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老的釀酒證據存在於 8 千年前的陶罐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01 日 11:47 | 分類 生態保育 , 生物科技 ,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考古學家在喬治亞(Georgia,位於高加索地區的小國家,1991 年正式獨立)新石器時代遺留的村莊,挖到內有世界最古老葡萄酒殘餘物的陶罐。喬治亞提比里斯(Tbilisi)以南 20 英里的地方,有環形泥磚屋矗立在一片綠色肥沃的河谷裡,這個小丘叫 Gadachrili Gora,8,000 年前的石器時代,住在這裡的農民是葡萄愛好者,他們製作的粗陶器皆以一串串葡萄裝飾。此外,研究人員分析當地的花粉,結果顯示附近樹木繁茂的山坡曾經被滿山葡萄藤覆蓋。



2017 年 11 月 13 日出版的《PNAS》雜誌上一篇論文,考古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明確展示這些葡萄的用途。生活在 Gadachrili Gora 山丘和附近村莊的人類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早的釀酒商,他們早在公元前 6,000 年就會大規模釀酒,而當時的史前人類仍然依賴石器和骨製工具維生。

在考古現場挖掘交錯重疊的環型磚屋時,考古團隊找到些許陶罐碎片和大瓶子的圓形基座埋在地板裡。有更多證物是在 Shulaveri Gora 村莊找到的,它距離 Gadachrili Gora 約 1 英里,也同樣是石器時代遺址,在 1960 年代被挖掘。

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考古學家 Patrick McGovern 教授審慎地分析這些樣品,發現這兩處地點的陶器碎片都有酒石酸(tartaric acid)殘留。酒石酸是一種化學指紋,能顯示酒渣存在。由以上結果加上陶罐外面的葡萄裝飾和考古現場的細土留有大量葡萄花粉,以及比對公元前 6,000~5,800 年放射性碳元素的化學分析,結果皆顯示原先生活在 Gadachrili Gora 的人是世界上最早的釀酒師。

▲ 喬治亞挖出的酒罐。(Source:GRAPE

然而考古團隊並未從村莊土壤裡找到葡萄種子或莖遺留的痕跡,因此推測這些酒是在附近種植葡萄的小丘釀成。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考古學家 Stephen Batiuk 教授說:「村民們在涼爽的環境下將葡萄榨汁並發酵,再將汁液倒進陶罐。等到發酵完成後要喝時,再把它運進村莊。」Batiuk 教授與喬治亞國家博物館(Georgian National Museum)的考古學家共同執行此次聯合遠征。

之後的時期,釀酒師會使用松脂或草藥防止葡萄酒變質或掩蓋不好的味道,就像現代葡萄酒製造商使用亞硫酸鹽一樣。然而 McGovern 教授的化學分析中卻沒有發現這樣的殘留物,顯示出早期釀酒可能偏向實驗性質。推測當時的酒屬於季節性飲料,在它有機會變成醋之前,就已從製造完成到被飲用完畢。McGovern 教授說:「當時的釀酒師似乎沒有在釀酒過程加入樹脂,也許他們尚未發現樹脂對酒有幫助。」

這些證據讓後人更了解新石器時代,那是人類第一次學習種田、開始定居生活及馴養農作物和動物的關鍵時期。新石器時代革命是個漸進過程,大約從公元 1 萬年前開始,發生在距離 Gadachrili 以西幾百英里的安那托利亞(Anatolia)。

現在有越來越清楚的證據顯示人們不需要很長的時間便已知釀酒。就在馴化第一批野草後的幾千年間,Gadachrili 的居民不僅學會發酵,且懂得精進技術,還會改良和培育歐洲葡萄(vitis vinifera)。McGovern 教授說:「他們運用園藝方法,研究如何移植和生產葡萄,顯示出人類是十分具創造力的物種。」

▲ 提比里斯。(Source:Flickr/Alexxx Malev CC BY 2.0)

喬治亞位於距離新石器時代革命開始不遠的高加索山脈,8,000 年後的現在,當地人仍為葡萄瘋狂。那裡有超過 500 種葡萄品種,是他們長期以來種葡萄的標誌。即使在繁華的提比里斯市區,葡萄藤依然攀附在蘇聯時代留下的公寓外牆。喬治亞國家博物館博物館館長 David Lordkipanidze 說:「這個地區和葡萄有很深厚的歷史根源,時至今日,喬治亞人依然利用類似新石器時代的大陶罐來釀酒。」這支考古團隊期望能鑑別出與 Gadachrili 村莊附近種植的葡萄品種最接近的現代品種,因此他們希望能在附近種植一個實驗性質的葡萄園,以更了解史前時代的葡萄酒如何釀製。

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考古學家 Patrick Hunt 教授表示:「研究結果表明石器時代的人們過著豐富多元的生活,且與現代人一樣重視利益。尤其葡萄酒發酵不是生存必需品,表示當時的人們從事的正是功利行為。由此可知,即使在新石器時代的過渡時期,仍有比我們目前掌握的線索更複雜的事物存在。」

Batiuk 教授表示,他們還沒有達到該處最古老的地層,因此之後說不定能將時間推算得更久遠。他說:「我們正努力使葡萄酒的故事完善,這種液體對許多文化來說不可或缺,尤其對西方文明來說真的很重要。」

(首圖來源:Stephen Bati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