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一廂情願的總和: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3 月 09 日 7:45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貿易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俄烏戰爭正如火如荼,世人檢討這次戰爭時,德國戰前一廂情願的態度成為眾矢之的,其中包括美國積極阻止德國與俄國之間增建德俄直連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德國還一再抗拒,德國的態度助長了普丁對西歐的輕視,是造成普丁最後出兵很大的因素之一。如今,開戰後德國才立即停止該計畫,已經後悔莫及。

北溪天然氣管線計畫的濫觴是蘇聯瓦解後,後冷戰時代初期的 1997 年,當時國際情勢處於冷戰破冰,西歐與東歐及俄羅斯大和解,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與芬蘭納斯特石油(Neste)成立合資公司北方輸氣(North Transgas Oy),與德國天然氣公司 Ruhrgas、德國石油與天然氣公司 Wintershall 合作,計畫橫越波羅的海,以讓俄羅斯能跳過中間所有國家,直接輸氣給用氣大國德國。

2005 年納斯特石油退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成為北方輸氣唯一股東,同年於瑞士成立北歐天然氣管線公司(North European Gas Pipeline Company),並開始興建北溪一號天然氣管線,2006 年改名為北溪公司(Nord Stream AG),原本的北方輸氣將資料轉移給北溪公司後解散,此後北溪管線就完全等同於北溪公司。

北溪一號管線至 2011 年完工,2011 年 9 月開始輸氣,名目年輸氣量為 550 億立方公尺天然氣,但以 2021 年而言,輸送了 592 億立方公尺。一號管線完工的同時,北溪公司也開始規劃擴大增設管線,以倍增輸氣量至 1,100 億立方公尺,這擴建計畫就是後來沸沸揚揚的北溪二號管線計畫。

北溪管線讓德國可以「產地直購」,對德國來說當然在經濟上看起來很美好,但是戰略上卻有嚴重問題,德國在後冷戰時代,長年軍備不修,國防預算編列偏低,2014 年僅達 GDP 的1.1%,遠低於北約要求的 2%,經美國三催四請,2020 年也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提升到 1.4%,這正是因為德國自認為離最大的威脅:俄羅斯,中間有一連串「歐洲堤壩」國家,即如今開戰的烏克蘭,以及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

但是,德國一方面仰賴歐洲堤壩國家而忽視國防投資,一方面卻又要對歐洲堤壩國家施以拳打腳踢,在政治上,德國一再於歐盟高舉人權法治問題,處處針對波蘭、匈牙利,而與兩國針鋒相對,在經濟上,德國又大力推動北溪管線,也就是跳過原本天然氣管線會經過的這些國家,剝奪其透過管道途經的營收,總計高達 20 億美元。

德國如此輕賤自己仰賴的堤壩的同時,對自己最大的威脅俄羅斯,態度卻很曖昧,一方面言語上也是不假辭色,屢屢抨擊俄羅斯的人權與民主問題,並施以制裁;一方面卻眼巴巴的要透過北溪管線與俄國直購天然氣,想把白花花的鈔票奉送給普丁,增加自己對俄國能源的依賴。

2014 年俄國兼併克里米亞半島之後,普丁侵略態勢已經非常明顯,北溪二號計畫一度因國際制裁俄羅斯而停擺,然而不久德國又故態復萌,想繼續推動,2018 年德國發給興建許可。德國的戰略錯亂行為,曾讓川普大怒直接指責,但是德國絲毫不為所動,屢次為此與美國爭執。

德國各邦中,最支持北溪二號的,正是前總理梅克爾政治發跡的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邦,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邦是北溪二號管線於德國上陸的地點,能得到最多好處,因此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邦最為捍衛北溪二號。

開漏洞讓相關企業能迴避制裁繼續興建

2019 年美國制裁參與北溪二號的企業與個人、德國社會民主黨現任總理蕭茲(Olaf Scholz)當時批判美國干涉內政,2021 年 1 月,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邦首長,也是社會民主黨的 Manuela Schwesig 振振有辭力挺北溪二號計畫,在邦議會推動成立特別基金「氣候與環保基金」(Klima-und Umweltschutz MV),以協助繼續推動北溪二號管線的興建,聲稱想興建北溪二號管線的人一點錯都沒有,是想阻止興建的人,指美國,才有錯。

氣候與環保基金顧名思義以減碳為大義名號,但可笑的是天然氣是燃燒會排放二氧化碳的化石燃料,不過無妨,德國人振振有詞稱天然氣相對於煤是減碳過渡燃料,所以可以算減碳工具。

於是,氣候與環保基金致力於對抗「美國非法威脅」,以各種方式「反擊」美國的制裁,也就是處處開漏洞讓北溪二號相關企業能迴避制裁繼續興建,反擊的辦法「因明顯的原因不能公開於大眾」,於是大部分資產都由北溪公司掌控。如今,總理蕭茲才發現美國有先見之明,灰頭土臉的停止計畫,氣候與環保基金也已經宣布停止資助北溪二號。

社會民主黨長期持世界大同的天真左派理念,主張與俄國交流就能讓俄國改邪歸正,以此合理化竟然加強依賴最大威脅的荒謬,當然其中也有個人利益的存在,社會民主黨前總理施若德(Gerhard Schroeder)當年於任內 2005 年簽署的協議促成了北溪二號日後的發展,卸任後,竟然堂而皇之地擔任北溪公司的董事長,為北溪公司在德國政界遊說,如今也成為德國國內輿論抨擊的對象,各界要求剝奪其前總理待遇。

並不只是社會民主黨抱持著只看著眼前經濟利益,無視整體戰略的嚴重戰略謬誤,先前長期執政基民盟的梅克爾,才是最該為縱容北溪二號興建、助長俄國野心負責的德國領導人。梅克爾任內一方面嚴詞抨擊俄羅斯反民主反人權,處處主張嚴厲對待俄羅斯,一方面卻熱衷於要跟俄羅斯直購天然氣,絲毫不覺得其中有何矛盾。

左右派政黨都犯下同樣的錯誤,或許這不是政黨主張的問題,而是整個德國一廂情願的總和,或至少是東德特別如此。在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邦,2021 年 1 月時民調顯示超過 70% 人民認為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對德國能源供應至關緊要,整個東德,則有高達 74% 支持該管線,甚至在美國制裁北溪二號管線後,竟有 24% 東德人認為德國應該反過來制裁對付美國。

即使俄烏戰爭爆發,北溪二號終於停擺,還是有許多當地人不以為然,呼應著源於東德共產黨的左翼黨主張,聲稱買氣交流不是只為了經濟,還是「帶來和平」,認為把北溪二號停掉不是最優先緊急的事項,癡心期待著未來「理性」會勝利,給當地帶來營收,「流天然氣不流血」。

德國人不顧美國警告該管線會削弱烏克蘭,增加德國對俄國依賴,使得普丁更加有恃無恐,因而誘發戰爭,如今才後悔莫及,連忙停止計畫,願意承受損失將俄國踢出 SWIFT,以及扭轉國防政策大增國防預算。到目前為止,德國人是沒有流血,流的只是烏克蘭人的血,但德國並非沒有損失,不僅是鉅額經濟損失,更難以彌補的是國家的形象與信譽。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