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防止過勞死光修法還不夠,必須靠勞檢、罰款、適當薪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17 日 12:07 | 分類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去年 2015 年 12 月底日本知名廣告公司電通一名 24 歲員工自殺,被日本官方判定為過勞死,揭開日本職場文化的黑暗面,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希望改變這種僵固制度,同時讓彈性的系統能吸引女性勞動力,解決人口短缺的問題。日經新聞分析認為修法遠不足以改變現狀。



日經新聞訪問電通員工表示,電通廣告幾十年來都是這樣,客戶至上的原則,苦了勞工,但滿足了電通的榮譽。電通緊張的工作文化幫公司帶來與廣告主與政府的良好關係,電通也是日本最高薪的企業之一,吸引頂尖大學畢業生進去,電通在日本有 7 千名員工,在日本影響力甚巨。

但是社群媒體與網路廣告改變廣告業的傳統生態,原本傳統的行銷方式是業務對個別企業負責,並確保報紙與電視版面,現在網路廣告需要隨時更新資訊與發文,且網路廣告沒辦法產生太大獲利,卻又需要付出更多時間精神,需要的才能也與傳統廣告不同。

而電通過勞死的員工就是來自網路部門,2015 年電視廣告仍佔電通營收的 44%,因此電視廣告邏輯仍然是電通的主流原則,不懂科技的管理階層常常下達不正確又不清楚的指令,員工為了滿足主管的期待,過勞就是唯一的選擇。

過勞死事件被死者母親公佈之後,電通禁止員工在辦公室加班超過晚上 10 點,但是難以改變根深蒂固的企業文化,員工考量到與客戶的關係,不得不隨時待命。截至 2016 年 3 月,日本登記有案的過勞死來自疾病的為 96 件,同期間自殺或自殺未遂有 93 件。

日本之外的亞洲國家一樣有過勞現象,根據國際勞動組織數據,32% 的南韓勞工一週工作超過 49 小時,香港為 30%,新加坡為 25%,日本為 21%,但美國只有 16%,法國為 10%。中國類似事件也經常站上媒體版面,去年底騰訊遊戲開發團隊 30 歲員工突然在散步時驟逝,騰訊員工要求公司應改善職場環境,晚上 8 點前應讓員工回家。

2014 年阿里巴巴一名女主管在產假期間加班工作,後來因子宮外出血死亡。由於近年經濟擴張快速,每年中國有 60 萬過勞死案例,企業因為要將獲利極大化,使得勞工壓力愈來愈大,此外,中國勞工自己也希望能搭上中國經濟成長這部超速順風車。

雖然中國法律規定每週工時上限為 44 小時,但企業在員工合約上往往模糊解釋,每年仍有 3 千起勞資爭議,且有愈來愈多的趨勢。最大問題在於,過勞其實並沒有提升亞洲國家的生產力,根據 OECD 數據,日本與南韓每小時 GDP 分別為 41.10 美元與 29.80 美元,遠低於挪威的 86.60 美元,美國的 64.10 美元,德國的 58.30 美元。

日本的服務業生產力比起製造業相對較弱,日本必須在白領工作中利用數位技術。且國際勞動組織認為,較長工時的勞工通常呈現較低生產力,而短工時國家都是較高生產力國家。

美國一樣針對 18 個製造業的研究發現,工時增加 10%,生產力只增加 2.4%,長工時導致意外與疾病風險增加,等於增加企業與整體經濟成本。報導認為,法律必須合併嚴格的勞動檢查體制與罰款,才能降低類似問題,且必須給予適當工資,否則勞工只會拼命加班只為了加薪。

長工時有時候不見得是被迫,有些人喜歡工作,但是大多數人是因為錢,或是升遷機會而加班,但是對員工與經濟而言,不受約束的加班不是一個永續的方式。

(首圖來源:Flickr / Maxime Guilbot CC By 2.0)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