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年夏普老員工給郭董的真心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22 日 0:00 | 分類 職場 , 零組件 , 面板
財訊首圖

鴻海入主夏普後,不同的企業文化衝突引發疑慮,而外界對夏普能否重建成功也都抱持觀望。從夏普退休的液晶專家矢野耕三,特別提出他的觀察與建議。




鴻海集團收購日本夏普公司後,企業文化磨合,以及未來如何加速轉虧為盈,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曾經在夏普與鴻海都工作過的日本液晶專家矢野耕三強調,鴻海是夏普重建的最好選擇,但夏普要重建成功,最關鍵的還是夏普人要找回挑戰的精神。

在夏普工作 40 年退休的矢野耕三,1972 年進夏普,曾參與夏普計算機和電視等液晶技術的開發和量產,並擔任液晶生產技術開發本部長。從夏普退休後,2013 年擔任富士康日本技研社長,研發有機發光二極體(OLED)面板等,也被認為是夏普和鴻海之間的橋樑。

 

喚醒挑戰精神  當務之急

鴻海收購夏普後,富士康日本技研解散,矢野耕三轉任堺工廠顧問,日前剛退休。以下是這位日本液晶技術重量級人物對台日兩大公司的觀察,以及未來發展的建議。

問:什麼時候認識郭台銘的?

:1999 到 2003 年間,我從夏普被派到廣達電腦的時候,在工作場合見過他幾次。2013 年 1 月進鴻海前,接受郭台銘的面試。進鴻海以後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做 OLED。因為蘋果會採用 OLED,而郭台銘明確地說,他無論如何都要拿下供應商的門票。

關於 OLED 面板,當時郭台銘也知道鴻海的技術根本還不到可以對蘋果發言的水準。從樣品的品質來看,他自己也承認落後三星電子和 LG 電子很多。即使如此,他訂下明確的目標,就是當 OLED 成為顯示器主角的時候,鴻海一定要佔有一席之地。他一直認真思考,如何能夠追上先行的三星、LG,這種明確的態度真的很棒。

問:為什麼夏普陷入了經營危機?

:夏普原本是有挑戰新事物精神的企業,企業文化是准許年輕員工自由發言,也會採納各種意見,我認為經營衰敗的根本理由是挑戰精神消失了。挑戰精神消失的結果,導致決策速度緩慢,在關鍵的時間點無法迅速做決定,以至於在解決所有狀況的決策都太晚。

例如,我在夏普從事的最後一個任務,是把液晶工廠移到中國。我們當時在評估要和當地哪一家企業合作,但是選擇這個合作夥伴的速度不夠迅速。最後夏普和南京熊貓合作,但是在這之前有好幾個選項可供選擇。在夏普不能迅速做出決定的情況下,中國方面也發生變化,於是這些選項都消失了。

問:夏普員工對於進入鴻海旗下有什麼看法?

:的確有員工因為對鴻海這家企業和夏普的前途有疑慮,因此辭職。郭台銘似乎想盡力留住他們,但我認為沒必要去追走掉的人。

夏普是曾經瀕臨破產邊緣的企業,因鴻海出手相助,避免了破產危機,但是如果不徹底改變工作方法,還是會出現同樣的危機。辭職的人如果是因為不想改變一直以來的工作方法而離開,公司追上去挽留他們,好像是在告訴他們「不改變也沒關係」。

夏普的確有很多優秀的人才,我也認為「人」才是夏普的企業價值,但未來公司重建的成敗關鍵,也要看員工是否認知到「經營危機不只是經營者的問題,也是自己的問題。」

問:鴻海想留住員工嗎?

:今年春天相關訊息盛傳時,郭台銘就指示我:「我希望你想想看,要如何留住夏普員工的心。」日本人似乎認為郭台銘是無情的人,裁員不手軟,不過實情並非如此,尤其關於夏普,他比任何人都高估員工的價值。

 

年輕人加油  別只靠郭董

我曾是夏普的員工,所以之前在鴻海,我自認比任何人都了解夏普。我當時認為鴻海若要收購,適當的金額是 1,000 億日圓左右,證券和產業分析師的評價更低,多半認為產業價值是零。但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郭台銘提出他認為適當的金額,大約 3,000 億至 4,000 億日圓。他應該是認為如果什麼都不做就要請到夏普這些人才,需要花這麼多錢。

對像我這種深愛夏普的人來說,這也是難以想像的金額,郭台銘和我及分析師,是用完全不同的次元在評估夏普這家企業的價值。當時我真的很高興。

問:對夏普和鴻海未來發展的建議?

:首先對夏普,我希望它找回挑戰的精神。過去因為經營的因素,員工即使想振作也沒用,但是接受鴻海購併後,狀況已經改觀,他們會得到挑戰的機會。接下來不要再埋怨「經營者不好」、「公司不做決定」,我希望在夏普工作的每個人都發揮自己的意願和實力。

至於鴻海,我希望它完成夏普的重建。從夏普經營不善之後,我一直相信由鴻海重建是最好的選擇。在商業的世界,不可能凡事都一帆風順,但我希望它盡力完成。還有一件事,就是和夏普一樣,希望年輕人加油。現在鴻海的經營太倚賴郭台銘,這是鴻海最大的經營風險。郭台銘是極為罕見的經營者,不會再有人像他一樣厲害,但因為這樣就只聽郭台銘的指示做事,這樣不太好。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