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COMPUTEX 談台灣資通訊產業轉型之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4 日 10:30 | 分類 晶片 , 汽車科技 , 物聯網 follow us in feedly

2016 年「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已於 6 月 4 日落幕,今年以「建構全球科技生態系」的定位著重產業四大趨勢主題:物聯網技術應用、創新與新創、商業解決方案及電競。以此四大方向揭櫫 COMPUTEX 全面升級啟動轉型方向。COMPUTEX 不只是一個大型國際展會,而是牽動台灣資通訊與半導體產業的命運,今年踏出了全面升級轉型的第一步,值得肯定,本文為資通訊展會轉型的重要性分析一二。



COMPUTEX 主題與方向並非一成不變

綜所皆知,展會的主要收入來源來自參展廠商。故展會在籌辦之初,規劃展覽主題即是為了吸引參展廠商,其也是展覽成敗的主因。而企業決定是否參展的主要因素,即是展會的特質與主題是否符合公司目前產品走向,由此可知展會與參展廠商相輔相成,兩者缺一不可。而企業常見的轉型與創新已是許多大學企管、商學系所研究的主題,在企業也終日面對轉型與創新之際,展會也須跟著不斷轉型也就不難理解。

企業永遠需要轉型面對不斷的挑戰,尤其以資通訊半導體廠商,面對科技日新月異,所遭遇的變化更是常見。過去資通訊廠商所面對的變化大致可分兩種,一種是潮流趨勢,另一種為破壞式創新。整個資通訊潮流自電腦發明以來,體積不斷縮小,從教室般大小的電腦,微縮至個人電腦再到隨身口袋可裝的平板電腦。而破壞式創新則是以全新技術材料或是全新的遊戲規則取代原有產品。

 

資通訊產品趨勢來自半導體製程微縮

透過半導體製程的微縮,目前許多穿戴式手環內微處理器運算能力早已超越 60 年前教室般大小的電腦,在此潮流趨勢下,60 年來造就了許多產品、企業甚至產業部落的興衰。個人電腦興起就是此類的典型案例,80 年代自從 IBM 與 Apple 相繼推出了個人電腦,造就了微軟與英特爾兩間小企業的興起壯大,同時也開啟了台灣成為(個人)電腦王國的契機,不只帶動 Acer、ASUS 等個人電腦品牌,個人電腦內部周邊的關鍵零組件也幫助網通產業、光碟機產業、主機板產業、DRAM 產業、晶片組產業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

摩爾定律的半導體微縮雖然讓台灣在資通訊產業從無到有,但隨之而來也造就了不少危機。隨著半導體微縮,越來越多的晶片整合成為系統晶片(SOC),導致原來為合作伙伴企業成了競爭對手。Layer 2(L2)快取的例子即是台灣產業遇到危機的典型案例。在 1994 年英特爾推出 Pentium Pro 以前,L2 快取皆為在主機板上的獨立晶片或模組。尤其在 80486/Pentium 的年代,台灣為 L2 Cache 的靜態記憶體(SRAM/PBSRAM)最大的生產國,當年聯電與華邦有相當大的營業貢獻皆來自 SRAM,但隨著 Pentium Pro 的推出,台灣的 SRAM 產業馬上遭到致命的打擊,整個營業額瞬間降至零(因為 L2 快取已經內建在 CPU 內,無須再另外購買)。

 

破壞式創新業界第一也倒地,面對危機需不斷轉型

另一個對資通訊產業威脅甚大的即是破壞性創新。歷史上最著名的案件即是電晶體的發明取代真空管。而另一個經典的案例即是數位相機興起取代傳統底片攝影。在 1980 年代當年世界上市佔率第一的柯達,就因為沒有跟上數位相機革命而在 2012 年宣布破產;而現在搖搖欲墬的 SONY,卻因為當年專注全新數位攝影元件(CIS),而免於落入跟柯達相同的命運。科技的變化如此激烈,各企業對於如何轉型以因應全新變化的局勢,當然更謹慎小心。

企業面對科技的劇烈變化,唯有不斷調整方向的企業才足以生存下去,歷史上最經典案例就是剛過世的 Andrew Grove 帶領英特爾從最主要 DRAM 製造商轉型成為微處理器大廠。而以上述台灣例子為例,當面對 CPU 整合原先生產的 L2 Cache,華邦轉型為製造 DRAM,近年面對家用 PC(Commodity)供需變化過大,不利永續發展而更進一步轉型專做利基市場。而同樣面對數位攝影時代來臨,上世紀 80 年代僅次柯達的富士軟片及時轉型,發現公司數十年累積在研發底片上的抗氧化技術,可以利用於人類抗老商品,而從消費電子企業轉型為保養品廠商,得以逃過數位攝影海嘯的滅頂。

