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我撿,Google 接手 Homejoy 部分員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22 日 9:36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家政媒合平台 Homejoy 於 2015 年 7 月宣布即將關閉,成為當紅的分享經濟的第一個陣亡企業,不過,Homejoy 雖然陣亡,但員工倒可能因禍得福,找到更好的歸屬,因為 IT 巨擘 Google 打算雇用 Homejoy 部分員工。



Homejoy 創辦人是廣東裔張家姊弟──阿朵拉(Adora Cheung)與阿倫(Aaron Cheung ),創業的契機是阿朵拉在學生時代,有個朋友找她為其新創事業寫程式,雖然後來那個朋友的新創事業無疾而終,卻從此引發阿朵拉對創業的興趣,阿朵拉搬到矽谷,加入新創公司 Slide,並因此認識了 Slide 創辦人,同時也是 PayPal 共同創辦人的烏克蘭裔創業家馬克思‧列夫琴(Максиміліан Левчин),這位阿朵拉的老闆,日後也成為 Homejoy 的投資人之一。

2009 年起,阿朵拉開始與弟弟一起思考如何創業,第一個創業點子是 Pathjoy,是一個媒合健身教練與理療師的線上平台,但是最後這點子跟之後的十幾個想法一樣都無法成功,一直到 2012 年,兩個人每天專注想破頭要找創業點子,最後阿倫廢寢忘食到連打掃都不顧,結果浴室髒到阿朵拉不肯在家上廁所,反而得到外頭咖啡店去方便,於是阿倫想要找個專業家政清潔人員來打掃,結果發現找人花的力氣比自己打掃還多,就此誕生家政媒合平台 Homejoy 的想法。

Homejoy  除了得到前述馬克思‧列夫琴投資,也得到著名育成機構 Y Combinator 的育成輔導,最終募資總額達 3,800 萬美元,其中包括許多知名風險創投與 Google 風險創投資金,不過,分享經濟包括 Uber、Airbnb 等都面臨法律與政府法規管理上的相關問題,2015 年 6 月,加州勞委會判定 Uber 的合作駕駛應該視為員工,相當於定下了所有相關分享經濟的重要判例,而 Homejoy 給付清潔人員的費用低於競爭對手 Handy,走低價路線,一旦合作清潔人員都要視為員工,大增雇用成本,將難以繼續經營,於是自我了斷,宣布將於 7 月 31 日關閉服務。

 

創業蓬勃的環境才有就業機會

不過,先前 Homejoy  已經於 2014 年底關閉加拿大、法國服務,部分市場人士認為,Homejoy 好大喜功擴張過速,美國還沒站穩就進軍歐洲強碰地頭蛇 Helpling,燒錢迅速,但商業模式無法帶來足夠的營收流量,使得資金流出現問題,才是關閉的主因,員工法律地位問題只是個下台階。

對 Google 來說,投資 Homejoy 是進軍家政市場的一塊敲門磚,如今不幸投資泡湯,不過無妨,Google 可趁機接收 Homejoy 的軟體平台工程團隊,有助於日後 Google 自行進入此一市場,可說失之東隅收之桑榆。《re/code》率先報導 Google 可能打算雇用約 20 名 Homejoy 前團隊,Google 也確認的確會雇用部分 Homejoy 團隊人員,但並未透露詳情。對 Homejoy 團隊來說,公司垮了,卻能進入家大業大的 Google,可能反而是因禍得福。

Homejoy 關門大吉,Google 燒了錢卻撿到人才,Homejoy 員工也有了新歸宿,而競爭對手 Handy、Helpling 則大概正在額手稱慶,可說皆大歡喜,唯獨其他投資人損失了投資,但反正對富人而言也不痛不癢。

Homejoy 的例子顯示出創業蓬勃的環境創造年輕人的就業機會,更能為企業培養人才,更是有效將富人的財富轉化為年輕人的薪資與經驗的辦法,即使創業失敗,對社會與產業仍有極大貢獻;台灣 25 歲以下年輕人有將近 8 成,年薪不到 35 萬元新台幣,甚至有過半不到 25 萬元新台幣,其原因之一就在於創業不足,政府、產業界與社會,對如何提振創業,可得多加思量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