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中產階級住房危機,舊金山新創推共享宿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06 日 17:02 | 分類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工作機會都往大都市移動,世界各地的超級大都會愈來愈多,但來到大城市找發展機會的人,不只難買房,連合理租金的房子都不容易找到,被矽谷新貴推升房價的舊金山尤為甚,現在一群由教師、書店經理、音樂家、撰稿人和商品規劃師等等各行各業的中產階級正在進行一項不尋常的社區生活實驗,即搬入宿舍。



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報導新創公司 Starcity 在舊金山開設 3 家共 36 間房的宿舍,另外還有 9 家宿舍正在開發,等待租屋的名單多達 8 千人。Starcity 已籌集 1,890 萬美元資本,僱用一個由 26 人組成的團隊。另外還準備購買十幾個建築物,包括一星級酒店、停車場、辦公大樓和舊零售店,2018 年有望在舊金山灣區周圍提供數百個房間,到 2019 年將釋出數千個房間。

這些不是微型套房,也不像 WeWork 的 WeLive 住宅開發項目讓居民擁有自己的小廚房、起居室和浴室,共享活動空間的小家庭集體住宅。 Starcity 住戶只有一個 130~220 平方英尺的臥室,若有私人浴室租金會較高,其他皆屬公共設施。

舊金山平均一臥室公寓每月租金為 3,300 美元,但 Starcity 客房的月租為每月 1,400~2,400 美元,配有公用設施和 Wi-Fi。

Starcity 的社區經理會參與家庭事務,在有人生病時提供護理套餐,也會組織生日餐會,如果租戶報名參加優質服務,Starcity 將以每月 40 美元價格幫忙洗衣服,清理房間每週 130 美元,甚至安排狗日托。Starcity 鎖定的目標族群為每年可賺取 4~9 萬美元,大多數居民年齡從二十出頭到五十出頭。

今年才 34 歲的 Starcity 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 Jon Dishotsky 表示,人們真正需要獨自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睡覺,至於吃飯、喝點酒、看電視都可以與他人共享,既然如此就不需要為這些空間付錢。且每兩到三間臥室一間浴室的比例最具經濟效益。

Dishotsky 的老家在加州帕羅奧圖長大,帕羅奧圖近年房價飆升,房價中值現在超過 300 萬美元,1960 年代後期他的父母買房時才 5 萬美元。Dishotsky 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商業房地產公司工作 10 年,他發現在舊金山建造新住房的速度非常緩慢,但人口不斷湧進這座城市,因此看到了商機。

目前 Starcity 的租戶來自美國各地,背景各不相同,但皆出自於一種希望實現自我,尋找生活意義的心態,譬如一名從喬治亞洲的 Verizon 商店轉到舊金山分店工作,今年 38 歲的 Carla Shiver,年薪約 8.5 萬美元,已經放棄買房夢想,決定追求人生意義,她剛離婚,她說她盡了家庭義務,現在只想學習如何煮拉麵,當生活消耗品用完時有人自動補齊。

另外一名為政府機構提供軟體的新創公司執行長原本一個月花 4,100 美元租一間一房公寓,但他其實想成為一名作家,現在他月付 1,900 美元住進 Starcity。還有一名 37 歲房客原本在紐約蘭登書屋工作,與先生離婚後就到舊金山出版社 Chronicle Books 工作,月租 2,050 美元。

Starcity 每隔週三會舉辦紅酒之夜,週二會舉辦瑜珈之夜,2 月 14 情人節也會舉辦朋友之夜。房客多半是年輕族群,享受獨身與社交生活並行的世代,許多房客喜歡這樣的生活型態,認為在 Starcity 宿舍裡感覺像回到學生時代一樣,與好朋友住在一起,同時又能享有更高品質的生活。

未來或許在人口老化與少子化趨勢下,這樣既能省錢又能維持社交生活的共享生活型態,也很適合發展老人公寓,成為一種解決孤單的新生活趨勢。

(首圖來源:Flickr/Vjeran Pavic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