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傳奇球員如何成為傳奇教練,「無招勝有招」席丹管理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0 日 9:32 | 分類 人力資源 , 名人堂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即使不是足球迷,也大多聽過傳奇法國球星席丹(Zinedine Zidane)。在大眾心中,席丹最有名的事蹟,就是 2006 年世界盃,為了挽救會外賽竟然瀕臨淘汰的法國隊,以 34 歲的老將之姿毅然復出「救國」,雖然體能不如年輕時代,仍以高超的戰術帶領法國隊一路挺進,屢敗強敵打進決賽。決賽中,因為對手挑釁,在延長賽時頭槌對方,遭紅牌下場,最終法國隊在 PK 大戰中飲恨而歸,席丹賽後退休,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足球生涯,讓世人感嘆不已。



(Source:Flickr/Channone Arif CC BY 2.0)

或許當年的不完美結局,暗示著席丹傳奇不會就這樣結束。球員生涯結束後,席丹又默默打造出一場全新的足球傳奇。

2010 年起,席丹擔任老東家皇家馬德里隊的特別顧問;2013 年時,皇家馬德里起用也是傳奇球星轉任傳奇教練的安切洛帝(Carlo Ancelotti)執掌兵符,席丹擔任安切洛帝的助理教練,在旁學習。2014 年,席丹開始獨當一面,擔任皇家馬德里青訓隊伍卡斯蒂亞(Real Madrid Castilla)的教練,這時,皇家馬德里本隊卻發生一陣亂流。

安切洛帝 2014 年率領皇家馬德里奪下睽違 12 年之久的歐洲冠軍聯賽(UEFA Champions League)冠軍,也因此獲提名 2014 年 FIFA 年度最佳教練的 3 位候選人之一,沒想到皇家馬德里卻不感念這樣的大功勞,只因 2015 年安切洛帝在強敵環伺下沒能奪下任何冠軍獎盃,就無情開除他,以貝尼特茲(Rafael Benítez)取而代之。貝尼特茲自認是戰術大師,但接任教練後荒腔走板,球員士氣低落,戰術也一塌糊塗,甚至經常出現球員擠到前場與後場,中場完全斷絕的糟糕現象,遭戲稱為是「5-0-5」陣型。皇家馬德里戰績崩盤,迅速開除貝尼特茲。

就在世人不看好之時,席丹接下燙手山芋,2016 年 1 月起成為皇家馬德里隊教練,執教 2015~2016 後半球季,卻能力挽狂瀾。皇馬戰績快速回升,最終西甲聯賽雖然沒能奪回冠軍,積分卻已相當逼近;在歐冠戰場上,席丹不過執教半季,就奪下歐冠冠軍,這樣的成績,許多人認為只是幸運,但是緊接著,2016~2017 球季,席丹第一個完整執教的球季,率領皇馬在西甲聯賽穩穩領先到最後奪下聯賽冠軍,在歐冠決賽更以 4:1 痛擊強敵尤文圖斯,創下 1992 年歐冠改制以來,唯一一隊連續 2 年奪冠的歷史紀錄。

席丹本人在傳奇的球員生涯中,也不過只得到一座歐冠冠軍獎盃,如今執教 512 天就拿了 2 座,效率之高可說前無古人,可能也後無來者。席丹的教練生涯瞬間比起球員生涯還要傳奇,連續奪冠的成就自然駁倒許多質疑聲浪。

席丹第一年奪得歐冠時,很多人看不出他的戰術有何特出之處,認為席丹只是好運,說皇馬就是有一批超強球員,誰來執教都可奪冠。但是,差不多同一批皇馬球員,在貝尼斯特的領導下卻分崩離析,即使是眾所肯定的名帥安切洛帝,也無法連年奪冠,更無法同時拿下歐冠與聯賽冠軍,因此,席丹的領導統御,顯然有極為特殊之處。許多觀察家開始認為,席丹在戰術上看似沒什麼特別,其實是「無招勝有招」境界。

比起其他教練,席丹的確有特殊優勢,他球員時代的傳奇風采讓球員自然折服,皇馬當家後衛拉莫斯(Sergio Ramos)與馬賽洛(Marcelo)表示,席丹執教的第一天就讓他們倍感驕傲,但席丹不只倚靠自己過往的傳奇歷史,他相當重視與球員之間的關係,認為:一個好的教練必須與球員親近,與每個球員都能保持密切關係,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這就是席丹管理學的第一步:人和為貴,與每個部下都保持親近密切的關係。

自古以來,不論東西方的名將都是如此,在東亞,春秋戰國時代的穰苴、吳起,都關懷基層士兵的生活起居,甚至為受傷士兵吸吮膿瘡;在西方,亞歷山大、拿破崙作戰時往往身先士卒,拿破崙更因此被戲稱為「小伍長」。

相對的,許多失敗的管理者犯的最大錯誤,就是高高在上、自命不凡,根本與基層隔絕,活在想像世界而不自知,很快就導致決策與現實脫節、危機連環爆。

建立深厚信任關係之後,席丹充分善用皇家馬德里的最大優勢:兵多將廣。席丹從運動科學的後勤觀念著手,每場比賽對球員進行大膽輪換,確保每個球員,尤其是重要的明星球員,能得到足夠的休息,在重要比賽中有最佳表現;同時,也讓板凳球員有更多上場時間,能累積經驗,又對球隊更有向心力。

