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止痛藥」來了!戴上 VR 眼鏡就能治腰痛,怎麼做到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28 日 0:00 | 分類 VR/AR , 科技生活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腰痛和肩膀痠痛,是因人類雙足行走產生的病」,科普書《遠離疼痛!緩解疼痛的科學》這樣說。現代人腰痠背痛太常見,除了躺平解放上半身,還能怎麼辦?

戴上 VR 頭顯試試看?讓 VR「劫持」大腦,玩遊戲、欣賞風景、與海豚共游,不知不覺分心,不再那麼難受了。這不是科幻小說場景,而是真的發明。

VR 為什麼能治療腰痛?

11 月 16 日 EaseVRx 獲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授權,可為「處方藥」銷售,是緩解慢性腰痛的沉浸式虛擬實境(VR)系統,由 2005 年成立的美國 VR 醫療方案提供商 AppliedVR 推出。

慢性腰痛指持續三個月以上的腰部中度至重度疼痛,是美國最常見的慢性疼痛疾病,可能抑制日常活動能力。目前慢性腰痛的治療方法,主要有止痛藥、運動、類固醇注射、手術和經皮神經電刺激。

常治療焦慮症、恐懼症和憂鬱症的認知行為療法(CBT)同樣可減輕慢性腰痛。VOX 報導,許多慢性疼痛患者從未有明確病因診斷,所有標準治療方法都對他們無效。最常見的可能就是不是身體問題,而是心理因素。

(Source:AppliedVR)

EaseVRx 就是基於認知行為療法的 VR 設備,透過深度放鬆、注意力轉移、內感受意識、換位思考、分心、沉浸式享受等方法,幫助 18 歲以上慢性腰痛患者減輕疼痛。

這套 VR 設備可家用,由 VR 頭顯、控制器及連到頭顯的「呼吸放大器」組成,可將患者呼吸傳至麥克風,以練習深呼吸。EaseVRx 治療計畫由 56 個 VR 會話組成,長度 2~16 分鐘。

批准前,FDA 在隨機雙盲臨床研究評估 EaseVRx 的安全性和有效性。179 名患有慢性腰痛的參與者分到兩個為期 8 週的 VR 項目,一是 EaseVRx 組,另一為對照組,未使用認知行為療法的二維 VR 程式。

8 週治療結束時,46% 的 EaseVRx 組報告疼痛減輕 50% 以上,對照組為 26%;66% 的 EaseVRx 組報告疼痛減輕 30% 以上,對照組為 41%。

隨訪時疼痛減輕 30% 的效果 EaseVRx 組可持續三個月。

▲ 疼痛干擾活動緩解度。

EaseVRx 組被要求以 10 分制,評分疼痛強度、疼痛干擾活動、疼痛干擾情緒、疼痛干擾睡眠、疼痛導致壓力等各項情況。治療結束時,疼痛強度平均降低 1.31 分。當然治療時也有不良反應,約 20.8% 報告頭顯不適、9.7% 眩暈惡心。

AppliedVR 的聯合創始人 Josh Sackman 表示:

每天忍受和管理慢性疼痛可能是令人疲倦且代價高昂的挑戰,許多患者可能感到絕望和渴望任何緩解方法。隨著我們參與並加速更深入的臨床研究,希望患者知道我們致力使 VR 成為可分級的疼痛護理標準。

不是所有疼痛都能用 VR 治療

FDA 神經和物理醫學設備辦公室代理主任 Christopher M. Loftus 博士表示,減輕疼痛是慢性腰痛患者的重要部分。授權 EaseVRx 提供減輕疼痛的治療之一,可與其他慢性腰痛治療方法一起使用,但不包括鴉片類止痛藥。

沒有療法治百病,所有疼痛都可能同時有生理和心理原因,認知行為療法也有很多爭議。

作家和社會活動家 Alana Saltz 6 歲左右開始有慢性頭痛、胃痛和疲勞,看醫生後認為疼痛是身體和結構兩方綜合,認知行為療法充其量可讓她暫時平靜,但所有感覺都會回來,疼痛永不停止,她甚至更憤怒:

