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是現實世界的鏡射,色狼到元宇宙還是色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23 日 8:15 | 分類 VR/AR , 元宇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嘿甜心,妳迷路了嗎?」

Chang 獨自走在 Horizon Venue 裡,這是 Meta 旗下舉辦活動的 VR 平台。有個陌生男性虛擬角色搭訕她,她有些驚訝,選擇轉頭離開。但這男性繼續跟著她,直到緊貼她,伸手摸她的胯下部位,圍觀的男性大笑。

Chang意識到被陌生人騷擾,儘管她知道是假的,但不舒服的感覺湧上心頭。她沒有任何回應,只迅速跑走並黑名單這些人。回到現實那刻,她覺得自己「好想吐」,但不是VR引起的眩暈。

但和Chang遭遇類似的人很多。

一切都是假的,所以?

幫彭博社撰稿的記者兼作家Parmy Olson,是另一個在Horizon Venues裡不舒服的人。她為化身選擇和現實樣貌接近的棕色直髮和西裝外套,看起來只是飄浮的「無腿怪」。

但當她登入時,一小群男性化身圍繞著她,有幾個人開始拍照。「這種經歷很尷尬,我覺得自己有點像標本」,但並非所有的虛擬體驗都不好,她在Twitter表達真正擔心的事:

我認為有10%遭遇令人不快。想像一下這會擴大到數百萬用戶,有點令人擔憂。

無獨有偶,11月26日,某內測人員的虛擬角色在Meta另一個VR平台Horizon Worlds被陌生人「摸索」,「還有其他人支持這種行為,這讓我感覺孤立無援。」

更早的2016年,女性使用者Jordan Belamire說出在QuiVr平台被騷擾的不愉快經歷。所有QuiVr使用者看起來都很像,頭戴浮動頭盔,一隻手彎弓搭箭,另一隻手自由浮動,唯一差別只有聲音。

▲ QuiVr。(Source:Steam)

使用者BigBro442卻追著Belamire跑並抓向她的胸部和胯下,雖然那些部位在遊戲裡都不存在。上一秒她還在白雪皚皚的中世紀城堡,組團擊退殭屍和惡魔,瞬間一落千丈:

遊戲讓我當可在百呎高空行走的神,現在我卻變成被追逐的無能為力者。當然我的身體並沒有真的被碰到,就像你實際離地也沒有100呎,但仍像地獄可怕。

2018年為VR通訊服務Pluto進行的研究報告稱,近一半女性虛擬形象至少經歷過一次虛擬性騷擾。

▲ 部分新聞。(Source:Immerse)

但VR騷擾類型很廣泛,不限虛擬性騷擾,還有跟蹤狂、阻礙他人正常活動、種族歧視言論等。CNET報導,匿名Meta員工曾在1月報告,有人在社交VR應用Rec Room高呼種族歧視,員工無法辨識舉報他們,退出虛擬世界時「感覺很失敗」。

據The information報導,Meta每隔7~8週就會「像發條彈出」種族歧視、性取向仇恨言論或其他問題的報告。早期大型多人線上遊戲,有個詞形容故意惹怒他人的玩家:griefers,同樣適用虛擬世界。我們還沒進入元宇宙,騷擾就如影隨形。

騷擾頻發的原因,除了躲在虛擬形象背後可肆無忌憚,還有安全機制不完整。不只一名玩家想報告相關情況時無法看見使用者名稱,更無法提交錄音或錄影證據;有時就算用戶提交,審核人員也無法確定是誰和說了什麼。

某Echo VR團隊成員指出,嘗試錄音錄影是Oculus遊戲的「技術和政策挑戰」,出於隱私原因和記憶體限制,往往只能儲存部分,但如果不記錄過程,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 安全功能。(Source:VR Trailers & Clips)

隔絕騷擾的功能也不好找,在Horizon Venue被騷擾的Chang表示:「設計超爛的地方是退出非常難,要先回到自己的房間,才可在非常不直覺的地方找到退出選項。」

同樣地,Meta認為內測人員沒有利用Horizon Worlds的安全功能,他們會改進,讓「阻止功能」更容易找到。此外,VR平台往往有社群公約,但沒有約束力。

彭博社Parmy Olson及時按下虛擬手腕上的按鈕,進入安全區,周圍頓時安靜下來。「我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但我感到不舒服,且沒有明確的禮儀和個人空間規則。」初入VR,我們需要先熟悉如何行動,或像Horizon Worlds裡搭建3D物體和學習腳本,卻難在騷擾行為發生前先設防。

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Jesse Fox警告,VR騷擾實際是為新違法行為打開大門:

如果你高度認同自己的虛擬角色並真實描繪自己,就會感覺受侵犯。和有人寄給你騷擾信件,或在聊天室騷擾你,都沒什麼不同。

同時VR高度存在感讓騷擾感更強烈。華盛頓大學網路騷擾研究員Katherine Cross認為

虛擬實境空間的本質在於,讓用戶認為身體在那個空間裡,每個身體動作都在3D環境發生。這就是為什麼在虛擬空間情緒反應更強烈,以及為什麼VR會觸發相同神經系統和心理反應的部分原因。

請賜予我力量!

