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必要性?研究:權力會造成腦損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3 日 12:06 | 分類 職場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先前研究發現有錢會讓人喪失同情心,且較不會關注他人的需求,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刊登最新研究發現,感覺權力也會造成類似的行為差異,長期下來甚至會導致腦損傷。



歷史學家 Henry Adams 將權力描述為「以殺害受害者的同情為目的的一種腫瘤」只是一種隱喻,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心理學教授 Dacher Keltner 一項長達 20 年的實驗證實,在權力影響下的受試者,行為就像遭受創傷性腦損傷一樣,變得更具衝擊力,更少的風險意識,且更重要的是,無法以別人的觀點看事情。

加拿大安大略省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神經科學家 Sukhvinder Obhi 則發現大腦也出現變化,他透過頭顱磁刺激機器觀察有權力者和較無權力者的大腦,發現權力實際上損害一個特定的神經過程,即掌管同情的鏡像神經元組,呼應 Keltner 的權力悖論神經學基礎,認為人類一旦掌權,就失去原先獲得的一些能力。

這種能力的損失已經以各種方式彰顯,2006 年一項研究要求參與者在其額頭上畫 E 字,以供其他人查看,這是一個需要從觀察者的角度看待自己的任務,那些感覺強大的人用自己的視角畫 E 的機會比其他人高 3 倍,但其他人看是反的。其他實驗發現,有權力者在辨識圖片中的某個人感覺,甚至猜測某位同事如何解釋某個言論時的表現較糟。

人們傾向於模仿上級的表達和肢體語言可能加劇這個問題,因為較無權力者沒有什麼考靠的東西可以讓人模仿。當別人笑的時候笑,或當其他人緊張的時候緊張,能夠讓人感受他人正在經歷的感覺,並提供一個進入他人心境的窗口,而有權力的人停止模仿他人的經驗,導致他們缺乏同情心。

鏡像是一種細微的模仿,無意識的存在我們的腦海裡,當我們看著某人執行一個動作時,大腦中掌管同情反應的區域就會開始運作,人們就會開始模仿,這是一種替代經驗。感覺有權力者的鏡像反應不是壞掉,而是麻痺。

研究指出,沒有一個人擁有永恆的權力,研究人員讓受測者回憶一段掌權的經驗,讓受試者感覺自己有權力,這時鏡像反應就會麻痺,不是真的腦損傷,但若這種感覺長期持續,大腦的功能可能就會真的出現變化。而且研究發現知識也無法發揮力量,就算提前告知受測者感覺權力可能會出現的影響,測試結果還是一樣。

雖然缺乏同情心會影響社交能力,不過有權力者的大腦出現變化或許是有意義的,因為權力可以讓人們排除周圍雜音,提升效率。但是現在權力仰賴組織化的支持,太過傲慢反而會適得其反。研究人員認為,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避免自己感覺有權,因為權力大多來自心理狀態,只要回想一段自己感覺沒有權力的時刻,大腦就能夠與現實溝通。

2008 年國際精神科專業期刊《腦》登出一篇文章描述狂妄症候群(Hubris Syndrome),作者 Lord David Owen 檢視百年來各國領袖的身心狀態,發現人只要掌握權力,就可能出現自戀、好動、過度自信的跡象,自詡為救世主,最後與現實脫節,發生不安或魯莽的行為,繼而愈來愈無能。

Owen 認為還是有一些方式能夠避免權力傲慢,譬如對自己反思、觀看平常老百姓的紀錄片、建立閱讀選民信件的習慣,但是權力的病態太過普遍,不太可能找到治癒良方。

(首圖來源:Flickr/OnInnovatio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