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經幫你擺脫酒精依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24 日 11: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酒精已被人類釀造飲用約一萬年了,在 2014 年的報導指出近 87% 已滿 18 歲美國人中,他們一生中至少喝過一次酒。儘管隨處可見,酒精卻是個非常容易讓人上癮的物質。估計在美國就有 1,630 萬的成年人有飲酒問題,且約 9 萬人死於酒精相關因素。出於以上原因,數千名研究者致力於了解人們渴求酒精的理由,以及如何遏止。



杏仁核中的酗酒神經元

先前的研究已指出杏仁核中神經元的某個特定區域和酗酒有重要關聯,這塊區域只佔了杏仁核全部神經元的 5%,位於杏仁核中央。如果頻繁飲酒,就會活化神經元,喝得越多,活化的程度就越高,將導致更嚴重的酒精成癮。

來自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TSRI)的研究人員根據這些已知結果,開始研究此酗酒神經元是否可以控制。主要作者佐丹奴‧戴吉列爾默(Giordano de Guglielmo)設計了一種特殊的老鼠模型,牠們這塊區域會表現特定的蛋白質,讓團隊可以觀察酗酒神經元是如何活化。

利用蛋白質當標記,這些研究人員注入只會使酗酒神經元失活的物質,使其有效地失去作用,而結果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這些老鼠會完全停止想喝酒的衝動,且這種轉變不是一時,只要老鼠持續被監控,這樣的行為就會一直存在。由於效果比想像中強烈,團隊接連做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實驗,每次結果都相同。亦即,只要杏仁核中的酗酒神經元失去活性,對酒精的需求就會消失。就像研究的領導者歐利維亞‧喬治(Olivier George)所說:「彷彿忘了對酒精的依賴。」

今日醫學新聞訪談時,喬治解釋了他如此驚訝的原因。「在以往使用藥物的情況下,我們通常只能觀察到減少 20~40% 的酒精依賴,而且長時間飲酒後會需要日常治療。然而在這次實驗中,所有情形只有一個:回復成正常飲酒,而且沒有重大的副作用,這是非比尋常的結果。也許這代表我們找到了酗酒的罩門。」

有趣的是老鼠仍有動力去找糖水來喝,證明大腦的獎賞系統並沒有完全短路,這些老鼠也脫離了酗酒帶來的影響,比如顫抖。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研究團隊還找到了喝到爛醉和酒精上癮的區別。將酗酒神經元關掉後並不會對非依賴性飲酒產生影響,大腦只會另闢蹊徑然後繼續執行飲酒的命令,只有酗酒才會被抑制。

前途一片光明

研究者的下一個挑戰是追查酗酒神經元是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形成,且一如往常必須藉由人體試驗確認人體是否有相同結果。被問及團隊下一步該怎麼走時,喬治回答:「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利用光遺傳學反向控制神經元,把喝酒當做開關一樣隨意開啟或關閉。我們也正試著尋找這些神經元的標的物以發展藥物。」他們更將網子朝進一步的領域撒下,喬治說,他們團隊已經測試了老鼠對尼古丁和甲基安非他命的依賴性。今日醫學新聞問到,如果資金和技術的獲得沒有限制,會想要進行哪項研究?喬治答:「為了鑑定哪些蛋白質只要用小分子就可以當標靶,我會利用雷射捕捉這些神經元並估算蛋白質的量。找到之後就算不使用具侵略性的藥物遺傳學科技(包括大腦手術、基因療法以及腦部移植),也可發展出相同效果。所有技術都是可行的,問題只在於金錢。」

出現如此重要的成果,也許有朝一日,人們對酒精的依賴可以徹底根除。

(首圖來源:Flickr/David Phan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