既然問題出現,VR平台要怎麼解決?針對2016年女性玩家被追趕的問題,QuiVr開發者設計了「力量姿勢」(Power Gesture),玩家只需交叉雙臂,有股波動會擴散,附近玩家的聲音和形象都會消失,玩家也會消失,就像雙方移到不同空間。開發人員表示:「如果VR有能力剝奪某人的權利,造成真正的心理傷害,那我們就將這種力量還給玩家。」

邏輯很簡單:提供觸手可及的安全空間。之前玩家必須按暫停、瀏覽功能表然後再選擇。

2021快2022年了,現在「元宇宙」公司會怎麼做?

Meta在Horizon Worlds提供「含本地儲存的滾動緩衝區」,頭顯會錄製使用者最近一段聲音和其他互動資訊。當使用者舉報,自動緩衝區的數據會自動上傳,判斷如何處理(靜音、警告、封帳等)違規玩家,若無事發生,一段時間後系統會自動刪除存檔。好處是,既避免讓頭顯無限記錄(侵犯隱私並耗盡記憶體),也無需使用者自己錄音錄影和提交證據。

▲ 啟動安全區。(Source:Immerse)

Meta發言人Kristina Milian表示,現在使用者加入Horizon Worlds前必須經過「入職流程」,學習如何啟動安全區,Horizon Worlds螢幕和海報也會定期顯示提醒。她補充:「但如果使用者未使用所有功能,也絕不是使用者的錯,我們將繼續改善平台。」

Echo VR則教新使用者如何靜音其他玩家並設置個人氣泡,他人無法近身,也允許改變聲音掩飾性別。

▲ 行為準則。(Source:Echo VR)

Rec Room同樣可對陌生人設置個人氣泡,但允許好友進入。今年11月,Rec Room開始測試自動語音審核,包括種族歧視、性騷擾、性別歧視、誘導自殺等,但通常對隨意且非辱駡性的髒話保持寬容,違規玩家會被快速靜音或送回宿舍(Dorm)。

在「隱藏」和「逃離」之外還有「反擊」的方式,但沒有方案盡善盡美。如自動語音處理雖然有助管理大量使用者,但也會導致誤報或漏報,同時也讓人擔憂偏見、隱私和監視問題。

又如VR人工或機器審核比處理社群平台內容困難,因不僅掃描文本,還必須處理語音、手勢、移動軌跡等。報導稱Meta檢查Facebook有害內容的AI部門已轉到AR / VR團隊下,利用AI開發虛擬化身和手部追蹤。

至少這些措施證明開發者重視VR騷擾問題,如邁阿密大學法學院Mary Anne Franks在論文《虛幻的沙漠:虛擬和增強現實中的不平等》指出:

所有物理和虛擬世界,都是人類選擇和創造的產物。當不平等在現實世界未被承認和解決,往往會在虛擬實境複製增強。但開發人員可選擇改變生活歷史的某些方面。

既然我們終將抵達

與網路所有事物一樣,匿名也好,虛擬角色也罷,都有正反兩面。1990年代的聊天室到社群媒體平台網路暴力,人類從來沒有擺脫同類的騷擾。皮尤研究中心1月調查顯示,40%美國成年人曾經歷網路騷擾,25%經歷過嚴重騷擾,包括身體威脅、跟蹤、性騷擾和持續騷擾。

現在元宇宙一提再提,VR為重要技術蓬勃發展,我們為什麼要關注「新世界的老問題」?因一切都將比以往更真實。當Meta公布元宇宙願景,讓我們一窺未來,元宇宙將提供無窮盡的工作、娛樂、與他人連結及做更多事的機會,生存和感官維度空前豐富,甚至不分虛擬和現實。

到那時,如何將人權和尊重帶入虛擬世界?VR和AR設計師Andrea Zeller認為:

尋找現實世界的規範並提出虛擬對等物。

史丹佛大學傳播學教授Jeremy Bailenson研究VR 20年,最近研究是「人們在VR的舒適度如何根據所處位置變化」,文化人類學家Edward T. Hall早在1960年代就提出四種人際距離。

(Source:WebHamster,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正面看,醫學界一直在探索如何用VR幫助治療PTSD、慢性疼痛、過動症等,如果VR能當「電子藥」對現實也有持續性積極影響,那就必須認真對待負面VR騷擾,因同樣有現實意義。

影片遊戲公司首席執行長Renee Gittins指出:「這種產生強烈影響的媒介,騷擾必須還沒萌芽就根除。」

我們能像基努李維毫不在乎,他接受the Verge採訪時表示,他可以接受VR性行為,粉絲可在遊戲裡與他發生關係,「你甚至不必在那裡,用數位角色進行」,但這不影響問題本質:是或否都出於主觀意願。

當然,因為沒有實際身體接觸,社會還未視虛擬騷擾和攻擊為犯罪,會導致難以定論的情況:

在虛擬實境或元宇宙,身體不是真的,但感官是真的的,確實對大腦有作用,且和肉身真實碰觸的差距越來越小。

到時我們是用感覺打敗感覺,就像《銀翼殺手》調劑出視丘抑制劑消除怒氣,還是揮動虛擬世界賜予的盾牌和力量姿勢,或參考現實社會規則回報阻止?

以上暫時都還沒有答案。隨著越來越多用戶進入越來越真實的媒介,我們可從現在開始做能做的事,讓它更安全包容。經歷2016年QuiVr騷擾事件後,Jordan Belamire離開曾讓她著迷的世界,決定永不回去,而這種事其實可以不必發生第二次。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Created by Freep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