治療師告訴我,問題在於我的思考方式,而不是我無法控制的醫療狀況或系統性不公正、財務困境、創傷和歧視等問題,這是認知行為療法的大問題。當治療師總是著眼於患者扭曲的思維而不是影響他們生活的更大問題時,患者會受到更大傷害。

所以,將基於認知行為療法的 VR 設備引入護理標準,引起許多人擔憂──會用做讓患者停止服用藥物的藉口──這種情況以前出現過。

英國國家衛生與臨床優化研究所(NICE)曾提出,不應給不明原因慢性疼痛的人開止痛藥,建議為這些患者提供鍛鍊、談話療法和針灸。部分原因是常用的鴉片類止痛片有高度成癮性和風險性,大劑量可導致木僵、昏迷和呼吸抑制。

一方面,這能抑制濫用高成癮性、風險性藥物的現象;但另一方面,使許多深受慢性疼痛折磨的人更難找到治療方法。據統計,英格蘭和威爾斯數十萬人治療方式受此政策影響,Nick Entwistle 就是將受影響的人之一:

我對 CBT 和針灸治療持開放態度。但如果不能透過藥物緩解疼痛,我擔心會因此出現很多不必要的自殺事件。

PAINS(目標改善慢性疼痛治療的組織)成員 Myra Christopher 有類似意見,她希望有慢性疼痛的人能獲得全面慢性疼痛護理,可能也可能不包括鴉片類藥物、介入手術、針灸、物理治療、生物回饋和行為健康。

除了慢性疼痛,VR 還能治療什麼?

雖然對認知行為療法和 VR 設備存疑,但可肯定的是,醫療保健 VR 是不斷發展的領域,其他數位健康公司正在使用技術解決不同醫療問題,並多次得到 FDA 批准。2020 年 6 月,FDA 批准「EndeavorRx」的 VR 遊戲為處方療法,治療 8~12 歲兒童好動症。

▲ EndeavorRx。

這款遊戲經過 7 年臨床試驗,有 600 多名兒童參與。每週 5 天、每天 25 分鐘、持續 4 週的研究,接受治療的孩子有三分之一玩了躲避障礙、收集目標遊戲後「在至少一項客觀注意力項目不再有明顯注意力缺陷」。改善持續了一個月,EndeavorRx 還是產生小範圍不良反應,包括沮喪、頭痛、頭暈和增加攻擊性。

今年 10 月,數位治療公司 Luminopia 的兒童弱視 VR 治療法得到 FDA 批准。弱視是影響 3% 兒童的疾病,當大腦和眼睛停止正常工作時會出現弱視,導致大腦更依賴一邊眼睛,並導致較弱的眼睛視力更差。

Luminopia 方法是患者透過 VR 頭顯看節目或電影,頭顯個別向眼睛顯示圖像,圖像有疊加層,視力好的那眼看見的圖像對比度較低,迫使大腦使用雙眼。以每週 6 天、每天 1 小時看節目 12 週後,62% 兒童視力有很大改善。

開發 EaseVRx 的 AppliedVR 公司緩解腰痛之外,還在測試 VR 平台治療其他疼痛的方法。AppliedVR 希望創建身臨其境的 3D 虛擬世界,減輕一切痛苦──纖維肌痛症、分娩陣痛、燒傷疼痛、癌症治療輸液時的不適……開發 40 多種 VR 模組,希望未來能「開箱即用」。

總體而言,VR 尚不能成為獨立療法和標準療法,只是替代方案,需與處方藥和其他推薦療法結合使用。其實綜觀這麼多 VR 療法,最直覺的是 VR 全感官塑造的神奇。

▲ 世界第一個頭戴式顯示器。

但虛擬實境常和逃避主義連結。我們不免會擔心,當 VR 成了百試百靈的精神藥物,越來越智慧營造快樂和安適,人們會願意面對現實的殘忍和肉體的疼痛,還是不屑區分現實和虛擬,擁抱輕盈又年輕的數位化身體,成為「神經漫遊者」?

至少當下,AppliedVR 聯合創始人 Josh Sackman 認為:

透過 VR 教導患者疼痛管理技能的目標是,當他們摘下頭顯時,面對可能又感到痛苦的現實生活,他們會更有心理準備。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EaseVRx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