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應持「環境素養」,思考未來能源需求的解決方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01 日 8:00 | 分類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在《賴內閣官員及中國時報對「地熱發電」的「深層」誤導》文章中,重點放在內閣官員對成熟的地熱發電技術的偏見,這些偏見導致政府對地熱發電的策略規劃過於保守,陷入惡性循環,導致成效遠低於一般民眾及公民團體的期待。實際上近年來綠能科技的進步不僅讓風力及太陽能等氣候能成本降低,地熱能、生質能、儲能系統、智慧電網等商業化科技進步越來越快,因此全球都將「能源轉型」的投資放在分散式能源的基礎建設,以「再生能源」取代「骯髒能源」,並改善集中式電網欠缺即時彈性調度的弱點,以地熱能為例,土耳其過去 8 年發展 1,000MW 裝置容量,未來每年平均成長 250MW。



▲ 圖一:土耳其政府規劃地熱發電發展階段與台灣發展目標的比較,本文合理估算台灣在 2025 年達到 850 MW,2020 年達到 150 MW 為目前再生能源目標。(Source:ThinkGeoEnergy; JESDER (2017); Enerij Atlasi (2017); TGE Research (2017))

深澳電廠議題是個「放大鏡」

深澳燃煤電廠爭議正是檢視傳統能源政策的放大鏡,若以新深澳燃煤電廠 2026 年運轉規模 1,200MW 而言,每年需進口約 100 億元燃料費用,加上發電廠及污染防制設施的設置成本共 1,000 億元,25 年的生命週期將花費 3,500 億元;然而對不需要燃料的地熱發電而言,3,500 億元相當於土耳其從 2018 至 2030 年發展 3,000MW 地熱發電(ANKARA – Anadolu Agency, News Economy, April 12 2018)的民間投資。

8 年後,2026 年才運轉的新深澳電廠是為了滿足 2025 年 15% 的法定備載容量,其實這個 0.1% 的差距只要 85 MW;地熱發電廠只需要3年就可以在許多區域完成小機組,並且在數年內同時擴建數十倍,這是土耳其及肯亞快速成長的主因,顯然地熱發電比燃煤電廠更適合解決能源問題,況且只要已通過環評的宜蘭利澤地熱電廠能在 2025 年運轉 101 MW 電廠,就可以填補 0.1% 的電力缺口,不需要耗費 1,000 億興建燃煤電廠。

再生能源投資對土耳其的科技業及低碳產品而言,提供極大的競爭優勢,地熱發電雖然當作基載電力,但加上大型儲能技術後,也能平衡微電網的離尖峰負載;而台灣目前的能源政策卻堅持要用傳統能源的邏輯去處理「能源轉型」的技術挑戰;應以「環境素養」(environmental literacy)建構永續可行的解決方案。

「綠色能源」的選擇方式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2016 年出版一份報告《綠色能源選擇》(Green Energy Choices),將 3 項與永續發展有關的參數表列出來,提供政府決策者客觀選擇的依據,這 3 項參數分別是環境生態影響、公衛健康影響、平均用地面積,也反映民間反對深澳電廠的主因主要為環境生態影響、公衛健康影響。由於深澳電廠正在夾在海底火山及岩漿型熱液礦床之間,具有地熱發電潛能,以「地熱發電」(Geothermal)及「淨煤發電」(IGCC)比較(圖二、三、四),可知「地熱發電」的環境效益分別高於「淨煤發電」60 倍、140 倍、8 倍,這些客觀的評估數字告訴我們,在具有地熱發電條件的地區,新設電廠的最佳選擇。

▲ 圖二:每 10 億度電(TWh)對失能調整生命年(DALY)的公衛健康影響(Human health impacts),以 2010 年歐洲情境分析。地熱發電的負面影響僅有淨煤發電的六十分之一。

▲ 圖三:每 10 (TWh)對物種生命年的環境生態影響(Ecosystem impacts),以 2010 年歐洲情境分析。地熱發電的負面影響僅有淨煤發電的一百四十分之一。

▲ 圖四:每千度電(MWh)所需的單位面積比較,對燃煤電廠而言分別考慮露天開採使用的土地資源(深綠色)及地下開採所需木材種植的土地資源(全部直條),地熱發電所需土地面積僅淨煤發電八分之一。

選舉年需更用心實踐「價值」

上述聯合國報告突顯出台灣能源決策的突兀性,看似台灣過去至今的能源政策被同一批利益團體把持,刻意忽視「能源自主」的重要。而台灣民眾已走到「能源轉型」的紅綠燈前,經常透過國際成功案例建立各種途徑幫助政府,政府更須主動利用客觀的科學數據做為規劃及溝通的基礎。

深澳電廠事件中,千億的能源規劃及投資錯誤配置在倚賴進口、高排碳量的燃煤電廠,政府官員為了護航甚至發表扭曲再生能源的言論,在資訊查證極方便的網路時代,官員發表的錯誤資訊已加深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感,尤其在選舉年更容易被有心人操弄為政治議題。

更有效益的替代方案不只有「地熱發電」,7 年內的能源科技發展應該有更多微型電網及大型儲能、更迅速交易、更多元互補、更高效低廉,因為這些都是全球正在快速普及的能源科技,例如美國的杜克能源(Duke Energy)之實例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