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搶開「元宇宙」第一課,上起來還真不便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16 日 8:00 | 分類 VR/AR , 元宇宙 , 科技教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10 月底,矽谷巨頭 Facebook 宣布改名 Meta,讓這新名稱的詞源「元宇宙」(metaverse)一下子成了最紅的概念。有人出版元宇宙「第一本書」,有人成為元宇宙「招牌分析師」,有人在賣元宇宙知識付費課程。

就連史丹佛大學,都在這學期推出特別有元宇宙「感覺」的課程。

這門課程編號為 COMM166/266,主題為「虛擬人物」,學生可在宿舍或世界任何地方戴上 VR 頭顯,遠端上課。最多時可有近 300 名學生同時現身同個虛擬課堂。

課堂可能是虛擬博物館,也有可能是更生活化的場景,或地球最少人去過的角落,如火山口和海底暗礁。據課程安排,所有學生今年一起在 VR 上課總時長會超過 3,300 小時。此外 COMM166/266 也是史丹佛大學史上第一門完全用 VR 上課的課程。

傳播學教授 Jeremy Bailenson 表示:「這門課學生可不是偶爾玩玩 VR,VR 將成為這堂課的基石。」

快 20 年的老課,這次有了新意

Bailenson 教授也是史丹佛虛擬人物互動實驗室 (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VHIL)發起人和總監,2003 年就開始在史丹佛大學教「虛擬人物」課程了。據 Bailenson 介紹,「虛擬人物」是史丹佛大學關於 VR 技術的「旗艦課程」。但學生完全以 VR 環境上課還是頭一次,今年終於能在真正的虛擬空間,扮演貨真價實的「虛擬人物」了。

「從來沒人試過上百名學生幾個月內一起戴著 VR 頭顯,遨遊於虛擬空間。據我了解,虛擬現實在教育史上從未有過。」Bailenson 表示。「別的學校可能有一堂課十幾人一起用 VR。我們這堂課會達數百人規模,超過一半時間會在 VR 裡度過。這堂課將要突破 VR 體驗的邊界。」

VR 越來越受歡迎,據統計,使用中的 VR 設備系統數量,美國就超過 1,000 萬台。COMM166/266 課程將讓學生從流行文化、工程、行為科學、傳播學等多角度,深入了解 VR 這項很快將隨元宇宙爆紅成為主流的技術。

課程會用到的 VR 場景也五花八門,有博物館:

有實驗室,學生可一起在虛擬空間做實驗:

有「虛擬實景」實地考察,學生可透過 360 度全息影像觀看海底珊瑚礁逐漸被人類活動摧毀的樣子:

還可在虛擬環境上體育課:

學生自己創建的空間:

今年很多史丹佛學生都報名這課程,最後入選的 263 名學生有經濟學、傳播學、人類學、電腦、比較文學、心理學、社會學、政治學各系所等,多樣性非常高。更令人羨慕的是,選到課的學生都能領到一台 Oculus Quest 2 頭顯及手把。不在當地的學生,學校也會把設備寄給他們。

課程設計很有意思:強調實踐中學習,要求學生體驗參與更多 VR 場景,甚至自己設計。課程核心就是讓學生在全新、虛擬、互動環境感受過去只能在書本學到的東西。

如談到種族歧視,無論老師再怎麼說,白皮膚的人也很難體會有色人種日常經歷的歧視。COMM166/266 課程就有一節場景,由史丹佛大學 VHIL 和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教授 Courtney Cogburn 教授共同設計,名稱「1000 Cut Journey」,之前是 VR 沉浸式體驗內容,曾在 Tribeca 電影節備受關注。學生扮演 Michael Sterling,親身體驗他從小到大經歷的各種種族歧視行為。

讓學生在虛擬空間扮演黑人,親身體驗黑人日常受到的各種歧視。

電腦系 Allison Lettiere 表示,之前對 VR 的刻板印象是只能玩遊戲,上過這堂課之後,她發現 VR 也很適合打造更身歷其境的體驗,幫助人們建立同理心,這對她關注的無障礙技術非常重要。

明年畢業的 Hana Tadesse 也對 COMM166/266 評價很高:「親身體驗是了解事物的最佳方式,這堂課真的做到這點。」

一開始為了應付疫情,如今 VR 上課已成元宇宙敲門磚

自從 2003 年「虛擬人物」課程開設,VR 硬體一直是重要部分,不過通常由助教和學生志願者示範,同時使用的人及多人共享的 VR 空間規模,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大。去年新冠肺炎疫情襲來。和美國很多大學一樣,史丹佛大學所有課程都不得不採用遠端上課。

新冠肺炎帶來挑戰,也帶來機遇。Bailenson 教授意識到,雖然疫情讓學生無法物理空間相見,自己研究幾十年的 VR 技術,反倒可把學生聚在一起。「重要的是,遠端上課一年多後,大家真的受夠 Zoom 了。」教授表示,有了 VR 技術,大家終於「打破」Zoom 的網格畫面,嘗試和過去完全不一樣且非常令人興奮的東西。Bailenson 教授的實驗室也發過 Zoom 疲勞的研究報告。

為了打造強互動性的課堂體驗,COMM166/266 助教還會常常小組討論。學生透過 VR 虛擬人物化身,一起在虛擬空間──這種體驗引入空間向量(仍是虛擬的),比學生用 Zoom 上課開會的體驗更容易代入,更不容易疲勞。

這堂課在史丹佛大學如火如荼展開,受歡迎程度正好反映「元宇宙」等新流行技術概念,在史丹佛大學以外的矽谷科技業有多時髦。正如開頭提到,矽谷梁柱級公司 Facebook 甚至改名,只為證明「all in」元宇宙的決心。

「我們這堂課就是元宇宙。」Bailenson 說。「這堂課就是構建元宇宙的標準範例,課程涵蓋硬體、軟體、內容及人,且目標就是構建持久、充滿虛擬人物的空間和場景,並真的使用它們達成(教學)目標。」

教授更長遠的目標,就是讓學生深入熟悉 VR,畢竟它奠定了元宇宙核心技術之一的地位,將在未來元宇宙時代成為關鍵的傳播工具和載體。Bailenson 教授看來,對 VR 技術來說,今天可能是決定未來幾十年科技走向的關鍵時刻。讓史丹佛大學學生了解、熟悉、掌握 VR 技術,他們就能延續矽谷創新之路,用 VR 技術推動科技進步。

「從 21 世紀初到今天,VR 有長足進步。我相信在史丹佛學生的手中,還將繼續開花結果。」Bailenson 教授表示。

▲ 史丹佛大學虛擬人物課程的學生在虛擬環境相遇,並透過從模擬房間一側到另一側的「傳送」競賽,學習使用耳機和手持控制器在虛擬現實空間導航。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史丹佛大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