這就是席丹管理學的第二步:後勤優先,充分休息不過勞。

身為球員的經驗,讓席丹十分明白,人的身體有科學上的限制,若休息不足,絕無可能「勤能補拙」,更會讓厲害的球員變得笨拙。

關於這點,皇馬最大對手巴塞隆納隊,可說是最佳對照。皇馬的 C 羅與巴塞隆納隊的梅西,是當前世界公認不相上下的足球雙傑,但兩人都不再年輕,需要更長的休息時間才能保持顛峰狀態。2016~2017 賽季,席丹讓 C 羅強迫休息,最後 9 場聯賽中,C 羅在板凳上坐了 4 場,巴塞隆納隊卻不敢不讓梅西出場。結果是,C 羅在球季末的重要賽事虎虎生風,最後 4 場聯賽中狂進 6 球,歐冠決賽中痛扁尤文圖斯,4 球中貢獻 2 球;梅西卻在整個下半季大多表現不佳,只偶有一兩場佳作,使巴塞隆納隊不僅無力爭奪聯賽冠軍,更在歐冠賽事對上尤文圖斯時,全隊兩場進球數掛零,慘遭淘汰。

許多錯誤的管理觀念以為「操爆」員工才厲害,殊不知員工得到充分休息才能發揮最大戰力,這點百年前的亨利‧福特就了然於胸。不僅球員如此,或是運用勞力的藍領勞工如此,其實就算「知識經濟」的白領員工也一樣如此。

席丹接手皇馬後,球隊傷病情況一直讓他十分頭痛,皇馬頻繁的賽事,以及遭球員詬病已久的醫療團隊能力不足,加上訓練不當,讓皇馬球員總一個個受傷倒下。C 羅與當家門將納瓦斯(Keylor Navas)在季初都因傷無法上場,10 月時重要的防守中場莫德里奇(Luka Modric)受傷,拉莫斯也在 10 月起負傷無法出陣 6 週,防守中場卡塞米羅(Casemiro)負傷無法上場 2 個半月、克魯斯(Toni Kroos)負傷 1 個月,年輕後衛瓦朗(Varane)負傷 2 個月。陣中與 C 羅同樣關鍵的球星貝爾(Gareth Bale)負傷 4 個月,連歐冠決賽都無法先發。

席丹為了從根本解決問題,接掌兵符後,關鍵首要是挖角,但不是挖角球星,而是自里昂隊(Lyon)挖角資深健身教練安東尼奧‧品托斯(Antonio Pintus)。經過一番角力,好不容易於 2016 年 7 月搶人成功,讓品托斯來皇馬重新規劃體能訓練,由後勤支援著手改善球員狀況。席丹也不只讓 C 羅輪休,在後半季,席丹大膽的幾乎將皇馬球員分成兩隊輪流上場,媒體戲稱為皇馬 A、B 隊,雖然讓許多球迷相當不習慣,但也的確有效控制球員過勞而表現不佳甚至受傷的狀況。

席丹的這種「後勤優先」觀念,正如《孫子兵法》說的「先勝而後戰」,當席丹確保球員都處於較佳狀態,球隊就已經勝券在握, C 羅、拉莫斯這些身經百戰的球星,自然能在場上取得勝利,席丹只要信任這些球星的戰場直覺,偶爾必要時對大局做一點指示,如此即可,完全不需要「微管理」。

這又是席丹管理學的第三步:信任部下,不「微管理」。

許多教練往往認為要管理到鉅細靡遺,例如前任教頭貝尼斯特,竟連 C 羅該怎麼踢自由球他都要管,企業界也不乏這種酷愛「微管理」的領袖,結果往往都是組織分崩離析。席丹恰恰相反,他讓每個優秀球員依照自己的特性,自然發揮最大能力,在戰術上看來,好像席丹都沒有什麼特別調度,在場上有如只是激勵球員的「吉祥物」,但看似毫無章法,卻穩穩地獲得一場又一場勝利。

席丹不僅得到獎盃與榮譽,更獲得球員一致讚揚。青訓出身、一度外租後回歸一隊的小將盧卡斯(Lucas Vazquez)盛讚席丹言出必行,答應「每個球員都會有表現時間」也的確做到,更激發全體球員有最好表現;C 羅也盛讚席丹的輪換讓年輕球員與沙場老將融合得非常好,更肯定席丹讓他充分休息,而能保持最佳狀態。

席丹的教練傳奇,或許最讓人驚訝的一點是:他並非一開始就準備好當教練。皇馬前球星卡卡(Ricardo “Kaká" Izecson dos Santos Leite)受訪時透露,當年他還在皇馬時,席丹剛回皇馬擔任特別顧問,那時席丹一點都沒打算要執教,他當時的理想是多與家人相處、享受生活,誰知過了 2~3 年,席丹開始懷念球場了,這才走上教練之路。

席丹在球員時代就以戰術頭腦聞名,但他擔任教練並非天縱英明。2014 年席丹擔任卡斯蒂亞教練時並沒有什麼特殊表現,席丹的教練能力來自腳踏實地的勤懇學習。他在法國受教練訓練,即使法國學程長達 3 年,比西班牙更久,他也在歐洲四處拜訪知名教練,向他們討教;擔任安切洛帝副手時,更在旁努力吸收,但席丹也遵從安切洛帝的建議:不要模仿任何人,而是要將學來的一切打造成自己的特質,創造自己的風格。

席丹辦到了,如今「席丹管理學」獨樹一幟,成就還超越安切洛帝,青出於藍更勝於藍,但這並非來自天才,而是發揮勤懇學習、組織能力,以及運用常識的綜合成果。席丹給我們最大的激勵,或許就來自於此:有些事的確需要天才,例如席丹球員時代的優異表現;但有些事,是可以靠著勤懇學習與科學方法來成就,一如席丹的教練成績。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