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營運長復出買藥廠,只因打高爾夫球太無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10 日 17:43 | 分類 人力資源 , 醫療科技
取自flickr

美國艾伯維藥廠(AbbVie)原本計劃收購稅籍轉移到愛爾蘭的希爾(Shire)藥廠,因而成為醫藥產業焦點,但受到歐巴馬政府嚴打企業以購併方式轉移稅籍到國外的稅負倒置(inversion)措施,計畫因此胎死腹中,不過,2015 年 3 月,艾柏維藥廠又重回業界焦點,豪擲 210 億美元,約合新台幣 6,613 億元,其中 58% 以現金支付,42% 以普通股支付,買下抗癌藥廠 Pharmacyclics。



簽下這紙購併案的艾柏維執行長里克(Richard A. “Rick" Gonzalez),他的經歷也同樣引人注意,里克原本是亞培(Abbott)的營運長,2007 年時,醫師診斷他得了喉癌,里克心想餘命不多,還是把時間花在「好好生活」上吧,於是決定退休養老。

里克很快發現許多退休大企業高層人士都會發現的一點,那就是平時日理萬機,一旦沒事做,不但一點也不悠閒,還悶得發慌,里克‧岡薩雷斯戲稱自己高爾夫球打不好,整天泡在高球場無聊透頂,他發覺自己根本沒有準備好要退休,只得想辦法回去工作,2 年後,他的癌症也治癒,剛好亞培請他回去管理創投資產,於是他欣然回到公司,分析公司資產後發現,若把醫藥部門分割獨立,大有可為,於是就將亞培的醫藥與營養部門分割獨立,獨立的新公司正是艾柏維,董事會並直接請里克擔任艾柏維的執行長。

艾柏維旗下擁有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單株抗體針劑復邁(Humira),是全球營收最高的藥物之一,2014 年營收高達 125 億美元,佔公司總營收達 6 成,然而,復邁已經進入成熟期,預期 2017 到 2018 年起,營收就會開始下滑。里克認為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希望艾柏維產品線能多元化,以分散風險,打造復邁以外的營收成長引擎。

艾柏維的確還有其他「扛霸子」藥物,2014 年年底,C 型肝炎用藥 Viekira Pak 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但預期要到 2015 年年底才能達到年營收 30 億美元的目標,里克表示 Viekira Pak 能在 1 年內達到年營收 30 億美元已經是難能可貴,市面上沒有幾種藥物能達成這樣的營收目標,但若要長期永續經營,艾柏維還需要更多這樣的藥物。

 

進入抗癌領域帶動購併案

這也是艾柏維買下 Pharmacyclics 的主因,過去在亞培時期,里克身為營運長曾經參與許多購併案,購併 Pharmacyclics 則是艾柏維獨立以來第一件購併案,看中的是可藉此進入抗癌領域。

Pharmacyclics 與嬌生(Johnson & Johnson)共同開發可治療慢性淋巴球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CLL)與被套細胞淋巴癌(Mantle Cell Lymphoma)的抗癌藥物 Imbruvica,每位病人年用藥成本達 10 萬美元,2014 年營收 5.4 億美元,預期 2015 年營收可達 10 億美元,至 2020 年營收可望達到 58 億美元。艾柏維認為購併 Pharmacyclics 可望在 2017 年之後帶動營收加速成長。

嬌生原本也傳出想購併 Pharmacyclics,但半路殺出程咬金艾柏維先買走 Pharmacyclics 之後,嬌生也給予祝福,表示期待與併入艾柏維以後的團隊繼續合作。

但艾柏維的出價之高,則讓市場及股東頗有微詞,艾柏維收購價相當於每股 261.25 美元,較 2015 年 3 月 4 日收盤價高出 13%,但若與 2015 年 1 月初股價約 123 美元上下相較,則高出超過 1 倍,而在 2010 年時,Pharmacyclics 股價才僅 6 美元,2008 年時更曾經來到低於 1 美元的歷史低點,拿2、300美元的高價買曾經跌落 1 美元的股票,怪不得股東會有意見。不過,出高價也是情非得已,因為 Pharmacyclics 不僅嬌生有興趣,諾華(Novatis)也想要購併,在眾人爭搶之下,也只能高價搶購。

這個現象也再度顯示藥業購併來到腥風血雨的最後階段,由於可供購併的目標越來越少,收購價位節節高升,但買方反而越來越心急,光是 2015 年 2 月,就還有輝瑞(Pfizer)宣布以 150 億美元購併赫士睿(Hospira),以及先前購併愛力根失敗的范立恩(Valeant)傳出將以 100 億美元買下柳製藥(Salix Pharmaceuticals),藥業大型購併案的頻率可說越來越高。

回到里克,在購併 Pharmacyclics 之後,他可有得忙了,而 2015 年 5 月他還打算在邁阿密海灘迎娶珠寶設計師 Chantel Poynton,看來於公於私都不可能閒得發慌。至於高爾夫球?里克表示:「很幸運的,我已經 7 年沒打過高爾夫球了。」

(首圖來源:Flickr/FIWH FISH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