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億萬富豪前澤友作攜助理飛行太空,2022 年將成商業繞月旅行第一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08 日 17:55 | 分類 科技趣聞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7 月,我們共同見證了兩位億萬富豪,理查·布蘭森和傑夫·貝佐斯搭乘火箭飛向太空邊緣。這兩位的成功飛行,也拉開了商業載人航太旅遊競賽的大幕,維珍銀河和藍色起源兩家公司互不相讓,試圖讓更多人感受太空風釆。

就在剛剛,又一位億萬富翁刷新了這兩位創造的記錄,俄羅斯聯盟號成功發射,年僅 46 歲的日本富豪前澤友作與助理一起搭乘這班飛船,在太空人亞歷山大·米蘇爾金的陪同下,共同飛向國際太空站。

整個飛行過程約 6 小時,抵達國際太空站後,前澤友作一行人將在國際太空站駐留 12 天,他也成為首位自費登上國際太空站的日本人。

專人專機,飛向國際太空站

之前貝佐斯和布蘭森的太空旅遊計畫最遠也就接觸到卡門線(海拔 100 公里),而前澤友作一行人的飛行目的地──國際太空站,比卡門線遠得多,約為距地 400 公里遠。

這也導致兩者從籌備、訓練、發射飛行、駐留乃至最後的返程過程差別巨大,布蘭森和貝佐斯只能體會幾分鐘到數十分鐘的失重感,而前澤友作能在國際太空站駐留 12 天,在浩瀚的太空中欣賞太陽升起與落下的美景,甚至回眸一望,還有機會看見地球這顆藍色的小星球,美不勝收。

▲ 前澤友作在 Twitter 分享對在外太空觀看地球美景的憧憬。

當然,近距離欣賞一望無垠的太空可不便宜,前澤友作透過太空旅行公司 Space Adventures 購買了國際太空站旅行服務,具體價格暫時沒有公布。

不過之前 NASA 為美國太空人購買的聯盟號飛船座位價格高達每位 8,170 萬美元,前澤友作的「包機」行為很可能會讓總價格超過這個數字。

即便是漲價後的維珍銀河門票價格(約 45 萬美元),和前澤友作花費的數額也相距甚遠,國際太空站旅行注定只是極小一部分人的遊戲。

▲ 帶有前澤友作「MZ」標誌的聯盟號火箭。(Source:達志影像)

負責本次國際太空站旅行的載人航太飛船是俄羅斯的聯盟號,該系列飛船至今已經執行 140 多次任務,以相對較低的成本和可靠性而聞名,運載前澤友作一行人的是定制版的聯盟號 MS-20,火箭上甚至還刻有前澤友作標誌性的 MZ 字標誌。

除了前澤友作,參與本次國際太空站太空旅行行程的還有其攝影師兼助理平野陽三,以及有兩次太空航行經驗的俄羅斯太空人亞歷山大·米蘇爾金(Alexander Misurkin)。

專業太空人的加入,不僅是為了保證前澤友作等人的安全,據新華社報導,米蘇爾金也將擔任俄羅斯塔斯社的太空記者,在國際太空站持續發布相關生活和工作動態。

▲ 左至右起分別為平野陽三、前澤友作、亞歷山大·米蘇爾金。(Source:達志影像)

從飛向太空到駐留國際太空站,對於前澤友作和其助理而言都是一項艱難的任務,身體和心理都將面臨巨大的挑戰。

早在今年 6 月,前澤友作就和助理一起前往俄羅斯加加林太空人培訓中心接受行前訓練,他還在社群媒體曬出了多項訓練項目,比如使用太空衣、倒置睡眠訓練、高空失重訓練等。

從他分享的影片中也可以發現,訓練並不容易,即便是人們最熟悉的高空失重訓練,也需要多位訓練有素的太空工作人員協助前澤友作和其助理,在空中翻滾、撞擊。

▲ 前澤友作在高空失重環境下模擬喝水。

身為本次旅行的主角,前澤友作倒是表現得十分輕鬆和興奮,多年夢想終於要實現了,在飛行前他就曾向大眾徵集要在太空中做的 100 件事,嚴肅或者各種不著邊際的事情都可以,比如:

當你在太空放屁時時,你會前進嗎?

在太空玩 Pokémon GO 會發生什麼事?

從太空中呼叫某人……

光是看起來就十分有趣了,在駐留國際太空站的 12 天中,前澤友作真的會嘗試完成其中的部分挑戰,還會將相關體驗製作成影片發表在他的 YouTube 頻道。

最會「玩」的日本富豪?

