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強摘法國工業之花,購併阿爾斯通電力業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5 月 05 日 15:37 | 分類 能源科技
source: Alstom

阿爾斯通(Alstom)成立於 1928 年,經營項目涵蓋電力、機電、高速鐵路,著名的 TGV 法國高速列車就是由阿爾斯通打造;在台灣,台北捷運高運量系統的號誌,也是出自阿爾斯通之手;在中國,阿爾斯通經營的項目包括:三峽大壩的水力發電機組、和諧號 CRH5 型電力動車組、嶺澳二期核電站、南京地鐵 1 號線及 2 號線列車、北京機場線的全自動信號系統,以及上海地鐵的列車與信號系統等等。在能源領域,阿爾斯通在燃氣發電渦輪領域,僅次於德國西門子,與美國奇異,是世界第三大廠;而在電網輸配系統領域,僅次於德國西門子與瑞士 ABB,也是世界第三大廠。



阿爾斯通不只是歷史悠久的法國工業象徵,更可說是法國工業之花,這也是為何當阿爾斯通經營陷入困境時,法國政府於 2004 年大手筆出手 22 億歐元,買下 21% 的持股,幫助阿爾斯通度過難關,2006 年,法國政府才把持股賣給布依格(Bouygues)集團,稍後布依格集團又繼續增加持股,至 2014 年為 29%。

也因此,當 2014 年 4 月底,這朵法國工業之花,突然通知說想要委身給美國人的時候,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法語H不發音),以及經濟部長阿諾‧蒙提伯(Arnaud Montebourg)既困惑,又不解,更震怒到極點,因而釀成了一場政治風暴。

阿諾‧蒙提伯在 2014 年 4 月 27 日,在法國議會接受質詢時,完全表達出對阿爾斯通的憤怒,阿諾‧蒙提伯甚至說:「難道經濟部長得在他的辦公室裝一台測謊機,只因為名列 CAC 40 成分股的大企業執行長,缺乏足夠的公共意識,而不事先告知政府(出售給外國的重大決策)?」除了這句非常法國風格的文學式批評,阿諾‧蒙提伯也代表法國政府的立場,強悍的說:「(法國)政府不接受──又有哪一個政府會接受──週五晚上,才被告知『既成事實』,說法國的一朵工業之花,星期日就要賣給別人。」

阿諾‧蒙提伯更嚴詞抨擊阿爾斯通的執行長柏珂龍(Patrick Kron),強力批評他一直誤導法國政府,讓相關部門都以為阿爾斯通沒有要出售,他指出:「自二月以來,我(阿諾‧蒙提伯)就一直詢問,但每一次柏珂龍,這朵工業之花的主席,都嚴正否認他有任何與其他公司結盟的計畫。」

另一方面,德國工業巨擘西門子,聽到兩大對手可能合併的消息,也十分緊張,立即提出「攔胡」計畫,說德、法可以以「空中巴士模式」合作,打算半路搶婚。

於是,法國總統歐蘭德找來奇異(GE)董事長兼執行長傑夫‧伊梅爾特(Jeffrey R. Immelt),要求奇異解釋清楚,為何要強摘法國的工業之花,又打算對這朵花怎麼樣;同時也找來西門子的執行長 Joe Kaeser 及主席 Gerhard Cromme,討論相關事宜。法國總統歐蘭德堅持要保障法國的就業,也要求購併後阿爾斯通的關鍵決策仍要由法國這邊來進行,更要求要保障法國的能源獨立。

法國政府雖然已經沒有持股,而且很不幸的,當年股票賣予的對象布依格,就支持奇異的購併行動。不過,這不代表法國政府對阿爾斯通就沒有影響力,因為阿爾斯通的兩大主要客戶分別是法國國家鐵路公司(Société nationale des chemins de fer français,SNCF),與法國電力公司(Électricité de France,EDF),兩者都是法國國營企業,阿諾‧蒙提伯表示:阿爾斯通銷售核電廠的渦輪機組給法國電力公司的核電廠,可說是「靠公共合約生存」。

阿諾‧蒙提伯還直接寫信給奇異董事長傑夫‧伊梅爾特,強調任何購併都得經過法國政府同意。

在這麼法國風格的脅迫下,傑夫‧伊梅爾特,以及西門子的 Joe Kaeser 、Gerhard Cromme,乖乖地來到法國,參與這場歐蘭德作東的鴻門宴。

但這場政治戲碼,也很法國風格的重重提起,輕輕放下,會後,這朵法國工業之花,還是一樣流落到奇異的手裡,奇異只買下電力與電網部門,留下鐵路列車機電部門不動,留給法國人一點面子,雖然電力與電網部門其實佔了阿爾斯通 70% 的營收。伊梅爾特表示,很高興有機會當面聽到歐蘭德總統的觀點,奇異了解也敬重這些觀點,會與歐蘭德緊密合作。

