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穿戴的時代,只要有心人人都是探測器 -《遙測個人時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1 月 13 日 14:53 | 分類 app , 推薦書摘 , 網路
airo

想想看未來某一天當你走入大賣場,準備開始採購,廠商能馬上依照你所在的位置寄送 DM,告訴你正在進行的特賣活動或優惠折扣;外出跑步時,穿戴裝置與運動 App 能隨時記錄你的心跳速率、里程以及時間,這些資料除了你自己看得到以外,提供服務的公司也能收集並再利用分析。



智慧型裝置和網路雲端服務的普及,讓人們習慣隨時連上網,在享受科技帶來進步的同時,每位拿著智慧裝置的人,也化身成一個一個探測器,為這些網路公司收集資料。透過這些裝置、App,即使是再私密不願意公開的資訊,都能成為收集與利用的對象。

由遠流出版社所出的新書《遙測個人時代》,副標題「如何運用大數據算出未來,全面改變你的人生」,不同於其他類似主題書藉警世意味、提醒大家要小心隱私受侵犯的憂慮,本書的作者派區克.塔克(Patrick Tucker)對未來反而保持樂觀看法。他認為與其擔憂甚至拒絕 Big Data 帶來的影響,不如反其道而行,好好為全面資料化的時代做準備,並從中找出自己能自在應對的方式,甚至從中得益。YLR43-naked-future

收集資料的革命性創舉人人都有能力

收集資料需要成本,因此得有足夠的動機來支持,例如政府為了徵稅,得花費人力、物力,派人丈量土地、並且記錄相關資料,評估可收多少稅,稅收回來以後還得記錄;網路時代網路服務商免費提供服務,用戶得同意服務條款,讓服務商能夠收集用戶資料。但是在智慧型裝置的時代,人人都有辦法收集自己本身產生的資料,而不再只是大組織的專利。由《連線》雜誌創辦人凱文.凱利(Kevin Kelly)共同發起的 Quantified Self(本書翻譯作量化生活),以及福島之風 App,就是自己收集資料很好的例子。

作者採訪支持 Quantified Self 的新潮女蔡薩莎(Sacha Chua),她是一位生活實踐者,熱衷將生活的大小數據記錄下來,像是穿哪些衣服,甚至連跟別人說話的時數也記下來。一般人看這些熱衷於 Quantified Self 的人,都覺得他們花真多時間和精力在記錄自己,但她卻透過此生活方式了解自己,有些人覺得此類人可能有嚴重的神經質或行為失調,但事實上正好相反,蔡薩莎的能力超高,既快樂又有自信,且看起來比普通人更清醒。

以奇點(Singularity)概念聞名於世的未來學家雷蒙德.庫茲威爾(Raymond Kurzweil),在 1980 年代診斷出患有第二型糖尿病,為了改善健康,他開始記錄自己吃藥、飲食、運動、睡眠狀況,他的家庭醫師表示:庫茲威爾記錄自我健康的精細度、涵蓋面無人能及,連某年某月某日中午吃了甚麼都有記錄。雖然這些功夫花了很多時間與金錢,但庫茲威爾靠著量化生活的幫助,讓他比因心臟病而英年早逝的父親活得更久。

資料取得容易,但要收集到足夠可做為分析的量就不是那麼簡單,雖然個人力量渺小,但聚集志同道合之士,共同 crowdsourcing,也能收集為數不少的資料。福島核災之後,一群不信任官方說明的人,透過 Pachube 平台分享各自測到的輻射探測器數據。工程師石野正剛將這些輻射和風向資料結果,呈現在 Google 地圖上,並且還製作 App 讓大家隨時掌握輻射動向,使最新狀況一目瞭然,也能與官方說法做對照。

wind-from-Fukushima-app

▲ 風@福島 App 畫面。來源:Mashup Awards 7

自己的資料自己掌握

行動裝置的普及加上唾手可得的 App,讓我們很輕易的收集自身甚至四周環境的資料,但也引發許多人對資料擁有權與使用權的省思,是否這些資料(例如地理圖資、健康資訊)只能由某些大公司或政府所掌控?對此議題,科技新報也曾撰文從群眾地圖繪製計畫開放街圖切入探討,也是希望拿回對地理圖資的掌控權,回歸一般使用者。就如同本書從書名到內文所論述的,我們對於資料的態度也應該秉持「自己的資料自己掌握」。21 世紀是資料的時代,既然自己本身能收集不少資料,怎麼能不優先分析呢?

首圖來源:Airo Via Mohammad Ahmed Alshuwaikha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