3 成,但這 5 月的漲升還只是開始而已。

尿素生產身為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在習近平一聲令下控制空污與碳排放,同時與產煤澳洲打起貿易戰,又適逢全球煤礦連年產能下降下,無法因應全球疫情緩和經濟復甦需求,導致全球煤價突然大漲,中國煤價也跟著暴漲,並造成煤荒,尿素產能跟著吃緊,漲幅達到倍數。

中國不僅為尿素生產大國,也因為農業肥料需求,同時為尿素使用大國,2018年產量占全球26.3%,消費量則占全球27.35%,為了避免能源危機擴大為糧食危機,中國政府斷然管制尿素出口。

不只南韓尿素供應依賴中國,台灣也是,在長年中國賠錢生產低價尿素下「不用白不用」,絕大多數由中國進口,台肥早已沒有在台灣自產尿素,台灣所需肥料的原料尿素全由中國進口。中國一管制出口,柴油車普及率高的南韓交通運輸出現嚴重危機,台肥也只得尋求中東、東南亞替代供應來源。南韓從多國進口後,尿素溶液存量回升到 5.3 個月,危機暫時解除,但是全球的尿素供應問題可說才剛開始。

世界糧食價格漲升到 10 年來最高

美國 2 月德州冰風暴、8 月受颶風艾達侵襲,嚴重擾亂德州化工產業供應鏈,攪亂北美尿素生產的一池春水,歐洲則因供需失調天然氣價格暴漲數倍,而天然氣蒸氣重組是歐洲化工產業製氫也是製氨與尿素的重要方式。在歐、美、中都分別有狀況下,全球尿素價格在 2021 年 11 月首度漲到每噸 1,000 美元的高價。

2021 年 10 月世界糧食價格已經漲升到 10 年來最高,尿素價格大漲,引起肥料成本上升,所有農產品價格都將進一步受影響提高。

美國農民習慣在冬天預先施肥,以減輕春季農忙時的工作負擔,如今因為尿素大漲,肥料價格也跟著飆漲,全球氮肥 2020 總銷售額大約 530 億美元,2021 年價格比起 2020 年大漲 80%,農民看到肥料價格大吃一驚,於是延遲購買,放棄冬季預先施肥,打算賭春天肥料價格會下降,但若全球供應問題未解,到春季非得施肥時,恐怕問題將更嚴重。

雪上加霜的是,美國政府應本國廠 CF 工業控股的要求,正在對俄國、千里達及托巴哥進行尿素硝酸銨(urea ammonium nitrate,UAN)的反傾銷調查,若是反傾銷成案,從兩國進口的進口商可能得要追溯付懲罰性關稅,這使得進口商寧可停看聽。

農民面對氮肥短缺,可以用轉作的方式適應,改種本身有固氮能力不需氮肥的大豆,不過,美國農業部統計顯示,美國農民並未明顯出現減少種植玉米轉作大豆的現象,2021 年玉米種植面即為 9,330 萬英畝,2022 年預期為 9,200 萬英畝。

如此一來,當 2022 年春季來到,北美農民可能會面臨肥料大短缺,導致種植成本飆高,甚至是缺貨而施肥不足,使得糧產減少,進一步推升全球糧價,讓已經高漲的民生物價更是飆高,尿素危機不只是造成南韓短暫的交通問題,更可能透過造成糧食供應問題,使得全球已經衝高的通膨,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首圖為少量尿素顆粒;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