事實上,奇異也是法國境內的一大雇主,奇異在法國雇用 1 萬 1,000 人,在法國於 2011 年有 78 億歐元的營收,當奇異給了總統這麼大的面子,經濟部長自然接著就改口,說奇異十分配合,在這件事上表現得「完全的正確」,這場購併案沒有問題,雙方行禮如儀,一場法國風格的政治戲碼照劇本演完了,大家都有台階下,事情回到原點,只有可憐的西門子白忙了一場。

阿爾斯通目前有 1 萬 8,000 名員工,市值約 83 億歐元,之所以會走上變賣之路,也與法國核電政策走到死胡同有關,由於法國核電佔比已經達到飽和,同時不僅新建第三代核電廠成為巨大錢坑,連同舊電廠的維護費用也節節高升,核電成為難以忍受的包袱,正如同美國擁有最多核電廠的 Elexon 所面臨的情況。核電成本墊高使得法國電力公司一直虧損賣電,而醞釀漲價,2014 年 3 月,彭博社報導,法國工業大戶起而抗議,要求政府制定批發電價上限,否則到 2015年,法國工業電價將比德國工業電價高出 35%。在種種經濟壓力下,許多產業分析都認為法國終會不得不逐漸轉向,朝歐蘭德競選政見,也就是減核到 50% 的方向靠攏。

身為法國核工業重要一環的阿爾斯通,自然也受到相當的影響,窮則變,變則通,阿爾斯通近年來積極開拓新局,朝分散式能源的時代趨勢發展,與 IT 大廠思科(Cisco),以及全球最大自動讀表廠商 ITRON 合作,打算以思科的無線 IPv6 技術,開發開放式的智慧電網,用來打進家戶分散式太陽能等分散式能源市場,同時,也積極購併許多新創事業,取得許多分散式能源時代的新技術。

然而,電力市場畢竟仍是資本密集的市場,在與滿手現金的奇異競爭時,財務不穩定的阿爾斯通往往陷入不利局面,因為客戶會懷疑阿爾斯通是否有能力長期完成合約,因此合約往往被奇異或西門子給搶走,另一方面,由於歐洲經濟不振,也使得阿爾斯通受到相當的影響,奇異一方面以業務力量將阿爾斯通逼到死角,再端上大筆現金,最後以 135 億美元股權以及 34 億美元現金,威脅利誘下,讓這朵法國工業之花乖乖就範,連法國總統都只能象徵性的介入。

但這起購併案,對奇異與阿爾斯通來說,可說是雙贏。

奇異近年來正積極打造能源帝國,自 2005 年以來,在節能與綠能方面,已經投入 120 億美元於「綠想」(Ecomaginaion)計畫,範圍包括效率更高的各式引擎、燃氣渦輪、生質燃氣發電、廢水處理、海水淡化、節水、省電照明,及多項材料科學等,至 2014 年 2 月,奇異 120 億美元的綠想投資已經得到 1600 億美元的營收。奇異自 2014 年起,還要再增加投資 100 億美元以上,到 2020 年,總共要投資 250 億美元於綠能產業上。

奇異也一樣對分散式能源相當重視,2014 年 2 月,奇異發表研究白皮書《分散式能源的崛起》指出:在追求更可靠、更有效率,以及更近端使用用電的國家中,分散式能源極度受歡迎,奇異預言到 2020 年,分散式能源新增發電容量,將占全球總增加發電容量的 42%,為了進入此一發展潛力極大的市場,奇異投入 14 億美元,開啟 4 年計畫,建立分散式能源事業,推動分散式能源。

如今奇異買下阿爾斯通電力與電網事業,可說更穩固了在歐洲發展的前進基地,更可以整合阿爾斯通先前研究分散式能源的各種技術。由於目前以德國為首,歐洲各國綠能與分散式能源的風潮正逐漸興起,吃下阿爾斯通可以幫助奇異遂行打入歐洲市場的重要戰略,取得阿爾斯通以後,也能壓制奇異在歐洲最大的假想敵:德國西門子。

對阿爾斯通來說,得到奇異的庇蔭,有助於走出先前財務不穩的陰影,其先前於綠能與分散式能源方面的研究,與奇異整合,可以發揮更大綜效,有助於阿爾斯通的轉型再造,這也是歐蘭德與其經濟部長一旦確認收購案不會影響法國勞工權益與法國的能源獨立後,就樂觀其成的原因。

無論如何,奇異的這項公司史上最大手筆購併,都揭示了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全球能源產業即將進入風起雲湧的戰國時代。

相關連結

封面圖片來源:Alstom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