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空軍部署大氣層外飛彈攔截防禦,高中低防禦網全面完成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23 日 15:19 | 分類 尖端科技 , 航太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以色列面臨周遭許多敵對勢力的飛彈、火箭威脅,為此開發的防禦系統中,最有名的是用來對抗火箭威脅的「鐵鐘罩」(Iron Dome),2010 年開始部署在迦薩與黎巴嫩邊境,攔截火箭彈成功率達 9 成以上,讓哈瑪斯的火箭攻擊無用武之地。但以色列並不只是打造鐵鐘罩這樣的低空防禦系統,而是短中長程、高中低空全面規劃,2017 年 1 月 18 日,以色列空軍正式部署箭式三型(Arrow-3)彈道飛彈攔截飛彈系統,可在大氣外擊殺彈道飛彈。



箭式被視為是當今最先進的飛彈攔截系統之一,箭式三型部署之後,以色列的飛彈防禦可說終於成為完成體,在大氣外階段有箭式三型,中長程有「大衛彈弓」(David’s Sling)與箭式二型(Arrow-2),短程有鐵鐘罩,可說全面「武裝到牙齒」,不論是面對哈瑪斯自加薩走廊、真主黨自黎巴嫩南部的火箭彈攻擊,或是來自假想敵伊朗的長程飛彈攻擊,都可層層攔截,節節應付。

箭式三型每顆飛彈造價 220 萬美元,由以色列與美國共同開發,以色列方面由國營企業以色列航太工業(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負責,美國則有美國國防部以及波音公司(Boeing)參與,美國並分擔部分開發經費,一如美國也同樣資助以色列開發鐵鐘罩與大衛彈弓。

箭式三型與二型都使用以色列航太工業子公司埃塔系統(Elta Systems)研發製造的「綠松」(Oren Adir)預警雷達系統,箭式二、三型之間彼此系統相容,資訊可完全共享。參與開發的企業還包括以色列軍火廠拉法葉先進國防( 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 )、以色列軍工(IMI Systems),以及以色列電偵通訊廠 Elisra 提供指管通情(C3I)系統「金香櫞」(Golden Citron)。

小國防衛自身的典範

以色列從開始開發箭式飛彈至今已經長達 30 年,箭式三型在 2013 年開始測試,2014 年試射失敗,但在 2015 年 12 月時試射攔截成功,如今交貨給以色列空軍正式佈署。當敵國對以色列發射攜帶核彈頭的彈道飛彈,箭式三型可在大氣層外,距離以色列相當遠處,就予以擊殺,避免擊毀核彈頭產生的有毒放射性物質飄落以色列國土。而箭式三型的攔截範圍之遠,可讓以色列有更多應變空間,當第一發箭式三型飛彈落空,以色列還來得及發射第二發前往攔截。

若運氣差到兩發箭式三型全數落空,接著輪到箭式二型出動,箭式二型飛彈此次在雷達與尋標技術上也跟著箭式三型一起升級,如今以色列空軍所擁有的箭式二型四式(Arrow 2 Block 4)相當先進,足以攔截所有中長程的飛彈與重火箭威脅,如此層層截擊,可確保敵方長程彈道飛彈與中長程飛彈都無法對以色列產生威脅,而火箭彈等近距威脅,則由鐵鐘罩對付,三層系統交織,滴水不漏。

以色列原本在中程飛彈防禦方面使用美國的鷹式飛彈(MIM-23 HAWK)與愛國者飛彈(MIM-104 Patriot),但是以色列深深覺得兩者的能力有待改進,希望能更完善其戰區飛彈防禦系統,此外也想發展大氣層外擊殺的反彈道飛彈能力,因此在 1986 年以色列與美國簽訂合作備忘錄共同發展箭式飛彈,稍後 1990~1991 年波灣戰爭中,愛國者飛彈攔截飛毛腿飛彈的效果差強人意,更讓以色列決心推動箭式,以應對周遭敵人與假想敵的飛彈威脅。

1989~2007 年,箭式研發經費就高達 24 億美元,雖然美國支付 5 成到 8 成預算,但以色列每年出資額度也達 6,500 萬美元,相當於 20 億元新台幣。初期的箭式一型多次試射失敗,終能成功發射且攔截目標後,又因為太過笨重,改發展較為輕巧的二型,箭式二型最早於 2000 年開始部署。另一方面,2006年起,由拉法葉與美國雷神公司(Raytheon)共同開發大衛彈弓,2007 年發包打造鐵鐘罩,以色列的飛彈防禦體系逐漸完成。

從以色列早在波灣戰爭愛國者飛彈攔截飛毛腿飛彈威脅之前,就已經規劃箭式飛彈,30 年生聚教訓,一直到箭式二型部署、大衛彈弓、鐵鐘罩,以至於如今箭式三型部署,可以看見一個積極面對國防威脅的國家,步步為營,具有長期戰略思考、按部就班進行國防建設規劃,這樣的決心、毅力與遠見,可謂小國防衛自身的典範。以色列的強悍防衛決心,更讓美國願意出資與其共同開發先進防衛武器,而非只想賣過期軍火賺一筆,台灣在羨慕之餘,或許也應見賢思齊,思考以色列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首圖來源:影片截圖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