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激進調升時薪,研究指勞工反而損失 125 美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8 日 12:35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關於薪資爭議在全球蔓延,當台灣在爭取加班費,美國各州在爭調高最低薪資,但企業就算守規矩給了加班費,也會從別的地方縮減福利,永遠不會吃虧,美國也是一樣。華盛頓大學最新研究顯示,從 2014 年以來西雅圖最低時薪大幅上漲,可能反而使低收入員工每月損失 125 美元。



據 MarketWatch 報導,西雅圖自 2014 年以來將最低時薪提高到美國最高水平,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一開始就緊盯相應的社會效果,探討調高時薪對勞工實際上的利弊。

該研究估計,西雅圖在 9 個月內將最低時薪提高 37%,每個員工平均工作時間減少 9.4%。如果工作時數降低,提升時薪也沒有用,反而將平均低時薪的員工薪水降低 6.6%,損失 125 美元,對低薪勞工而言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研究作者承認他們的研究結果並非斷言認為提升最低時薪與許多批評者所說的一樣具有破壞性,在西雅圖失業或者工作時間縮短的勞工可能私下接了更多工作,或者在大都市地區找到其他工作機會。

華盛頓大學研究人員表示,有理由相信將最低時薪提高到一定水平以上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就業損失。這項研究不只針對餐飲,而是橫跨多個產業。

2014 年西雅圖通過一項法律,將每小時最低薪資逐步提高到 15 美元,2015 年 4 月份從 9.47 美元提升至 11 美元,然後在 2016 年 1 月上升至 13 美元,總共提升 37%,2021 年調升到 15 美元,即使沒有調升,西雅圖最低薪資已經是全美最高。

1990 年以來調高最低時薪受到激烈爭論,雖然較高勞動力價格傾向抑制需求,但兩者關係並不準確,許多變數會影響企業如何支付薪資,且在健康的經濟環境下,這些影響不太明顯。

柏克萊大學的薪資與就業動力學中心教授 Michael Reich 認為這份研究有缺陷,不應該看表面,他認為樣本量太小,且排除大型連鎖餐廳。Reich 最近共同撰寫一項研究,認為西雅圖的最低時薪上調並沒有傷害就業,但他們只針對餐飲業。華盛頓大學研究也認為調升時薪對餐飲業無影響。

即使學術界討論最低薪資上漲的優缺點,餐飲業正在採取一些影響深遠的變革,永遠改變就業的本質,一些較大的連鎖業者如麥當勞正在採用更自動化的設備,如電子點餐。麥當勞表示,如此可改善客戶的訂購體驗,不是為了應付最低薪資調升,但事實上,川普第一任勞工部長提名人 Andy Puzder 就曾表示,速食業自動化就是為了降低勞動成本。

全美國許多州已經將最低時薪提高到聯邦法律規定的最低每小時 7.25 美元,這是自 2009 年以來一直存在的標準。去年加州政府和紐約州政府簽署立法,最終將提高最低時薪到每小時 15 美元。

西雅圖市長認為快速調升最低時薪可以減緩貧富差距的問題,但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報導很實際,貧富差距是全球性的問題,且中產階級失落是數十年時間造成,光是急速調升最低薪資無法解決燙手山芋。

即使西雅圖薪資幫助許多低時薪的勞工,且能帶來政治效果,但不能代替進步的稅制、強大工會、創造就業機會的公共投資、優質的教育和職業培訓,也不能解除人民對高階經理人天價報酬,對待勞工則如商品等惡劣手段的不滿情緒。

(首圖來源:Flickr/Etha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