傳統的資通訊潮流透過半導體微縮導致產品體積越來越小,從個人電腦(筆記型電腦)到目前的個人行動裝置(如智慧型手機),甚至到穿戴裝置,未來物聯網並不只是單純跟著潮流趨勢變小而已,而是將會與更多不同產業建立連結。例如智慧型手機將過去各自獨立的個人電腦與電信產業相互融合,除了智慧汽車、無人車將資通訊技術融入傳統汽車業外,另外物聯網兩大跨領域結合產業──FINTECH 與 BIOTECH 即是將傳統資通訊產業與金融(FIN.)以及生醫(BIO.)連結。打破產業的界線對企業而言,面對的難題只會更多,除了過去本業同行的競爭外,更多的威脅來將自異業的對手,企業轉型的議題將更加棘手。

 

展覽轉型概念與企業相同

根據以上企業面對轉型的議題,面對企業客戶遇到的難題,展覽也需因應不同變化調整展覽主題與方向,否則將如公司相同被潮流淘汰。例如在 2000 年以前,個人電腦為資通訊產業主要產品,當時電腦大展除了目前的 Cebit 與 COMPUTEX 外,還有美國的 Comdex,但此展在 2002 年就已併入 CES 底下,如果每年展覽推出主要議題與展區無法創造亮點,甚至跟上主流,名聲再大的展覽也無法吸引到企業參展,終究走向沒落的命運。例如近年來最紅的世界行動大會(MWC)並非一直使用此名,而是透過近年來個人行動裝置大爆發,瞬間吸引全球目光,該展也一併改成 MWC 以呼應此潮流。

近年來資通訊國際大展最大的轉型與異業結合當屬智慧車的討論。兩個過去歷史產品完全不同、核心理念也南轅北轍的產業卻因為智慧車相距在一起。資通訊產品性質追求低價、大量、快速變化,而汽車產業重視在不同溫度環境皆須安全、穩定的設計要件完全不同。傳統 BMW 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只限於 Benz,而是包含 Google、Apple 甚至新興的 Tesla 業者。為了因應此未來重大趨勢議題,資通訊界與汽車界國際大展近年來主打智慧汽車,如 BMW 就選在 CES 2016 發表新車,而國際上最大的車展──法蘭克福車展(IAA 2015)也見到了 Google 與 Samsung 參展。

 

COMPUTEX 的品牌概念

相對於 MWC 為利用近十年行動概念崛起,COMPUTEX 較 MWC 有另一優勢為其數十年與台灣個人電腦及周邊產業一同崛起,在國際上擁有一定品牌概念。事實上就筆者了解,許多國外如德國、印度展覽或媒體業者非常希望能與 COMPUTEX 合作,比照 CES Asia 或 MWC  Shanghai 進軍新興國家當地市場。品牌累積並非一朝一夕可及,展覽與企業品牌相同,企業傳達一個永不改變的品牌願景、核心理念給消費大眾,但生產的產品卻可以根據市場變化而不斷轉型,或許 COMPUTEX 主辦單位可以參考過去英特爾或 Acer 的案例參考,英特爾與 Acer 為了讓客戶知道公司強調轉型的決心而重新設計 logo,雖然本身字元不變,但透過改變英文大小寫或者變更不同字體,視覺上傳達與過去不同的概念。COMPUTEX 本身字元可以不用改變,但卻可改變其字體來強調目前想要轉型的方向。

 

COMPUTEX 2016 力求轉型的努力仍值得肯定

COMPUTEX 跟著台灣資通產業過去因個人電腦一起壯大,雖然錯過了個人行動裝置的潮流,但 2016 年開始揭櫫的轉型議題,揚棄過去跟著 Wintel 的個人電腦步調,而透過創新與新創的精神,持續專注於物聯網技術應用,並利用台灣現有完整資通訊供應鏈的優勢發揚解決方案,以及台灣產業在過去數十年在 PC 累積的周邊(例如顯示板卡、鍵盤、機殼散熱)經驗發展電競議題。此等轉型改變的確頗有亮點,畢竟台灣不能再走過去大量、低價以及代工的老路,未來物聯網的特色-小量、多樣、跨領域的特質其實頗適合台灣產業發展,因為物聯網不需太強大的硬體,主要門檻在於透過內容、服務達到跨領域的異業整合,而台灣處於美日中的交界,歷史上擁有各不同文化的融合,政治文化也容許創新、跳脫框框的思考,希望此改變可以帶領台灣台灣資通訊產業持續繁榮。

(首圖來源:COMPUTEX)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