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喬認錯:我心太軟,應該兩年前就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14 日 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 雲端 follow us in feedly

智商 160、Google 第一個硬體工程師,幫 Google 提升用電效率,發明台灣第一個交通號誌控制系統,這些,都是和沛科技執行長翟本喬的傲人本事。



過去,大家常看到翟本喬在公開場合談創新,上媒體針砭時事,卻忘了他其實是一家公司的經營者,鮮少有人清楚和沛的產品和經營狀況。

和沛專注於雲端儲存業務,提供企業客戶公有雲和私有雲的儲存服務,號稱比亞馬遜雲端等國際公有雲更便宜迅速。過去三年多來,包括宏碁和資策會都曾跟和沛合作。

郭台銘曾表示,鴻海將轉型為以大數據為中心的企業,和沛被視為鴻海布局雲端的棋子之一。當年郭台銘只花了 3 天就決定投資和沛,兩年來共注資三億多,佔股 46%,是和沛科技的最大股東。看似一切上軌道,天之驕子卻遇上人生最大挑戰。

坦承自己不是好管理者,鴻海多次暗示他:錢燒太兇了!

1 月 3 日和沛員工向媒體爆料翟本喬宣布裁員八成員工,7 個小時後,他在臉書公告,因關閉一個尚未公開的公有雲平台必須裁員,但並非如外傳的員工 120 人、裁員八成。

他澄清和沛共有 90 名員工,至少一半會留下來,真正需要裁員的人數約十來人,有二十幾名表達自願離職的員工,已找到下一份工作。

事實上,鴻海曾多次暗示他,錢燒太兇,他坦言,「其實是晚了一點,我應該兩年前就開始了(精簡人事)」。以下是專訪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在臉書上提到這次裁員,是因為合作夥伴針對市場前景改變產品規畫,是怎麼回事?

翟本喬答(以下簡稱答):是因為禮拜五(2016 年 12 月 30 日)合作的夥伴突然說他們的產品要收掉,那我們這個東西(公有雲)怎麼辦?我們本來計畫就要開始上線營運,開始有營收,就忽然沒了,我們就趕快調整。

問:之前有媒體報導說,鴻海那邊早在半年前,就要您裁員五成,但是您不肯?

:以鴻海的立場當然會覺得說,你這個裡面戰力最強的到底是哪些人,你是不是可以少用一些人?可是對於我來講,我要吸引人才的時候,我要以什麼方式?可是現在看一看不行,這樣燒錢真的燒太多了,既然團隊水準已經建立起來,其實是應該要精簡然後要有效率。

問:鴻海實際上是怎麼建議的?

:是有建議就是說……你知道嗎?我們對於幸福企業的定義不一樣,一般人的幸福企業是要過得很快樂,鴻海定義的幸福企業是有賺錢的企業才叫做幸福企業,所以他們就覺得:要不要試試看我們的方式啊?

問:你有被說服嗎?

:其實也是有,因為我自己管理上看到我有一些問題,不可諱言,我的管理不是那麼強。我隨時都在自我檢討,他們都說我心太軟,我過去半年開始練習,怎麼狠下心來,不好的人就是要裁掉。

問:在什麼方面你覺得自己沒有足夠收斂?

:第一個產品規畫,畢竟說在技術方面,我還是比他們(指年輕工程師)多看到一些東西,我應該要更緊密去看技術的設計。

所以少在外面接演講,有一次在電話會議上,講一講郭董就說:「不要再搞什麼選舉了,好好把這件事情做好!」(翟本喬曾於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期間擔任其顧問)給他留下這樣的印象,的確是不好,所以我要改。

問:走過這一遭,你自己最大的學習是什麼?

:對的事情要趕快去做,很多事情我知道是對的,但是一直狠不下心去做,一直到環境逼迫非做不可,我才去做。

(作者:李欣宜;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