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強打「司機溫情牌」!亞太總經理來台,請來司機跟政府喊話要新法不要重罰(更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06 日 18:32 | 分類 共享經濟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在交通部及立法院推動修正「公路法」,重罰 Uber 之際,Uber 亞太區總經理 Mike Brown 在 11 月 17 日寫一封公開信給總統蔡英文要求將共享汽車納入法規,今(6)日更親自來台,帶著一票 Uber 司機舉辦座談會,再次向政府呼籲, Uber 要一個共享汽車法規,而不是用前所未見的高額罰款懲罰,這會顯得台灣在創新方面走回頭路。




行政院交通部「公路法」和民進黨團提案修公路法,大幅提高汽車或電車運輸業違規營業罰鍰,罰款上限擬從現行最高 15 萬元提高到 2500 萬元。今天 Uber 舉辦座談會,指責政府「修法應該解決網路平台叫車爭議,而不是開罰民眾 2500 萬元」。

Uber 亞太區總經理 Mike Brown 說到,台灣這個國家在討論擁抱創新,討論「亞洲˙矽谷」,但是從 2500 萬高額的罰款,Uber 看到台灣政府並不擁抱創新,而且為會台灣超過 100 萬下載 Uber 的使用者、每月 1 萬以上活躍的 Uber 司機帶來負面影響。他強調,Uber 真心希望可以跟政府合作,希望有車輛共享的法規。他提到,在亞洲許多國家都有讓車輛共享有彈性空間的新法規,像是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甚至是印尼、越南,頗有指責台灣比這些國家落後的意味。

Mike Brown 也表示,在 Uber 過去跟交通部交涉的過程中,交通部要求 Uber 很多事情,像是要跟國內保險公司合作,讓每個司機都有商業保險;跟國稅局討論現有稅法,而 Uber 希望有一個如同「Netflix 稅」一樣的特別收稅的方法;試著跟國內計程車行合作,讓計程車可以使用 Uber 的科技。然而 Mike Brow 認為,Uber 答應政府許多要求,不過卻沒看到政府提出的新的車輛共享管理法,反而看到高額的罰款。

不過在被問到平台與司機之間是否為雇傭關係應納入勞健保、個人資料保護等政府和民眾都要求的問題,Uber 又不願多加回應,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說,要先有明確的車輛共享法規,再去討論這個問題。對於勞雇關係的問題,他表示目前跟 Uber 駕駛沒有勞雇關係,駕駛是使用 Uber 平台為他媒合乘客,但他想強調,在 Uber 上的駕駛都說他們很滿意彈性自由的開車時間,這是在討論車輛共享法規時必須要被重視的關係。

1206-Uber02

今日來到座談會的 5 位駕駛,有人是趁下班時兼差幫家裡多賺點錢,有人中年失業透過 Uber 全職開車養家活口,有人是單親媽媽只有在照顧小孩的閒暇才能賺錢,多數提到 Uber 給他們很大的工作彈性,此外網路叫車也讓他們省去在路上競爭的麻煩。若政府的規定是要他們具備職業駕照、繳稅,他們也表示願意配合,只希望政府能給他們一個賺錢的路走,「不要用 2500 萬這麼高的罰款在我們這些認真的人身上」。

然而,Uber 用斗大的字體寫出「開罰民眾 2500 萬元」的標語有誤導大眾只會罰市井百姓之嫌。

【12/7 更新】主管機關明顯就是要以重罰嚇阻 Uber 及 Uber 駕駛繼續上路,要 Uber 積極配合法規,因此才會做出這樣的修正。但在公路法中,該項條款會罰未依規定而提供運輸業的經營者,也就是同時罰司機和罰 Uber,絕不只是罰司機,且司機在開車賺錢的同時,已經有營利、營業行為,不應單單以「民眾」身分被看待;此外,由於 Uber 過去以來允諾司機會代為繳罰鍰並處理法律事宜,因此主管機關很清楚罰鍰是罰在 Uber 身上,但吊扣駕照期限延長的確會讓司機的責任加重。

若說到比例原則,交通部在公路法修正案中指出,汽車運輸業其最低資本額可達 500 萬元至 1 億元以上,為有效遏止非法營業行為,將罰鍰調高至 10 萬元以上 2500 萬元以下已經是參照公平交易法適度做出的調整。因此依這個說法,裁罰時也會考量是否合乎比例原則,個人資產、違規次數都是評估重點,不至於對司機開出高額的罰單。【12/7 更新】

至於 Mike Brown 來台會不會跟政府部會開會,Uber 方面表示目前沒有行程,也無法多加透露。 Mike Brown 來台主要目的是跟司機站在同一陣線。

 

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科技新報攝)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