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擺烏龍,外星生命目前待商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02 日 16:33 | 分類 尖端科技 ,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堅信外星生命存在的鐵粉,恐怕會有些失望了。3 月於美國德州舉辦的 2018 年月球與行星科學研討會(Lunar and Planetary Science Conference),發表了一項令人震驚的發現,NASA 位於德州的研究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JSC)發生重大微生物污染問題,此結果可能動搖先前發現來自外星生命的跡象。



過去,NASA 自隕石發現地球罕見的非蛋白質成分胺基酸,如 α-aminoisobutyric acid 及 isovaline,被視為外星生命跡象的指標,更有人將其視為外星人的組成成分之一。

是什麼動搖了先前的發現?

地質微生物學家 Aaron Regberg 及研究團隊於 JSC 實驗室進行採樣,卻發現這間極為重要的太空研究中心出現重大的真菌污染。

發現的一部分真菌,並不是一般的真菌,而是具製造地球罕見胺基酸 α-aminoisobutyric acid 及 isovaline 能力的真菌,這些胺基酸也就是當時發現存在於隕石中,且被視為外星生命跡象的物質。

保持 JSC 太空研究實驗中心未污染的重要性

這間號稱符合 ISO class 6 無塵室分類標準的實驗室(class 1~9 共 9 級,class 1 為最潔淨),儲存並處理幾乎所有來自外太空的樣本,包括殞落於南極的隕石及來自月球的石頭採樣檢體,JSC 也是即將接收來自含碳小行星 Bennu 及火星檢體的 NASA 實驗室。

如此重要的實驗室,卻被發現有嚴重的真菌污染問題:研究團隊表面採樣了實驗室地板、桌面、平時處理隕石的無菌無塵操作台(laminar flow)及氮氣過濾器等,發現全都有真菌生長,其中最大宗為青黴菌屬(Penicillium)。

有別於 NASA 另外兩間研究中心:加州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及佛州 Kennedy Space Center,JSC 發現的優勢微生物族群主要為真菌而非細菌,採樣結果顯示真菌占 83%~97% 菌落形成單位(CFU),真菌較細菌更棘手的地方在於容易滲透檢體,真菌長出的細絲有可能伸入隕石內部並造成化學改變。

外星生命是否被錯認?一場美麗的誤會

這項研究發現已開始動搖一些先前的研究結果,NASA 太空生物學家 Daniel Glavin 就是其中之一,Glavin 先前對胺基酸如何能在隕石穿過大氣層的高溫下存活產生疑惑,因此創造了一個模擬環境,試圖觀察隕石通過 550°C 的高溫時,是否還能保有胺基酸等生命物質?實驗結果顯示,α-aminoisobutyric acid 及 isovaline 在實驗中被完全破壞了。原本無法提供合理解釋的研究結果,如今卻很有可能帶來 180 度大轉變的解讀,Glavin 向《Science》雜誌表示,他將重新思考隕石上的生物跡象來源,他認為這些生物跡象很可能不是來自外星,而是源自地球,這也就是說,實驗室檢體污染的可能性已開始納入考量。

目前外星生物跡象的理論尚未被推翻,只是產生不小的動搖,此吹哨動作將喚起更多未來外星任務的警覺和注意,像是將於 2023 年自小行星 Bennu 帶回外星物質的 OSIRIS-Rex 計畫及火星任務,科研家將更努力確保不會將地球真菌與外星蘑菇混淆。

(首圖來源:N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