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天然氣進入熊市,廉價天然氣成為能源儲存最大挑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3 日 16:25 | 分類 能源科技 , 電力儲存 , 電池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 2015 年天然氣產量已經比 5 年平均值高出 4.5%,而且很可能會超過 2012 年的 4 兆立方公尺紀錄,其中德州產量在 2015 年 7 月達到史上新高,成為產量大增的推手之一,但需求方面,天然氣需求有三分之一為燃氣發電,但電力方面的需求卻正在下滑,加上預期 2015 年暖冬,2015 年冬季取暖需求開始的頭一個月,2015 年 11 月天然氣交貨價來到 2001 年以來新低。



2015 年 9 月底,天然氣期貨市場淨空頭部位增加 2.9% 來到 422,075 單,是 16 周以來最高,而淨多頭部位則減少 5.9% 來到 280,523 單的歷史新低點,可說天然氣進入熊市。在此同時,燃氣發電在奇異(GE)領軍下正在與能源儲存技術爭奪整合可再生能源的市場,而天然氣的低價趨勢,對這場戰局的優劣勢產生相當影響。

能源儲存派如綜合能源公司 NextEra Energy 看好到 2020 年,全美可能將不會再興建任何尖峰燃氣發電廠,而是由能源儲存取而代之,但奇異對此嗤之以鼻,認為最好的能源儲存,就是快速反應燃氣渦輪加上其軟體調控,雙方口水戰正盛,不過,最後市場上誰佔上風,還是取決於經濟,而天然氣價格就成為重要的決定因素。

《能源政策》(Energy Policy)期刊上發表的一篇新研究,以軟體模型計算能源儲存的兩大商業模式:頻率調整與尖峰轉移(能源套利),發現自 2008 年以來,兩者的潛在營收都明顯下滑,而下滑的程度與天然氣價格下跌有明顯的正相關,如以飛輪能源儲存提供電網頻率調整服務,天然氣價格需在每千立方英尺 7 美元以上才有獲利空間,但在當前的低天然氣價位經營則會遇上顯著困難。

尖峰轉移服務也面臨類似情況,大規模能源儲存服務在 2004 年到 2008 年時,損益兩平成本在每度容量成本 300 美元,至 2015 年受惠於能源儲存技術進步,成本下降、效率提升,損益兩平成本已經降至每度 100 美元,然而市場需求卻還是疲軟,因為低天然氣價格持續打壓能源儲存的營收潛力。

 

能源儲存終有出頭的一天

可以說,兩場產業革命正在互相干擾:所謂「天然氣革命」也就是頁岩氣的蓬勃發展,打擊了能源儲存革命,推遲了能源儲存的發展好幾年。

據美國能源資訊局(EIA)統計,發電用天然氣於 2008 年創下每千立方英尺 12.41 美元的高峰以後,在當年年底就落到 6.9 美元,此後經常在 5 美元以下,而燃氣發電的電力成本主要來自天然氣本身,燃氣電廠的資本支出相對來說相當便宜,發電成本主要來自燃料成本,因此低天然氣價格直接反應到低電價,而燃氣發電彈性高的特性則讓燃氣發電與能源儲存迎頭對上,就如同奇異與 NextEra 之爭中雙方的敘述。於是,不論何種能源儲存,從飛輪、抽蓄水力發電到鋰電池,在低天然氣價格的經濟環境下都難以獲利,因為把能源儲存起來到尖峰使用,還不如尖峰時打開燃氣電廠。

不過這並不表示能源儲存完蛋了,只是解釋了能源儲存之所以至今發展遲緩的原因,事實上,2015 年能源儲存產業發展相當良好,這是因為特斯拉(Tesla)為首的各相關企業尋找住家、企業與商業建築的利基市場,不與天然氣在大型電網市場直接競爭。

另一方面,頁岩氣井的特性是產能衰退速度遠比傳統氣井更快,過去許多專家因此認為天然氣供給將很快開始逐步遞減,價格將因而緩步走升,但產業界提升頁岩氣開採技術的能力讓專家跌破了眼鏡,由於裂岩技術提升,使得產能提升超過舊井衰退的速度,造成供給持續上升的現象,不過,天然氣畢竟蘊藏量有其極限,技術再怎麼進步,終有供給衰退的一天,另外,低天然氣價格也一樣不利於頁岩氣新技術與新產能的開發,市場原理會自動限縮供給,使價格回穩。

相對的,能源儲存的技術逐漸成熟,成本正快速下降,逐漸能在低天然氣市場下打出一片天。或許如果天然氣價格不是這麼低,能源儲存產業會發展更快,不過,在雙方成本此消彼長的情況下,能源儲存最終仍有勝過天然氣的一天,只是目前時機未到,恐怕還得在天然氣熊市下多忍耐一會兒了。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