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方淚眼會記者 STAP 幹細胞真假仍不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4 月 12 日 16:46 | 分類 尖端科技 ,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obokata stap

日本女科學家小保方晴子的 STAP 多能性幹細胞研究引爆的造假爭議,事件主角小保方終於在日前公開面對媒體,開了一場兩個半小時的記者會,回答外界所有疑問。她表示不能接受所屬的理化學研究所總結調查報告指她造假與竄改,已經提出申訴,希望能重新進行更為充分的調查。而理研雖然做出了結論,但對於 STAP 幹細胞究竟是否存在,並未下定論,這將是下一階段問題的核心。



強調 STAP 是真的,提出申訴重啟調查

小保方在記者會中對於自己論文中的失誤引起的爭議,因此麻煩到許多人感到抱歉,但她仍然強調自己並沒有惡意,並不是如理研於 4/1 提出總結報告所說的「造假」。「STAP 的機制是真的,已經被確認了許多次」她表示已經成功了兩百多次,「許多質疑的產生都是因為我的大意、不夠博學、不夠成熟」,但是她指出為了美觀把圖變漂亮,造成的錯誤已經讓大家誤解成 STAP 本身是造假。她由衷希望這項技術能有繼續研究下去的機會,當知道更多細節,有朝一日就能幫助許多需要幫助的人,因此她在記者會的前一天,透過律師向理研提出申訴,希望理研能撤回不夠充足的調查寫成的總結報告,並且重啟調查。

理研在 4/1 的總結報告中指出,小保方在自然雜誌的兩篇論文存在假造與竄改的圖片,是一種不當行為,論文的幾位共同執筆人雖然沒有不道德的行為,但是疏於監督造成錯誤的發生。不過總結報告並未對 STAP 做出評判,認為還需要進一步的科學驗證。而理研初步對於小保方在記者會上的說法不表認同。

obokata stap

▲記者會中的小保方晴子情緒甚受影響。(Photo Credit:Bandicam)

這是 STAP 爆發造假疑雲後,小保方第一次公開接受外界各項疑問與回答。記者會中小保方有些木然,講話時可以感受到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還有驚懼的態度,在麥克風後面雙手,拿著的白色物則是拭淚的手帕。她表示之前一直跟理研方面表示要出來面對,但理研認為不妥。不過小保方團隊的律師表示,4/7 醫院診斷小保方在身心方面都受到很大衝擊,在開完記者會後,應該要回醫院報到。

團隊: 其他幹細胞無法解釋實驗結果

外界對於 STAP 的否定說法,包括像大阪大學幹細胞專家仲野徹表示,實驗的多能幹細胞表現很可能是體內幹細胞殘存下來,或是混入了胚胎幹細胞所致。對此,也是研究團隊的主要共同執筆人、理研發生‧再生科學總合研究中心副主任笹井芳樹強調 STAP 是真的。他表示即使混入了其他多能幹細胞,也不可能呈現出多個細胞聚集的細胞團,沒有做過這個實驗的人才會有那些看法,而還有一些發展出的組織是胚胎幹細胞發展不出來的,「有太多現象是胚胎幹細胞無法解釋的」。

笹井對於這場風波感到心痛,對於自己監督不周很自責,下週他也將召開記者會。與論文的另一位主要共同執筆人山梨大學教授若山照彥主張相同,他也認為應撤回論文,因為目前看來兩篇論文的信用已喪失殆盡,不過最後結果如何還要看小保方的申訴結果才知道。

STAP embryo

▲STAP的真假目前仍不明朗(Photo Credit:理化學研究所)

理研終將面對 STAP 存在與否

理研的總結報告並未直接否定 STAP 存在的真實性,因此,不論接下來小保方的申訴是否成功,是否會有第二次調查行動,理研都將面對諸如慶應大學教授吉村昭彥等人的意見「外界都無法重覆實驗結果,理研必須告訴大家 STAP 存在與否」的壓力。理研表示約需一年的時間從頭開始研究 STAP,判斷 STAP 到底是否存在,而在有了大致結論後,再交由第三方重覆驗證。

不過這是知易行難。理研發生‧再生科學總合研究中心主任竹市雅俊就承認,雖然浸入弱酸溶液說起來簡單,但事實上製作過程需要很高技巧。仲野徹表示,另一方面,實驗的過程有包括把 STAP 細胞植入小鼠胚胎,才能做進一步觀察,但這個過程也是需要很高的技術,除了本身就是團隊成員之一的若山照彥之外,全日本也沒幾人能做到。

山中伸彌的暗示

面對小保方晴子與 STAP 這一連串還看不到結局的風暴,2012 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iPS 多能性幹細胞發明者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日前在日本眾議院做證時的談話足堪玩味。今年 51 歲的山中並沒有直接點名小保方或是譴責什麼,而是從更高的角度看待學界的現狀,「30 幾歲、甚至 20 幾歲的年輕研究者,應該被賦予足夠的機會去追逐他們的興趣,要有像西方國家那樣足夠的經費與研究環境。」「年輕的研究者還在精進他們的研究技巧,但他們在很多方面也處於一個不夠成熟的狀態。」

Shinya_yamanaka ips 山中伸彌

▲諾貝爾獎得主山中伸彌認為年輕研究者還有待教育,但也需要更多研究空間。(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山中語重心長地說「教育體系裡的資深人員應該要指導年輕的研究員做好團隊的運作、研究的道德及利益衝突等方面。」「我會瞭解這些正是因為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Cover Photo Credit:Tokyo Press 6)

延伸閱讀

相關資訊

本文授權自健康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