說到前澤友作,日本時尚電商集團 Start Today Co 創始人和藝術收藏家是他身上最大的標籤,前者為他積累了大量資金,也是他能圓夢登上太空的資本,據《富比士》估計其淨資產為 19 億美元。

而後者則讓他在大眾眼中頗具浪漫色彩,從高中時前澤友作便和同學一起組了樂團,成為一名鼓手, 企業名稱 Start Today 也起源自龐克樂隊大猩猩餅乾(Gorilla Biscuits)的一首歌《Let’s Start Today》。

2017 年,前澤友作還花費一億多美元拍下藝術家 Jean Michel Basquiat 的一幅畫作。2019 年前澤友作又發表推文表示將從轉發的粉絲中選出 100 位,每人贈送 100 萬日圓,此舉直接讓前澤友作突破了 Twitter 的轉發紀錄,堪稱豪放。

為了熱愛,前澤友作總是不計代價。

在還是個孩子時,我就愛上了月亮。

2018 年 SpaceX 宣布簽下首個繞月旅行訂單,預計於 2023 年發射大型獵鷹火箭(BFR)飛向月球,進行為期一週的太空飛行,前澤友作將成為首位月球旅客。

▲ 前澤友作和馬斯克。(Source:達志影像)

和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在兒時夢想即將實現之時總是忍不住與親友分享,前澤友作將分享範圍稍微擴大了一些,他透過社交媒體、影片平台等與全世界分享。

在聯盟號發射之前,前澤友作在 YouTube 分享了自己的訓練生活,介紹自己的訓練太空衣,腿部的鬆緊帶可以微調太空衣長度,因為進入太空後人體可能還會生長。

▲ 試穿太空衣的前澤友作。

穿太空衣之前需要穿上特製的內衣,穿著厚重的太空衣也需要特別的訓練,辨識各個部件,穿上和脫下都需要耗費不小體力。

這方面前澤友作和馬斯克還是挺像的,透過網路的方式與人們分享自己的熱愛,無論是 Twitter 還是 YouTube,前澤友作都保持較高的更新頻率,頻繁介紹自己的訓練生活與準備。

前澤友作「快樂」溢出螢幕的各式分享影片,其實也側面展示了前往國際太空站旅行的不易與危險,除了要在加加林太空人培訓中心完成 100 天培訓,還要去美國休士頓的 NASA 完成訓練。

按照前澤友作的說法,前往國際太空站旅行是為繞月旅行做準備:

如果我想在我們定於 2023 年的月球旅行中指導我的 dearMoon 船員,為什麼不先飛到太空去體驗呢?

▲ 繞月飛行路線。

dearMoon 計畫由前澤友作發起,他希望邀請 6-8 位藝術家共同參與 2023 年的 SpaceX 繞月太空航行之旅,並嘗試在航行期間創作與眾不同的作品。

這還不算完,去年前澤友作還表示要和日本 AbemaTV 影片平台合作,推出一檔真人相親節目,選擇女伴和他共赴繞月之旅,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日本,共計 2 萬多女性報名了活動。然而,前澤友作最終選擇臨時放棄並結束活動。

新一輪月球競賽

星艦(Starship)是 SpaceX 設計的下一代載人飛船系統,按照馬斯克公布的消息,其將接替獵鷹 9 號獵鷹重型運載火箭以及天龍號太空船等載具執行地球軌道上的任務,之後包括前澤友作的繞月飛行任務、直達火星的任務也將由這一飛船系統完成。

星艦系統包含一級超重型推動器和二級飛船星艦,按照 SpaceX 的設想,其規格堪稱豪華,火箭和飛船共計長達 120 米,運載能力超過 100 噸,將會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運載火箭。

星艦飛船中的有效載荷達到了 1,100m³,能容納更多的遊客和貨物,按照馬斯克的設想,未來飛船能搭載 100 多名乘客,船票費用也能降低到 20 萬美元,讓更多普通人也有機會登上太空,欣賞美景。

目前星艦系統仍在不斷改善,相關原型機測試飛行達數十次,其中不少已經銷毀,離正式投入使用還有一段距離。

▲ 星艦 SN15 飛行測試。(Source:影片截圖)

這意味著巨大的挑戰和付出,馬斯克曾表示,光是前期開發成本就高達 50 億美元。而 SpaceX 的競爭對手藍色起源與貝佐斯也不甘示弱,研發出了名為新葛倫(New Glenn)的火箭系統,為進入地球軌道做準備。

貝佐斯創建藍色起源和他的終極夢想「殖民月球」息息相關,它和 SpaceX 都是 NASA 阿提米絲計畫(Artemis)重返月球計畫中的重要參與者,同時也是競爭者。

(Source:藍色起源

有趣的是,貝佐斯曾因不滿 SpaceX 獲得 NASA 的獨家訂單,將 NASA 和美國政府機構一同告上法院,間接導致 SpaceX 與 NASA 的合作暫停,最終 NASA 向藍色起源在內的 5 家公司簽訂總價值為 1.56 億美元的合約。

雖然拿到了訂單,但 NASA 重返月球的計畫也因此被耽擱,無法按計畫在 2023 年讓美國太空人登上月球,只能往後推延。陰差陽錯下,前澤友作或許能在明年成為繼 1972 年美國阿波羅登月計畫結束後,首位重回繞月軌道的人。

根據瑞銀集團發布的預測報告,到 2030 年太空旅行市場將高達 30 億美元,日益增長的收益將推動藍色起源、SpaceX 這樣的民營太空企業持續投入其中,而對「揭開太空的神祕面紗」的持續追逐,也會吸引 NASA 不斷前進,月球將再次成為太空探索的終極目標之一。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