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聲稱找回技職教育,先向瑞士學習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15 日 12:59 | 分類 人力資源 ,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在變革的時代,企業所需與求職者具備的技能差距,以及科學、技術、工程或數學(STEM)領域的大學和技術專業知識逐漸受重視,且是未來取得高薪工作的基礎技能,加上年輕人學貸沉重,或覺得自己不適合念大學的人輟學率增加情況下,使得政府與企業界重新思考職業學校的存在意義。瑞士技職教育體系一直是學習典範,而且培訓的人才不只是藍領工作。



QUARTZ 報導,瑞士是歐洲幾個擁有職業教育和培訓(VET)體系的國家之一,無論是否上大學,參與課程的學生在高中階段於校內學習理論的同時,需在職場工作,瑞士七成年輕人都上過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

一般人認為,學徒制是培訓藍領工作者,如焊接和木工,但在瑞士,學徒和職業教育課程同時培訓焊工和律師,瑞銀執行長 Sergio Ermotti 和瑞士聯合銀行主席 LukasGähwiler 在職業生涯開始時都做過學徒。

大約 30% 的瑞士企業僱用 16~19 歲的學徒,在企業內部培訓師的指導下從事所有基層員工的工作,每個學徒可以根據興趣學習高度個人化的技能,並且能夠拿到最低薪資。雖然職業教育與培訓並不是瑞士的經濟引擎,但可以減少青年失業和提高勞動生產率,為經濟服務並做出貢獻。

但是美國研究指出,職業和技術培訓大幅增加,可能會產生有害副作用,學生可能在職業生涯初期受益於職業培訓,但隨著經濟變化,因缺乏所需技能,他們可能會在後期難以適應,一般到 40 歲左右,受過普通教育計畫的人就業率更高。

基於這種看法,加上美國決策者和教育工作者擔心美國學生的學術表現不如其他發達國家,1980 年代後美國職業培訓人數一直在下降,大多數高中已取消職業培訓課程,反而增加為 4 年制大學準備的學術課程和學校數量。美國人還擔心,打開職業教育大門可能會讓許多年輕人不繼續升學,事實證明受過普通教育的人在職場階級通常處於上風。

但隨著青年失業率高漲,以及高等教育學費負擔拖垮年輕一代,大學生輟學率大增,加上美國製造業回流需要技職勞工,近年美國又重新思考職業培訓的益處。美國總統川普將職業教育描述為未來之路,2017 年提撥 9,500 萬美元政府預算,承諾在未來 5 年內創造 500 萬新學徒,比目前的數量增加近 10 倍。不過預算總額只比歐巴馬政府時代增加 500 萬美元。

此外,在此時此刻重啟技職培訓,可讓經濟困難的年輕人,或是自認不適合上大學的人也有機會在高中時期學到未來職場所需的 STEM 技能。經濟學家認為,瑞士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被公認為是瑞士強勁經濟和超低失業率的促成因素。該體系在年輕人從學校進入勞動力市場,以及從童年到成年的過渡期間提供重要的支持。

與一般國家不同的是,瑞士學徒制度是由瑞士企業所主導而不是政府,瑞士企業參與制定學徒培訓特定職業所需的國家技能標準,以及設計在職培訓課程與擔任最後的評量工作。但實施學徒制度仍要擔心階級分化副作用,職業教育如何與高等教育銜接,將是未來政府的新課題。

(首圖來源:Flickr/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