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總統川普邀約科技業領袖會面,為何 Facebook 執行長不親自出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18 日 6:12 | 分類 Facebook , 社群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這周,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邀集了近乎全美的科技公司領袖會面,據稱這場會面的目的,是川普希望能夠在他當選總統時,獲得這些科技業領袖的支持──畢竟有很大一部分的科技業領袖都曾公開反對過川普。




在這場歷史性的會議中,川普主動釋出善意,表示這些矽谷的大老們都可以跟未來的總統有著順暢的溝通管道,有問題可以隨時與總統溝通。

這些參加者包括蘋果公司的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亞馬遜的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字母公司(前身為 Google)的執行長賴瑞‧佩吉(Larry Page)與董事長艾瑞克‧舒密特(Eric Schmidt)、微軟的執行長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特斯拉的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而臉書則是營運長雪柔‧桑德柏格(Sheryl Sandberg)參與,馬克‧祖柏格(Mark Zuckerberg)成為該場會議中唯一缺席的執行長。

根據 Business Insider 報導,臉書發言人不願評論這場會議,當然也沒談到祖柏格為何並未出席這場會議。

祖柏格曾就川普的移民政策、墨西哥長城政策做出抨擊,認為川普的政策(在演說中沒有直接點名)將會影響美國未來的商業發展。當然他絕對不是矽谷大老中唯一一個就川普政策做出抨擊的人,但他卻是唯一在這場會議中受邀卻缺席的人。

過往抨擊,現在邀為座上賓

一直以來川普的政策就普遍不受到矽谷大老歡迎,包括他曾公開表達反對「網路中立」原則,並採用完全不相信網路中立的經濟學家傑佛瑞‧艾森納克(Jeffery Eisenach),作為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的交接成員,而他也曾砲轟過亞馬遜的壟斷行為(不過貝佐斯這次也是座上嘉賓),甚至曾在蘋果拒絕幫 FBI 解鎖 iPhone 時,號召大家抵制蘋果,而他重投化石燃料的「新能源」政策,也可能影響身在潔淨能源生態系一環的特斯拉。

不過他曾砲轟或可能影響的企業主現在都是座上賓,川普在邀集這些大老共同開會前,應該已經透過中間人斡旋,好讓這次的會面可以順利進行,也就代表川普過往曾大力抨擊過的政策或業者,成為了川普政府首要的安撫目標。況且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與 Uber 執行長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都願意加入川普的戰略與政策論壇,定期與總統就業務諮詢問題(編按)見面──相較於矽谷的其他領導型企業來說,Uber 與特斯拉更需要仰賴美國政府的支持。

編按:戰略與政策論壇還包括迪士尼執行長、波音公司執行長、通用汽車公司董事長、摩根大通執行長等著名企業領袖。

換句話說,祖柏格沒有出席這次的會面,理由應該不單純是「反對川普的政策」或政治理念不合,況且他在臉書董事會成員彼得‧泰爾(Peter Thiel)被發現捐款給川普時,就寄了一份內部信件給員工,表達意見多樣性的重要。對於現在的祖柏格來說,與其維持政治理念,不如想著如何能夠擴張臉書的版圖更為重要。

那,真正的理由可能是什麼呢?

擔心妨礙到新市場的進軍計畫

且讓我們將目光拉回 11 月底的一個新聞:臉書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演算法工具,可以在特定地區中遮蔽含有某些關鍵字的臉書貼文,這個舉動被認為祖柏格想要進軍中國的重要一步。

事實上,祖柏格對於想要讓臉書打進中國的野心不言而喻,他勤學中文、並多次訪問中國,甚至曾經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面,多項舉動都說明他正在籌備讓臉書可以進軍中國的方式。事實上,就曾有中國高層官員公開表示,希望臉書可以「發展先進的管理模式,並與中國互聯網企業共同努力並加強交流,讓這個成果惠及所有國家的人」。

這一切的一切,讓臉書進軍中國看起來越來越有可能,只是川普的行動打亂了所有的棋步。

從台灣總統蔡英文打給川普開始,就引發了川普對傳統「一中政策」的不滿,甚至在推特上發言表示美國過往太遷就於中國,此舉讓美中關係開始大為緊張,也引起歐巴馬公開呼籲,希望川普能夠謹言慎行。

但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川普的行動很明顯已經讓北京掛不住面子,而對距離進軍中國可能只差一步的祖柏格來說,如果在此時答應川普的邀約,等同於跟著川普賞了北京一巴掌,在此時與川普會面可能並非明智之舉,而妥協的方式就是讓同樣享有廣大名氣的營運長桑德柏格出面參與,以避免讓臉書進軍中國的計畫再生波瀾。

臉書可能進軍中國的消息,早已遭到許多網路自由支持者的攻擊,認為臉書已經捨棄了言論自由的重要原則,而這也是當初祖柏格不斷強調的核心價值。

但從包括推出各種臉書上的產品、打造無線網路飛行器等,甚至多次拜訪中國、打造地區專屬遮蔽用演算法時,我們很明顯看到祖柏格的野心只有一個:就是讓臉書可以真正進入全世界,而進軍中國就是臉書想要擴張至全世界的重要戰略。

打進窮的國家就用錢,利用免費的網路飛機獲得影響力;而要打進一個限制言論的國家,就為他打造審查用演算法──只要這個國家的市場潛力夠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