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高層人事大異動,細數今年 14 名高階主管離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27 日 16:20 | 分類 Facebook , 人力資源 ,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對 Facebook 母公司 Meta 而言,2021 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公司自 2005 年以來首度改名為「Meta」,更由創辦人暨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宣示發展各界通稱元宇宙的「Metaverse」。不只公司名稱以及發展策略有所轉變,管理階層也有重大變化,多達 14 名高階主管在這一年相繼離職,或先公開會在不久後的將來離開 Meta 轉換跑道。

這些高階主管都曾主導如 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 以及其他重要業務,並取得佳績。離開 Meta 之時,他們並未對外細述離職原因。除了轉換跑道接受新領域的挑戰以外,不免也令外界猜測可能與諸多業務面臨越來越嚴格的監管,以及近年來如使用者隱私、假消息等重挫公司形象等有關,於是離職求去。

首先,今年第一位從 Meta 離職的高階主管是前 Facebook Marketplace 的負責人 Deborah Liu,她在今年 2 月離職,並接任 DNA 檢測商 Ancestry 的執行長至今。

Meta 前營收長 David Fischer 是在 3 月離職,他曾擔任 Meta 廣告業務的負責人,並掌管全球的廣告銷售。他從 Meta 離職之時,正逢蘋果的隱私新制即將上路,加大了廣告定位的阻力,在日後多多少少會影響廣告收入。

Meta 旗下加密貨幣部門的共同創辦人 Kevin Weil 同樣在 3 月離職,日後加入已經上市的衛星圖像公司 Planet。他曾是 Instagram 的產品負責人,並帶領團隊在開發限時動態(Stories)產品上發揮關鍵作用。Kevin Weil 是 Meta 開發加密貨幣和電子錢包的關鍵人物,這款名為 Novi 電子錢包由 Coinbase 提供技術支援,已展開小規模測試,而被更名為 Diem、改由獨立機構經營的數位貨幣尚未向消費大眾發布。

負責 VR 虛擬實境業務的 Hugo Barra 在 5 月就已離開 Meta,然而祖克柏在下半年登高一呼,宣布 Metaverse 成為發展主軸,其中就有許多應用 VR 技術打造產品。Hugo Barra 過去擔任 Google 的 Android 產品負責人,而在轉往小米擔任全球營運副總後,接著才到 Meta,因其經歷使得加入 Meta 時曾引起不少關注。從 Meta 離職後,他近期加入醫療新創公司 Detect 擔任執行長。

Carolyn Everson 曾擔任 Meta 的廣告業務主管,服務十多年以來推動廣告業務成長,是除了現任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以外最著名的女性高階主管之一;但她在 6 月宣布辭去 Meta 的職務,今年 8 月前往 Instacart,在這家提供雜貨配送服務的新創公司擔任總裁,但 3 個月後也離開了 Instacart。

過去 2 年擔任 Facebook App 負責人的 Fidji Simo,在 7 月離開 Meta 後成為了 Instacart 的執行長。她在 Meta 工作了 10 年,從產品行銷一路走來,成為傑出的女性高階主管之一。在她任內為 Facebook App 帶來更豐富的影片內容,包括發展直播、Facebook Watch 串流產品以及自動播放影片功能等。

曾任 Facebook VR 內容副總的 Mike Verdu 在 7 月離開,轉而加入 Netflix 擔任遊戲開發副總。Mike Verdu 在 Meta 工作僅 2 年後就離開,主導收購一連串 Oculus 遊戲開發商,過去也曾在遊戲大廠 EA 擔任資深副總。

來到了 8 月份,在 Meta 服務十多年的前創意長 Mark D’Arcy 則從公司卸任。

為 Meta 成立公民誠信團隊並擔任負責人的 Samidh Chakrabarti 在 9 月離職,他負責確保 Meta 提供的服務對於公民參與是安全的,例如在 Facebook 處理 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爭議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然而這個團隊在 2020 年 12 月解散,就在隔年 1 月 6 日美國國會大廈衝突之前。

現任技術長 Mike Schroepfer 也在 9 月宣布將在 2022 年卸任,將會轉任高級研究員的顧問角色,幫助 Facebook 招聘和培養技術人才,也協助發展 AI 人工智慧專案;技術長一職則由現任硬體部門負責人 Andrew Bosworth 接任,並主導 Metaverse 的發展。Mike Schroepfer 自 2008 年 8 月起擔任工程副總以來,一直在這家公司服務,並自 2013 年 3 月起升任技術長。

Meta 在 2016 年收購分析工具 CrowdTangle,也使 CrowdTangle 的創辦人暨執行長 Brandon Silverman 加入 Meta,然而他在 10 月已從公司離職。

由於加密貨幣計畫難產,Meta 旗下加密貨幣業務負責人 David Marcus 則在 11 月宣布年底離職。他過去於 PayPal 擔任總裁,在 2014 年 8 月加入 Meta,最初是掌管 Messenger 服務;到了 2018 年 5 月由他主導成立 Facebook 金融部門,接著在 2019 年 6 月率先發表 Libra 加密貨幣和 Calibra 電子錢包,原先目標要讓這 2 款產品在 2020 年上線,但面臨立法者對於加密貨幣的強烈反對以及監管機構加深關注,計畫無法如期推出。

曾擔任 Facebook Workplace 的負責人 Julien Codorniou 在 12 月初表示,他已離開 Meta 並加入風險投資公司 Felix Capital。自 2016 年推出 Workplace 以來,他一直領導團隊拓展服務,這項服務的付費訂閱客戶目前增加到 700 萬。

最後一位則是 Messenger 服務的產品負責人 Stan Chudnovsky,他同樣在 12 月宣布將於 2022 年第二季離職。他與老同事 David Marcus 過去曾在 PayPal、Messenger 共事,而在 2018 年 5 月從 David Marcus 手中接管 Messenger。

(首圖來源:Mark Zuckerberg 截圖)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