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核電復興運動,彭博:關鍵鈾礦將成下一個政治武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9 月 07 日 11:21 | 分類 核能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能源需求大增,偏遇上 1970 年以來最嚴重的能源危機,現在核電又重新站上舞台,但當世界重啟核電,關鍵礦產資源鈾的需求將再度復活。彭博 (Bloomberg) 報導,鈾供應鏈與天然氣、鈷和稀土的供應鏈一樣容易受地緣政治影響,若不能確保供應無虞,核能發電不是救命仙丹。

核能動力來自鈾原子分裂,微量元素釋放能量比其他燃料源超出許多,且鈾本存於岩石、土壤和水中,但通常從鈾礦大量提取,是有限資源。

現在近四分之三的核能發電量來自歐洲、北美和亞洲發達地區,每年為這些反應爐提供燃料的 75,000 公噸氧化鈾,富裕國家及盟國僅提供 19%,反大部分來自西方敵對國家,2021 年中國、前蘇聯、伊朗和巴基斯坦合計占礦產量 62%

最大來源是哈薩克,哈薩克得天獨厚的大量鈾礦床靠近地表,這些鈾礦床透過類似水力壓裂過程向地下泵送流體可低價採得,隨著世界押寶核電,導致 2000 年後期大量開採,光哈薩克就提供世界 40% 以上鈾。

但哈薩克鈾礦藉陸路運輸,如果發達民主國家與威權競爭對手展開對抗,並將能源供應控制當成武器,如俄烏戰爭,報導認為,就哈薩克地理位置而言,不但陸路運輸受阻,即使空運也可能不夠提供西方反應爐足夠燃料。

其他國家其實也有大量鈾礦床,世界超過四分之一鈾資源在澳洲,另外 9% 在加拿大。但 311 世界後全球反核運動,導致鈾價大跌,市場嚴重供過於求,價格太低導致還有許多中亞礦商賠錢,西方國家更不願意投入巨資開發。

對低成本資源的需求,導致世界必須仰賴不可靠供應商,與近幾十年來在其他關鍵商品看到的狀況沒有太大不同。報導呼籲,如果發達國家想在 2030 2040 年代依靠核能為零碳能源的可靠來源,必須鎖定礦產資源。

有些新技術正在萌芽,由於陸地鈾資源有限,最近有科學家開始瞄準海洋鈾,科學家估計海水約有 40 億噸鈾,但濃度很低,因此從海水大量提取鈾經濟上並不可行,效率也不足以與開採鈾礦競爭。最近印度科學教育與研究所 (IISER) 研究人員使用稱為離子大孔金屬有機框架 (MOFs) 技術,創造凝膠可從海水提取 95% 以上鈾。北京中國科學院科學家也製造聚合物膜,結構類似血管,據稱吸收的鈾是以前材料的 20 倍。

但這些都是新興技術,距離大規模應用還需要時間,且雖然核電重啟,但多數國家只是延長核電壽命,只有少數國家計劃建設新核電廠,因此開發新鈾礦不會成為賺錢生意,開發商很難擺脫低成本誘惑。政治壁壘高漲下,復興核電的挑戰可能沒有想像容易。

(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