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巴尼亞難民的美國夢,打造 1,200 萬美元規模客運平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29 日 8: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網路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美國是全世界人民嚮往逃離貧困壓迫、尋求真正自由的「美國夢」之地,然而各個年代先後來到美國的移民,往往都還困於社經地位的底層,要一兩代的奮鬥才能翻身,但對少數特別努力或特別好運的幸運兒來說,美國仍然是能實現美國夢的樂土,即使一無所有的政治庇護難民,也能功成名就。



這個美國夢的故事從一場毀滅國家的龐氏騙局風暴說起。1991 年起,阿爾巴尼亞開始連續興起許多龐氏騙局老鼠會,老鼠會很快就倒閉,老鼠頭捲款潛逃,但是整個阿爾巴尼亞社會都妄想自己能成為頭幾隻老鼠,靠老鼠會一夕致富,或至少賺取老鼠會提供的鼠餌:高達 100% 的利息。結果是老鼠會此起彼落,倒了一家又有更多家冒出頭,當時執政的政府以為老鼠會能促進經濟,竟然睜隻眼閉隻眼,有些官員還參與老鼠會。到 1996 年阿爾巴尼亞老鼠會進入瘋狂的最高峰,但老鼠會的特性就是必定會崩潰,阿爾巴尼亞老鼠會全面倒閉,1997 年初政府凍結老鼠會公司,早已來不及,全國陷入嚴重經濟風暴。

人民怪罪政府害他們失去畢生儲蓄,立即起而暴動,1997 年 1 月起阿爾巴尼亞全國大規模暴動,3 月時人民攻入軍營奪取武器,暴動演變為內戰,反抗軍很快佔領阿爾巴尼亞除了首都以外全境,全國陷入無政府狀態,最後靠北約介入才恢復和平。阿爾巴尼亞也成為人類史上少數因龐氏騙局而內戰的國家。

阿米爾‧哈里斯(Armir Harris)回憶 1996 年時阿爾巴尼亞已四處都是暴力,全家有 8~9 個月不敢讓小孩上學,他母親決定帶著阿米爾與妹妹一起逃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抵達美國時,全家只有 2,000 美元,只能尋求提供無家可歸遊民住處的慈善機構暫居,從一家輾轉到另一家,母親在餐廳擔任非法清潔工,讓阿米爾與妹妹在她清理餐廳時睡在餐廳的座椅上。

2 年後,叔叔也來到美國,家族搬遷到北卡羅萊納州的夏洛特,叔叔開始開計程車,之後買了輛小巴經營派對接送。叔叔請不起員工,於是全家族包括阿米爾與母親統統加入,幫忙清潔小巴、算帳、發車、接訂車電話等等。阿米爾考上巴士駕照後,還負責開車去加油、整備,且阿米爾還自學 HTML,為家族事業寫網頁。

阿米爾曾以網球專長進入波士頓大學,在波士頓大學他認識未來的營運長馬瑞克‧列維(Merrick Levy),但阿米爾很快發現他的天分不足以成為頂尖網球選手,一旦離開網球隊,沒有相關補助,波士頓大學的學費貴得難以負擔,阿米爾只好轉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最後還是輟學。就在他搭車回家時,他想起家族事業還需要他幫忙。

2012 年時,機會來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於北卡羅萊納州舉辦,籌備單位聯絡他的叔叔,要求協助提供 60 輛巴士,為期 2 週,接駁參與大會者從亞特蘭大到會場。60 輛的數字遠超過中小型業者的車隊總數,夏洛特當地同業也都沒車了,他就到鄰州徵調,協調分配一起承接。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並不在意是誰提供 60 輛巴士,只要巴士有準時出現載人到場就好,順利結案後家族公司因此獲利 80 萬美元。

但阿米爾在過程中發現協調聯絡的工作極無效率,每當他打電話給一家中小型業者,對方會請他撰寫電子郵件給他們,之後回信問一些問題,然後雙方以電子郵件來來回回。阿米爾發現每家公司,都得花上大約 7 個步驟聯絡協調,總共要花費 2~3 天的時間,非常沒效率。他想到,要是能建立一個簡單的網路平台,協調巴士業者共同承接業務,省去這些煩人的聯絡步驟,一定有商機。

這個想法對哈里斯家族來說卻太過先進。當年 55 歲的叔叔,對阿米爾說明的線上平台願景,一個字都聽不懂,不願加入,要阿米爾自己創業去做。於是 2013 年,他以口袋僅有的 800 美元創立了 Shofur,雖然初期遇上許多障礙,但創辦後再也沒有額外募資,營運的每分錢都是自己賺來。

阿米爾遇上的最大困難是向巴士業者說明這個概念。巴士業數十年如一日,過去叫車的消費者需要一家家打電話詢問有無空車、比價,來來回回,業者也早就習慣這個模式,正如阿米爾的叔叔一個字也聽不懂,其他業者對 Shofur 的新概念一開始也是鴨子聽雷,直到阿米爾終於想到一個簡單的方式說明 Shofur 到底在做什麼,才開始快速成長。

2016 年,Shofur 從原本的聯營承包機制,轉型為開放給消費者,讓一般消費者都可透過網路平台搭乘旗下聯營巴士體系,成為美國跨城市長途巴士如灰狗巴士(Greyhound)與大巴士(Megabus)的直接競爭對手。

▲  阿米爾。(Source:Shofur

如今 Shofur 旗下有 5,000 輛巴士隨時供差遣,服務超過 100 個城市,但是 Shofur 本身一輛巴士也沒有,都是合作業者的車,Shofur 則負責品管工作,確保巴士夠新、符合安全。如今 Shofur 已營運 500 萬英里,尚未發生意外事故;且在服務品質方面,Shofur 運用消費者評價來監督合作夥伴,乘客事後可對該輛巴士與駕駛評價,訂位前也可參考別人的評價。由於有評價機制,個別合作車行就有動機維持車輛乾淨整潔,以及司機的服務品質。

Shofur 也應用 GPS 隨時追蹤旗下超過 1,000 家業者的車輛位置,收集行車資料以供分析。其客戶仍大多是派對主辦者或組織活動的主辦單位,偶爾也協助救災,如 2016 年颶風馬修侵襲美國東南部,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要求 Shofur 協助疏散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南卡羅來納州居民。

如今 Shofur 已發展為 1,200 萬美元規模公司,阿米爾一家也從難民翻身。2015 年,阿米爾取得美國公民身分,妹妹如今是一位醫師,母親則終於退休,阿米爾為她在海外買了棟房子讓她享清福。全家逃離龐氏騙局帶來的內戰風暴,從非法打工到翻身為成功人士,這個過程不僅自己賺錢,服務了無數客戶,促成許多活動,也讓合作的上千家中小巴士業者的閒置車輛能接到更多客人,帶來更多工作機會,並提升整體巴士業的生產力。

若是沒有阿米爾,美國中小型巴士業者可能還以 20 年前的方式營運。從 Shofur 的例子思考,川普可能要重新思考其固陋的保護主義。移民來美國,並非只是來「搶工作」,最終實現美國夢的同時,也會為美國帶來更多工作、提升美國生產力與競爭力。

(首圖來源:Shofu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