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鬼走廊,加薩婦女創業流浪到波羅的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16 日 15:49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america.aljazeera.com

全球第二大集資網站 Indiegogo 上於 2015 年 6 月出現一個新產品集資案,稱為「粗繩結」(BOLD Knot),外表看起來像是給貓咪玩的毛線球,其實卻是行動電源,這樣的創意產品在集資網站上並不少見,但特別的是,這項集資案來自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創辦者還不是愛沙尼亞人,而是來自千里之外的巴勒斯坦加薩走廊。



加薩走廊可說是全世界最難以創業的地方之一,別說創業,連生存都很困難。2007 年,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在加薩走廊發動奪權戰爭,逐走法塔勢力,從此統治加薩走廊,由於哈瑪斯與以色列關係極為敵對,哈瑪斯不僅拒絕承認以色列,還不時自加薩走廊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以色列則更加緊對加薩走廊的邊境及海上全面封鎖,使得 2007 年之後加薩走廊對外出口完全歸零,製造業產出萎縮 6 成。原本哈瑪斯還可透過加薩走廊與埃及邊境補給物資,但 2013 年埃及發生軍事政變,推翻同情哈瑪斯的穆斯林兄弟會穆西總統政權,埃及新政府也封鎖埃及與加薩走廊邊界,使得加薩走廊生路斷絕。

另一方面,以色列不時對加薩走廊發動報復性或是「預防性」攻擊,加薩走廊的平民每天都面臨隨時會有以色列炸彈或飛彈將房屋夷為平地、死於非命的危機,而哈瑪斯不僅利用無辜人民當人肉盾牌,更在加薩走廊實施高壓統治。

在這樣的內憂外患下,加薩走廊經濟有如一片廢墟,青年失業率高達 6 成,但艱困環境反而激起加薩走廊年輕女性奮起創業,25 歲的瑪麗安(Mariam Abultewi)創立計程車叫車 App 服務 Wasselni,她在 2015 年 6 月的加薩年度創業周大會上,指導年僅 16 歲的創業後進蘇菲亞(Sofiya)。事實上,她本人的創業計畫在 2011 年的創業周大會時也曾被否決過,2012 年捲土重來才成功,獲得巴勒斯坦創業育成機構 Palinno 的資助。Palinno 由歐洲 IT 企業出資成立,宗旨是促進巴勒斯坦新創事業。

在美國,創業家之中只有 18% 是婦女,在巴勒斯坦卻是由婦女撐起半邊天,有 23% 創業家是女性,38% 新創事業至少有一位女性共同創辦人,更有 13% 新創事業全由女性組成;以瑪麗安來說,她鼓勵家人加入她的創業,而她的父親也在她的啟發下,開始思考要創立自己的家具事業。考慮到巴勒斯坦一向被認為是女權較為不彰的地區,婦女創業往往受到強大家庭與社會反對壓力,更是難能可貴。

 

愛沙尼亞成創業天堂

然而,加薩走廊的創業家們,卻面臨許多實務上的困難,以色列的封鎖與經濟困境讓他們寸步難行,甚至連創業周大會的評審入境時都受到以色列刁難,而每當以色列發動攻擊,合作的跨國組織為了安全起見,會將人員全數撤離,加薩走廊的創業家們則與其他民眾一起面對朝不保夕的命運;美國視哈瑪斯為恐怖組織,不允許美國資本投資加薩走廊,新創事業只能倚靠巴勒斯坦本身的資金如巴勒斯坦銀行與巴勒斯坦伊斯蘭銀行。

許多加薩創業家認為要成功只有另一條路,那就是離開加薩這個「鬼走廊」,加薩走廊的新創事業往往登記在約旦,以避開美國的投資限制,而許多創業家則直接出走,闖蕩世界。

「粗繩結」的創辦人拉瑪(Lama Mansour)與伊斯瑪(Ismat Tuffaha),為了實現創業夢想,不惜流浪到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

