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鳥堅持影視夢,Rovio 挖角夢工廠動畫高層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16 日 12: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官網

憤怒鳥(Angry Birds)曾經是手機遊戲的代名詞,不過手機遊戲市場變化快速,憤怒鳥現在已經漸漸成了過氣遊戲,長江後浪推前浪,先是《Candy Crush Saga》崛起,現在則是《當個創世神》(Minecraft)手機版引領風騷。雖然如此,其實憤怒鳥開發商 Rovio 在遊戲部門營收仍然成長,倒是衍生部門如周邊消費性商品、主題樂園與改編電影的計畫進行不大順利,但 Rovio 並不放棄電影夢,反而加碼挖角,從夢工廠動畫挖來業務高層 Tuomo Korpinen 掌管 Rovio 動畫公司與藍鳥通路(Blue Bird Distribution)。



Rovio 在 2014 年財務表現不佳,營收 15.83 億歐元,稅息前獲利約 1,000 萬歐元,雙雙少於 2013 年的 17.35 億歐元與 3,650 萬歐元,但其實遊戲本身表現仍然相當良好,2014 年全球下載數高達 6 億次,帶來 1.107 億歐元營收,高於 2013 年的 9,520 萬歐元。那到底為何總體營收獲利卻衰退?主要受到周邊消費性商品部門的拖累,營收從 2013 年的 7,310 萬歐元大降到 2014 年的 4,140 萬歐元。

憤怒鳥遊戲下載數仍高,周邊卻快速萎縮,也顯示內容產業經營的難以預料,憤怒鳥逐漸成為過氣老遊戲,對遊戲下載數影響不大,因為它仍是遊戲性相當好的經典遊戲,但是憤怒鳥在消費者心中的地位大不如前,卻會使得周邊商品銷售大跌,造成遊戲營收還在成長,周邊卻已經快速萎縮的不同步現象,出乎 Rovio 意料之外。受非遊戲部門拖累,Rovio 因應營收獲利縮水,於 2014 年 12 月宣布裁員 110 人,相當於全球總員工數的約八分之一強。

因應這樣的困局,Rovio 一方面積極規劃推出續集遊戲重新炒熱憤怒鳥,憤怒鳥續作《憤怒鳥  2》於 2015 年 7 月 30 日上市,一周內下載數已經突破 2,000 萬次;另一方面,Rovio 則想從電影與電視節目來加強憤怒鳥的品牌知名度,建立品牌生態圈,以取得影視營收同時強化品牌認同,以及最終反應到消費者購買周邊商品之上。

Rovio 於 8 月 11 日宣布,已從夢工廠動畫(DreamWorks Animation SKG)挖角業務高層涂歐默‧柯匹能(Tuomo Korpinen),於 8 月起擔任 Rovio 動畫公司總裁暨藍鳥通路公司總裁,也兼任 Rovio 全球執行副總裁,掌管媒體事業所有媒體活動與資產相關執行、商業、行銷與開發業務,並直接向 Rovio 執行長皮卡‧蘭塔拉(Pekka Rantala)報告。柯匹能將為 Rovio 擴張在媒體與娛樂產業的版圖、提升 Rovio 在產業界的地位、締結策略合作、創造新的媒體與產品發展策略。

 

周邊商品是最紅作品的天下

柯匹能出身芬蘭,赴瑞典求學主修國際貿易、經濟與數位行銷,過去曾歷任音樂界包括華納(Warner Music Group)與百代(EMI Music Group),之後於迪士尼任職 6 年,歷任不同職務,最後到夢工廠動畫負責國際電視業務;這次被挖角到 Rovio,除了其芬蘭淵源,一般認為 Rovio 希望借重其在夢工廠的經驗,改善憤怒鳥電視節目以及預定於 2016 年 5 月上映的憤怒鳥電影的表現。

夢工廠動畫剛繳出最新季報,季營收達到 1.71 億美元,年成長 4 成,超過市場預期的 1.67 億美元,季虧損每股 0.13 美元,虧損只有市場預期的一半,這是受惠於《好家在一起》全球票房創下超乎預期的 4 億美元,使得電影營收年增 26% 達到 8,800 萬美元,以及電視動畫業績表現極佳,年成長超過 1 倍,儘管業績超過市場預期,夢工廠動畫股價卻還是下跌,原因與憤怒鳥的困境有部分雷同,那就是夢工廠動畫的周邊消費性商品銷售不如預期。

夢工廠動畫原本期待周邊商品登上數艘新郵輪與菲律賓主題樂園,加上《馴龍高手》電視動畫影集(Dragons:Race to the Edge )登上 Netflix 平台,能帶動周邊商機,但事與願違,儘管《馴龍高手》電視動畫影集本身深受歡迎,成為 Netflix 上最成功的作品之一,拉升 Netflix 分紅比例,使得夢工廠動畫樂觀預期電視部門於 2015 年可帶來 2 ~ 2.5 億美元營收,然而,卻沒有帶來預期的周邊效應,周邊商品營收不但沒有成長還反而下滑 3 成,季利潤也從去年同期的 700 萬美元大減至 200 萬美元,全年獲利目標因而調降近半為 700 萬美元。

夢工廠動畫的困境與憤怒鳥的情況可說有驚奇的一致性,那就是作品本身下載數、票房、收視仍然火熱,周邊銷售卻熄火,這給內容產業一個明確的教訓:作品本身表現中上時,周邊卻可能表現很差,因為觀眾要極為熱愛一個作品,才會購買周邊商品,也就是說周邊商品是最紅作品的天下,中上作品無法拿到成比例的周邊市場。

柯匹能在夢工廠面臨的問題,在 Rovio 恐怕也還要再面對一次,Rovio 要改善周邊商品銷售,釜底抽薪之計,還是要重新將憤怒鳥推回消費者最熱愛的品牌,否則再挖角更多資深行銷業務人才,恐怕也難有明顯成效。

(首圖來源:Angry Birds 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