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 、馬爾堡病毒雙肆虐,抗疫藥物股價一飛沖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0 月 07 日 15:54 | 分類 醫療科技
15138207362_74cff622fd_z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蔓延,更透過空中交通,來到非洲以外,1 名於 2014 年 9 月 19 日自賴比瑞亞飛回美國德州達拉斯的男子鄧肯(Thomas Eric Duncan),在 9 月 24 日出現症狀,到 9 月 26 日才就醫,但最初遭到誤診,至 9 月 28 日才診斷出感染伊波拉開始隔離治療,隔離前的這段期間內他曾四處拜訪親友,消息傳出引起當地一陣恐慌。



疫情的蔓延

10 月 6 日,又有一位在賴比瑞亞採訪而感染伊波拉的美國攝影記者,搭乘特殊飛機,於嚴格戒護下,返美前往內布拉斯加醫學中心的特殊隔離單位治療,成為第 5 位返美的伊波拉病患。

在歐洲,2014 年 10 月 6 日,西部牙衛生部宣布首位在西非以外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病例,感染來源是神父別霍(Manuel Garcia Viejo),他於西非感染病毒後返回馬德里治療,後來神父仍不幸過世,但照護別霍的醫護人員之中,有位護士經初步檢驗也感染了伊波拉病毒,伊波拉再擴大感染範圍的消息,讓全球更加恐慌。

禍不單行的是,就在伊波拉疫情還不可收拾的同時,同樣在非洲的烏干達,又傳出伊波拉的兄弟病毒--馬爾堡病毒(Marburg)肆虐,2014 年 10 月 5 日,烏干達衛生部宣布,9 月 30 日有位醫療人員因為感染馬爾堡病毒出血熱而過世,曾與他接觸過的 80 人已經遭到隔離,但死者的哥哥已經出現感染馬爾堡病毒的症狀。

馬爾堡病毒與伊波拉病毒同為絲狀病毒,感染後的症狀類似,也一樣致命,就在西非伊波拉肆虐的同時,烏干達又傳出馬爾堡病毒疫情,全球人類不禁開始檢視手上能夠對抗這 2 種兄弟病毒的醫藥武器。

 

不足的血清製劑

很不幸地,最初用來幫助美國感染伊波拉 2 位醫護人員有初步成效的雞尾酒式抗體血清製劑 ZMapp,由於生產公司 Mapp Biopharmaceutical 將手上存貨都免費提供給西非疫區,而血清製劑的生產過程又相當緩慢,結果在 2014 年 8 月,所有存貨都已用盡。

另一方面,西班牙神父別霍也一樣接受過 ZMapp 治療,但依舊去世,顯示 ZMapp 也並非一定見效的靈藥。事實上,在動物試驗中,ZMapp 就只能拯救 43% 受到伊波拉感染並出現症狀的猴子。

不過,並不是沒了 ZMapp 人類就束手無策,尚有其他多家藥廠也有能對付伊波拉的開發中或試驗中藥物,而理所當然地,這幾家公司隨著伊波拉疫情逐漸擴散,股價也跟著直衝雲霄。

 

藥廠的爭相投入

加拿大藥廠 Tekmira Pharmaceuticals 就是其中之一,其所開發的 TKM-Ebola 藥物,針對伊波拉病毒身為 RNA 反轉錄病毒的特性,專門攻擊伊波拉病毒的 RNA 聚合酶,在美國傳出確診伊波拉病患「趴趴走」消息之後,10 月 1 日美國股市一開盤,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價馬上直線上升,從每股 21 美元左右直升 25 美元上下,至 10 月 3 日漲到每股將近 30 美元,到 10 月 6 日才回檔到 24 美元上下,不過這點波動,比起整個伊波拉事件爆發以來的漲幅,可說小巫見大巫,在 2014 年 7  月的低點,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價只有約 9 美元上下,若以10 月 6 日的股價 24 美元上下比較,漲幅高達 166%。

2014-10-07_162350

 

感染伊波拉病毒返美的美國醫師薩克拉(Rick Sacra),就接受了 TKM-Ebola 的治療,同時他也輸入前兩位接受 ZMapp 治療而康復的醫療人員所提供的血清,由於療法有效,薩克拉醫師於 9 月 25 日出院,身上已無病毒。薩克拉醫師在賴比瑞亞開始發燒時,為了不要感染他人,將自己反鎖室內 3 天,他表示從未想過竟能從伊波拉病毒的魔掌中存活下來。

Tekmira Pharmaceuticals 應用同樣的藥理,也可同時對付伊波拉病毒的兄弟馬爾堡病毒,試驗中的對抗馬爾堡病毒藥物就取名叫 TKM-Marburg,若馬爾堡病毒疫情擴大,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價可望再創新高。不過,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表示,TKM-Ebola 也一樣是試驗中的藥物,產量也是有限,若要大規模應用,可能仍供不應求。