愛沙尼亞人口只有 131 萬人,二次大戰之前原本經濟以農業為主,天然資源並不豐富,除了油頁岩以外,就是沙石、海泥與黏土了,在前蘇聯統治時期,又因蘇共計畫經濟造成經濟體系嚴重扭曲,獨立後經濟一時仍過度仰賴俄羅斯,因而在 1998 年 8 月的俄羅斯經濟危機之後遭受重大打擊;愛沙尼亞奮發向上,積極經濟轉型,如今已將對俄羅斯的經濟依賴降至 3%,更創造了極為自由的貿易環境,經濟自由指數名列全球第 11,是歐洲第 4 自由的經濟體。

波羅的海三小國在脫離蘇聯後都經歷高度經濟成長,因此並稱為波羅的海三小虎,但愛沙尼亞在三國中特別突出,2008 年全球金融風暴時,立陶宛接受國際貨幣基金(IMF)資助,愛沙尼亞卻是出資援助者,可見兩國國力之差距,不過,2008 年金融風暴其實對愛沙尼亞也有相當大影響,愛沙尼亞經濟成長率在 2006 年原本高達 10.3%,2007 年也有 7.7%,2008 年轉為負成長,2009 年更負成長高達 14%,2011 年雖然反彈創下 8.3% 高成長,但受限於歐洲經濟疲軟,2013 年經濟成長僅 1.6%,2014 年僅 2.1%。

愛沙尼亞面對經濟走軟,認定高度電子化是國家發展的重要關鍵與重點施政,積極擁抱電子化到讓人吃驚的程度,不只身分證電子化、稅務電子化,連企業登記都可線上進行,甚至在海外申請,因而有了「電沙尼亞」(E-stonia)的暱稱,造就極度自由開放的環境,成為海外人才尋求機會的好去處。

拉瑪與伊斯瑪得到愛沙尼亞創業育成機構 BuildIt 的資助,提供 1 萬歐元初始基金,兩人以這第一筆小錢成立公司「粗玩意」(BoldGadgets),並以「粗繩結」在 Indiegogo 上募資,粗繩結宣稱可供電手機聽 8 小時音樂、或通話 3 小時、或是上網 2.5 小時,並表示透過關閉 USB 的資訊傳輸功能,充電速度可快一倍,集資預購價 39 美元,原本集資目標 1.5 萬美元,至 2015 年 7 月 11 日,已有 1,420 人支持,集資將近 6.5 萬美元。

www.indiegogo.com

▲「粗繩結」外表看起來像是給貓咪玩的毛線球,其實是行動電源。(Source:Indiegogo

拉瑪與伊斯瑪認為,如果她們還留在故鄉,根本不可能成功,光是產品的原料跟零件就都無法進口,募資也到處求助無門,她們一點都不介意要遠赴愛沙尼亞,對於能夠得到國際資金資助懷感激。

加薩走廊與愛沙尼亞成了強烈的對比,加薩走廊資源已經很匱乏,有奮發向上的人才,卻一有機會就要往外逃;愛沙尼亞則以高度的自由化擁抱她們,因此遠自加薩走廊的創業家,也成為愛沙尼亞的經濟成長動力。

儘管愛沙尼亞在加薩走廊創業家眼中已經算是天堂,但是愛沙尼亞 2014 年人均 GDP 12,348.08 美元,不到台灣的一半,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後也一樣遠遜於台灣,更不用說台灣人口超過愛沙尼亞的 17.5 倍,但愛沙尼亞創業環境卻享譽國際,催生不少新創事業,如 Skype 的軟體最初正是愛沙尼亞人撰寫,愛沙尼亞創業育成機構還能遠赴國外找尋潛力新創事業予以培植,在這方面可說遠遠勝過台灣。

台灣人往往抱怨國家小、人口少,推說市場太小所以不利於創業,但那些國家更小、人口更少、GDP 遠遜於台灣的真正小國,該如何自圓其說?台灣在政府產業政策、金融創投環境、企業創新精神,以及教育等各方面,顯然都有檢討空間,而非老是怪罪條件不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