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野馬在蒙古?誤會大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10 日 0:00 | 分類 生態保育 ,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騎馬在今日被視為一種高尚運動,然而在古代,騎馬卻是為了滿足運輸需求,使之更有效率。你有想過馬匹是何時開始進入人類生活嗎?近期一項取樣橫跨 5,500 年的 DNA 研究分析顯示,一直以來,我們對於已馴化的家馬(Equus ferus caballus)祖先認知完全錯誤,至於認為現在還有「野馬」生存於世上一事,更是錯得離譜。



目前最久遠的馬匹馴化考古證據可追溯至 5,500 年前,由當時居於現今哈薩克北部的波台(Botai)人留下,科學家很自然地認為這就是馬匹馴化最早發生的證據,然而,今年 2 月刊載於國際知名期刊《Science》一篇研究報告卻推翻長久以來的認知。今日所見的馴化馬現在看來其實並不是波台馬的後裔,至於牠們真正的祖先來自何方,仍是一個待解謎題。

這項研究由美國堪薩斯大學珊卓拉‧歐爾森(Sandra Olsen)、法國土魯斯國立科學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CNRS)魯多維克‧奧蘭多(Ludovic Orlando)共同領導,同時還得到第二個重大的發現。

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Przewalski)1879 年發現、並於 1881 年由沙俄生物學家波利亞科夫(Poliakov)正式命名,原生於歐亞大陸乾燥草原區的普爾熱瓦爾斯基氏野馬(Equus przewalskii),簡稱普氏野馬(即我們較熟知的蒙古野馬,也稱為準噶爾野馬),其實才是波台馬的後裔。

簡而言之,現存的普氏野馬嚴格說起來並不是真正的野馬,而是 5,500 年前已被馴化的波台馬子孫,牠們只能算是再度野生化的家用馬。且由於其他現存大自然的野生馬,像是俗稱的北美野馬(the mustang)與澳洲野馬(the brumby),牠們的祖先都是由歐洲殖民者引入,同樣是馴化馬,只是後來有野生族群,所以也不算是貨真價實的野馬。

事實上,現今世上所有馬匹都沒有百分百的野馬,牠們自己或祖先其實都經過人類馴化。

波台馬是普氏野馬的祖先

對歐爾森來說,這兩項發現都讓她震驚不已,並說:「早在 1993 年我們開始挖掘波台文化遺址後不久,我就確信我們發現了最早的馴化馬。我們試著要證明這就是現代馴化馬的祖先,但 DNA 的分析結果卻顯示,現代馴化馬並不是波台馬的後裔,反而現存蒙古一帶的普氏野馬才是牠們的子孫。」

普氏野馬的體型較小且結實,鬃毛短硬直立,不同於家馬垂於頸部兩側,原本 50 年前就被宣布已在野外絕跡。所幸在熱心人士的奔走下,將人工圈養的普氏野馬重新野放到歐亞草原,之後族群復育的狀況不錯,數目也增加了很多倍,現今僅有的 2,000 匹普氏野馬,其實是 1900 年左右捕獲的 15 匹馬繁殖而來,這是因各界努力得來的保育成果。

歐爾森博士接著說,這項研究的結果指出,現在世界上並不存在真正的野馬,聽起來讓人有點難以接受,因為多年來許多馬類生物學家努力研究並復育普氏野馬,這個消息對他們肯定是一大衝擊。「我們一向認定世界上還有最後一種野馬,然而,我們現在才意識到,原來所有的野馬早都絕種了。」

現代家馬的起源仍是個謎

在這項劃時代研究中,歐爾森博士研究團隊分析了 42 組古代與現代馬的基因體,包括 22 匹歐亞大陸馬的 DNA ,這些基因樣本取自涵蓋甚廣的歷史年代與地理位置;另外還有 20 組取自哈薩克境內波台與克拉斯尼亞(Krasny Yar)兩處考古挖掘點出土的波台馬骨骸。

總歸來說,這些樣本是用作系統分析的材料,藉此建立馬類的家族譜系,而當研究人員比對古代與現代馬的基因體時,發現今日馴化家馬與波台馬之間無法成功建立連結,反倒是普氏野馬與波台馬較相近。

作者在研究報告提及:「我們推測約西元前 3,000 年左右,有另一種馬匹開始逐漸演化成現代家馬,未來研究方向會著重找出家馬的演化起源,並調查各種人類文化如何在既有基因變異中,塑造出歷史上我們熟知的各種不同類型馬匹。」

真相全貌尚待拼湊

西班牙生物演化協會(Spain’s Institut de Biologia Evolutiva)的卡利斯‧拉略薩‧福克斯研究員(Carles Lalueza Fox),雖然沒有參與這次研究,也大方分享他的見解。他認為這篇研究澄清了普氏野馬的生物地位,以往大眾都認為牠是世上碩果僅存的最後一種野馬,結果其實不然。

此外,這篇報告也帶出一些可進一步探究的問題,比方說可試著深入了解,究竟古代馴化的波台馬與今日的家用馬基因上有何差異?可能與某些特定基因表現型特徵有關,像是長距離的移動能力,或是對病原體的抵抗力等,這些因素都可能使今日家馬祖先發展得更成功。

他更進一步提出假設,認為至今尚未被發現的家馬祖先可能與距今 3 千多年前的銅器時代,歐亞大陸西部出現的人類大規模遷徙有關。

當時人類在歐亞大陸其他區域的遷徙活動很可能即將揭露,而我們可直覺推定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當可運輸的馬匹越多,人類的遷徙程度就會出現大幅成長。至於究竟那些馬有什麼樣的基因優勢?騎乘牠們當作交通工具又為何帶來巨大的好處?這些問題都仍待探索。科學家如今已掌握一些線索,現在只差找齊基因與考古證據來補足、驗證假設。

(首圖為蒙古西南部 Takhin Us 國家公園的一群普氏野馬,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