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滿檔是一種榮耀? 十九世紀哲學家談忙碌是最荒謬的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4 月 19 日 12:38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現代人生活步調愈來愈快,在科技推波助瀾下,人們不但失去耐心,也不再專注,多工甚至被吹捧成一種工作能力。現代人已經不知道放空為何物,好像滿滿的 “schedule” 才能證明自己存在。但被譽為存在主義之父的十九世紀丹麥哲學家齊克果 (Søren Kierkegaard) 說,忙碌是他認為最荒謬的事。



他說,「對他來說,在所有荒謬的事情中,最為過的就是忙碌,一個人終日忙於食物與工作,他們到底完成了什麼?」學者解讀這段話,認為齊克果探討的是,忙碌會讓一個人分心,以致於無法思考真正重要的事情,譬如你是誰,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忙碌的人把時間填滿,總是在找事情做,但是他們沒有指導人生的原則,因為對他們來說「任何事都很重要,但卻也沒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齊克果認為,沒有回答關於生命關鍵且可怕的問題,無法找到統一的目的,人就無法發展自我。

齊克果說那些沒有統一目標的人叫做心懷二意,而導致忙碌。忙碌與缺少自我是雞生蛋的問題,如果你沒有自我,當然不會去意識到這個問題,才會永遠保持忙碌。齊克果認為生活最重要的是意識當下。

他寫道,「不快樂的人總是缺乏自我,從來沒有讓自己存在過。」換句話說,沈迷在未來目標,永遠都忙於一些遙遠的事情,是讓自己脫離當下現實的方式。若不去思考生命的答案,而過著心懷二意的忙碌生活,就可能會變得害怕做承諾而錯過人生中一些重要的事。

要是齊克果活在現代,看到低頭族一刻停不下來,不是在看 Netflix,就是看 Facebook 上有多少個讚,看 Instagram 上的表像來評估一個人,而再也不沈思,對當下的時刻不再投入,不知會作何感想。

其他哲學家認為,齊克果眼中的忙碌,也是偷懶的一種形式,因為忙碌是以一種精神淡漠的形式,讓自己拒絕從事真正有意義的工作。忙碌是現代人的共同缺陷,雖然科技又擴大了忙碌的程度,但並非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徵,除非我們有意識讓自己注視當下,思考更大的問題找尋生命意義,否則庸庸碌碌的人生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首圖來源:Flickr/Z S CC BY 2.0) 

關鍵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