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女科學家 STAP 多能幹細胞被批造假 學界群起圍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2 月 18 日 18:11 | 分類 尖端科技 ,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Haruko Obokata 小保方晴子 STAP

日本理化研究所 13 日已針對「 STAP 多能幹細胞」這項引發全球幹細胞研究震憾的論文成果展開調查,以確認由該所女博士科學家小保方晴子主持的研究,是否真如其他學者所說涉及不實資料甚至研究本身發生謬誤等問題。



圖片造假與重覆使用

理研表示一個由所內科學家與沒有關係的所外專家共同組成的委員會已展開調查,將針對甲午新年期間發表在自然 (Nature) 雜誌上的兩篇 STAP 相關論文進行進一步審視,以確認網路上其他學者質疑的部份,包括論文中的資料圖片被篡改、重覆使用。理研表示將儘快公佈調查的結果,但其公關部門也表示,基本上他們認為研究內容並無問題。

各方報導並未明確指出所謂被竄改的或重覆使用的圖片是哪些,網路上一個學界同業之間互相審視研究成果的網站 “PubPeer" 則從各方面討論了這項研究。不過日本一個「專門揭發造假論文」的部落格則提供了一些認定小保方晴子團隊造假的「證據」:

1
▲本圖中,同一份論文裡,編號 2g 的圖長寬放大 200% 左右再逆時針旋轉 26.5 度,可發現圓圈部份與編號 1b 的圖片類似。(Photo Credit:11jigen)

2
▲本圖中可以發現中間有一段偏粉紅色區域與旁邊偏橙色區域中間有兩條「不自然的直線」,被認定圖片遭到竄改。(Photo Credit:11jigen)

該部落格還舉出其他圖片有重覆使用同一團隊在2011年發表論文中的圖片,包括圖片類似、上下翻轉等。事實上,這位自稱Japanese FFP investigator帳號為 11jigen 的人,也曾在 2013 年 5 月質疑過2012 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山中伸彌iPS的論文圖片也有造假。

加大教授重砲轟擊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頂尖的幹細胞研究學者  Paul Knoepfler 是最早質疑 STAP 的人之一,他在論文線上版刊出 (1/29) 就連兩天撰文,有展望但也提出疑問,而且相信這件事兩個月內就會水落石出,因為已經有好幾間實驗室已在嘗試重覆這項實驗。不過到了 2 月 6 日,他的新文章立場轉趨強硬。文章一開頭就先拿醃酸黃瓜開場,圖文並茂地讓人覺得醃出來的效果應該很酸,接著他表示從 iPS 多能幹細胞發表的第一天開始,他就不曾有所懷疑,但是 STAP 實在令人感到異常驚喜 (amazing),就像是你要醃酸黃瓜,結果最後發現它變成在缸裡活生生游泳的金魚。

in-a-pickle
(Photo Credit:Paul Knoepfler)

他認為超凡的成果要有超凡的證明,以及可以重覆驗證才算數,他重新整理出五個看法:

1.STAP 的方法與結果不合邏輯,就算他不是「星際爭霸戰」(Star Trek) 裡的史巴克,他也認為 STAP 違反常識,美好到不像真的。

2.這組團隊(在 2001 年就提出了所謂的「孢子幹細胞」(Spore Stem Cells),而日前團隊的領導人、也是小保方當年的指導教授 Charles Vacanti 接受 Knoepfler 訪問說,孢子幹細胞跟 STAP 相信是一樣的東西,而 Knoepfler 個人瞭解的是這個成果並沒有被重覆驗證。

3.這組團隊(這次小保方是主筆人)在 2011 年的一篇論文中提到她們發現成體組織中的多能幹細胞,他個人不相信,但其他人說這是 VSELs 或 MUSE 幹細胞

4.多能或全能幹細胞往往會被轉化甚至自發成對生物體有害的腫瘤細胞,但在這項實驗中沒有發生。而把實驗對象的細胞放到胚胎而不是成體中,自然不會有修理受損細胞然後就停止運作等預期效果,連產生腫瘤細胞都沒有。

5.既然 2011 年團隊就發展出老鼠 STAP,為何到現在還不進行人體 STAP 的實驗?

Knoepfler 不但自己為文質疑,還搜集了這些日子以來其他學者重覆驗證的結果摘要,幾乎全部失敗。他還發起一項民意調查,詢問大家對這項實驗的信心,結果第二週的調查結果顯示,相信與不相信旗鼓相當,但遲疑中的也有 18%。

STAP-poll-week-2
(Photo Credit:Paul Knoepfler)

自然雜誌也介入瞭解

自然雜誌的網站在 17 日刊登的文章中,提到研究團隊成員的哈佛大學教授 Charles Vacanti 發現論文的圖發生一個無心之過,並且已要求更正,但強調這並不影響研究的結果。團隊中負責小鼠胚胎以及負責影像的山梨大學應用動物科學教授若山照彥表示,兩張圖看來是很像,但他一共傳了超過一百多張圖給小保方,這僅是一時手誤,他已經投入去修正這個狀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小鼠胚胎呈現螢光色,表示 STAP 散佈各處。(Photo Credit:理化學研究所)

不過有趣的是,即使是若山本人,也不是每次重覆實驗都成功。當他還在理研工作時,在小保方的指導下重覆實驗成功,但在山梨大學後,就沒有這個運氣了,因此他覺得看起來很簡單,其實並不是。但他強調在理研的重覆實驗成功已經代表有足夠的證據說明它是有效的,而小保方製造出的細胞是目前惟一已知有效,而不是後來培養出的那些,是無法取代的。

詳細實驗過程可望公佈

該篇文章也提到其他 10 組傑出的科學家並沒有成功複製出小保方的實驗結果,但文章也提醒,大部份的嘗試都沒有照小保方使用的細胞類型做實驗。

該文也提到一些中立方的說法。北京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複製科學專家周琪說,他實驗時大部份老鼠細胞都死了,要建立這個實驗的環境並不簡單。「一個有經驗的實驗室做的簡單實驗,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會很困難,因此我不會因為自己的實驗是否能重覆去驗證而評論該實驗的真假。」以色列魏茨曼科學研究院 (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 幹細胞生物學家 Jacob Hanna 表示,大家應該保持高度關注與懷疑,但不是去迫害新的發現,他自己還要再嘗試兩個月重覆實驗看看。

STAP
▲浸在弱酸性溶液中,箭頭處的細胞在兩天左右就顯示出與多能性幹細胞相關的 Oct4 基因的特徵。(Photo Credit:理化學研究所)

一些科學家有跟研究團隊接觸,希望能獲得實驗更詳細的資料,但僅被告知團隊會儘快公佈。Vacanti 說他自己重覆實驗並沒有出問題,他相信大家一定都會非常嚴格地檢視研究結果,他將會同小保方「避免造成實驗混淆的潛在變異」。小保方本人則未公開回應。

(Cover Photo Credit: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註釋

  • 這項 2001 年的實驗並沒有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博士小保方晴子與日本山梨大學任教的若山照彥參與,僅指她在哈佛大學學習期間的指導教授 Charles Vacanti 所做。(回到本文

延伸閱讀

相關資訊

本文授權自健康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