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瑞捧 3.5 兆元求親英第二大藥廠,藥業整合進入最後階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5 月 19 日 13:35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pfizer

近來全球藥業最熱門的消息,莫過於全球最大藥廠輝瑞(Pfizer),自 2014 年 1 月起,對英國第二大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提出相當熱烈的追求,此案不僅震撼產業界,在英國政治界也引起軒然大波。



其中,第三次開價增加到每股 50 英鎊,總價高達 1,060 億美元,甚至還暗示不惜發動惡意併購,但阿斯特捷利康仍然拒絕這次提親,之後輝瑞去信阿斯特捷利康主席,提高價格到 53.5 英鎊,但阿斯特捷利康還是說這個價格低估了它的價值,5 月 18 日,輝瑞再提出開價,聲稱是最終加碼,將收購價格提高到每股 55 英鎊,總價達 1,166 億美元,更提高收購價款其中的現金比例,達 45%,輝瑞表示不會進行惡意併購,這回改訴諸股東,宣稱若這次阿斯特捷利康仍然不願結親,輝瑞將放棄收購,要阿斯特捷利康的股東們對董事會施加壓力。

輝瑞此次若收購成功,將鞏固全球最大藥廠的寶座,而此項收購,則將成為英國史上最大的企業購併案,可以理解此案備受英國各界矚目,但輝瑞又為何非得砸下重金收購阿斯特捷利康?其中有稅務上的原因,在美國營運的稅率較英國高,購併後透過轉移納稅地,每年可節稅超過 10 億美元;有股價上的原因,輝瑞與阿斯特捷利康近年來營收都緩步下滑,為了拉抬股價,希望透過購併提高營收。

更根本的原因是,輝瑞執行長伊恩‧瑞德(Ian Read)上任後大砍研發預算三分之一,輝瑞本來就已經是以行銷見長,研發能力較弱的藥廠,因此前任執行長曾於 2009 年購併惠氏藥廠以補不足,輝瑞執行長瑞德再砍低研發預算後,新藥更加不足,而輝瑞手上的金雞母威而鋼,在美國的專利期限原本於 2012 年到期,雖然又延長到 2020 年,但也已進入倒數計時,若不再靠收購擴大研發能量,輝瑞將面臨斷炊的窘境。

這也是輝瑞之所以看中阿斯特捷利康的原因,阿斯特捷利康以研發癌症新藥著稱,阿斯特捷利康也與得到 10 座諾貝爾獎的英國劍橋大學分子生物學實驗室的頂頭上司,醫療研究會議(Medical Research Council,MRC)合作,可以取得 200 萬種生化分子使用授權,由阿斯特捷利康應用於新藥開發過程之中。可以想見這是一筆輝瑞極為想要取得的智慧財產權產,但同時也是英國各界認為購併案是出賣英國利益,因而抱持不信任與懷疑的原因之一。

然而,不論這項購併案的最後結果如何,若拉長時間來看,其實,這項購併,可說只是全球藥業分久必合過程的最終章,回到 1988 年,藥物研發製造協會(Pharmaceutical Research & Manufacturing Association,PhRMA)有 42 個成員,而到目前,若是這次輝瑞購併成功,將只剩下 10 個會員,可以想見藥業在這 20 幾年來的購併之猛烈。

阿斯特捷利康本身,光看公司名稱,也看得出正是購併的產物,1999 年,原本為瑞典公司的阿斯特(Astra AB)與英國捷利康(Zeneca )集團合併,誕生了阿斯特捷利康,而此後也一路進行購併,2005 年以 1.2 億英鎊收購英國生化科技公司 KuDOS Pharmaceuticals,2006 年以 7.02 億英鎊購併劍橋抗體科技(Cambridge Antibody Technology),2007 年以 1.5 億英鎊購併研發抗病毒療法的 Arrow Therapeutics,以及以 152 億美元購併美國流感疫苗公司 MedImmune,2011 年更買下中國的廣東倍康製藥有限公司,2012 年以 12.6 億美元買下生化科技公司 Ardea Biosciences,又與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合購 Amylin Pharmaceuticals,2013 年以 4.4 億美元買下研發抗癌藥物的 Spirogen。

輝瑞本身也一樣,2000 年以來,除了前述提到的惠氏藥廠之外,還收購了美國華納蘭伯特藥廠(Warner Lambert)、瑞典 Pharmacia。

而除了輝瑞與阿斯特捷利康以外,其他藥廠的購併也是相當猛烈,如法國賽諾菲(Sanofi),1999 年由石油巨頭 ELF 旗下的賽諾菲,與聖德拉堡(Synthélabo)合併而成,2004 年,又與本身也是一連串合併而成的安萬特(Aventis)合併,之後又買下了美國 Genzyme 等公司;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也一樣從名字就看得出是合併的結果,由葛蘭素(Glaxo)收購威康(Wellcome)之後,與史克(SmithKline)合併必成(Beecham Laboratories)之後的史克必成(SmithKline Beecham)合併而成。

當全球大藥廠已經合併到剩下寥寥數家,可說藥業分久必合的激烈合併已經來到最終章,藥廠追求合併的原因很簡單,一般認為藥廠規模越大,越有雄厚的資本進行昂貴又曠日廢時的研發,但實際上,正如輝瑞的瑞德的態度,當財務導向的執行長上任後,往往合併研發單位,裁員減少開支,美其名是組織減肥,減少重複浪費,說是要將資源以精準的數字投置,但藥物開發何德何能可以預先計算?就連輝瑞最大的金雞母,威而鋼,都是意外的結果。一味的以財務觀點來管理研發,其結果是研發能量不足,終於無法支持公司的業務成長需求,於是被迫向外購併,取得研發能量與新藥。

大藥廠相對專注在業務上,省研發經費,研發不力,則買現成的就好,這樣的策略或許短期內看起來最聰明、最划算,但是,當全球藥業購併已經到最後階段,剩下巨獸互相吞併的時候,購併難度越來越高,甚至會引起各國保護主義的反彈,這種發展方式是否還能持續?另一方面,每家大藥廠都合併研發單位,裁員減少開支──包括阿斯特捷利康也一樣進行「組織減肥」──結果是,以全球總體來說,新藥的研發人員與研發能量不斷減少,這是否是全人類之福,也值得探討與深思。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