另一方面,美國釀出「趴趴走」風波的伊波拉病患鄧肯,目前正接受 Chimerix 的伊波拉藥物 brincidofovir 的治療,brincidofovir 原本也並非專為伊波拉所開發的藥物,而是為了對抗巨細胞病毒(CMV)而研發,後來發現  brincidofovir 還可以對抗天花以及腺病毒等多種病毒。2014 年春,此波伊波拉疫情開始時,Chimerix 測試 brincidofovir 對伊波拉病毒的效果,發現也有效,在疫情威脅下,brincidofovir 獲准直接進行臨床試驗。

Chimerix 的股價自然也是一飛沖天,從 2014 年 5 月低點約 15 美元以下,到 2014 年 10 月 6 日最高漲至 33.9 美元,漲幅超過一倍。

 

轉戰製藥領域的 Fujifilm

日本富士軟片(Fujifilm)股價也受到伊波拉疫情激勵。過去富士軟片以製造底片聞名,相機數位化後轉型製造數位相機,但數位相機也受到照相手機威脅,富士軟片於 5 年前進軍製藥領域,買下富山化學工業株式會社(富山化工),富山化工開發抗流感病毒藥物 Favipiravir,日後正式命名為 Avigan。由於流行性感冒與伊波拉病毒同為 RNA 病毒,無心插柳柳成蔭,Avigan 破壞 RNA 病毒反轉錄的藥效,意外的也能對付伊波拉病毒,成為對抗伊波拉的新希望。

富士軟片已經提供 Avigan 給法國與幾內亞政府,進行中等規模的臨床實驗,而與前 2 種藥物不同的是,富士軟片對於藥物的生產極有信心,由於 Avigan 原本就正在美國針對抗流感藥效進行最終階段臨床試驗,因此富山化工已經建立一定的產能,富士軟片表示,可以很快生產出足以供應 2 萬名伊波拉病患的劑量。

反映在富士軟片的股價上,2014 年 5 月,此次伊波拉疫情失控的消息開始漸受國際重視時,富士軟片於東京股市股價低點僅略高於 2,500 日圓,隨著疫情一路升溫,股價也一路上漲,至 2014 年 10 月 7 日已經漲至 3587.5 日圓,漲幅超過 4 成;於那斯達克股票交易所(NASDAQ)股價也從 5 月的低點約為 25 美元上下,一路上漲至 2014 年 10 月 6 日已經超過 32 美元,漲幅將近 3 成。

2014-10-07_161406

並非全然高漲的股價

其他股價自 5 月低點至 10 月初,漲幅超過 3 成的伊波拉相關公司,還有 BioCryst Pharmaceuticals、Inovio Pharmaceuticals 等,而 Hemispherx Biopharma 趁著伊波拉的熱潮,發表將開發相關療法,股價從 9 月起拉出一波 4 成的漲幅,但由於先前於 7 月股價大跌,9 月大漲後與 5 月相較仍漲幅不多。

不過也不是沾到伊波拉的邊就都能股價魚躍龍門,以開發 ZMapp 的 Mapp Biopharmaceutical 而言,由於未公開上市,所以無所謂股價漲跌;開發伊波拉疫苗的葛蘭素史克藥廠,股價表現不僅未受激勵,還因中國賄賂弊案的影響而呈現躺平狀態;一樣開發伊波拉疫苗的 NewLink Genetics,股價雖然在 10 月 1 日也受疫情消息激勵而直線上升,但到 10 月 6 日又打回原形,而且從 5 月以來股價可說只是在同一區間中上下震盪。

而 Sarepta Therapeutics 也一樣同時開發伊波拉病毒與馬爾堡病毒的新藥,但是產能無法開出,表示其伊波拉藥物數週後只能出貨幾十劑,而如果能得到美國政府資助,才能擴大產能再生產 100 劑。由於這樣的數量簡直是杯水車薪,也難怪 Sarepta Therapeutics 不但沒有股價一飛沖天,還反而從 5 月的 35 美元以上,跌落 22 美元上下。

 

機器人投入抗疫

除了藥物以外,機器人也一樣加入對抗伊波拉的行列,美國新創事業 Xenex 開發了能用紫外線脈衝消毒,在 5 分鐘內自動消滅伊波拉病毒的機器人「小萌」(Little Moe),由於許多感染伊波拉的醫療與一般工作人員很可能是在清理病患接觸過的物品時受到感染,有了自動消毒機器人,可以大為減少工作人員染病的風險,唯一的缺點是這款小萌機器人不像自動打掃機器人一樣能自己到處消毒,還是要人推它進去,無法徹底杜絕感染的危險。或許只能期待開發 Roomba 的 iRobot,或是最近也進軍自動家事機器人的戴森(Dyson),能加入開發自動消毒機器人行列,助防疫一臂之力了。

(首圖來源:Flickr/NIAID BY CC2.0)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