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勞動法規老闆可能被抓去關?新南向前先認識印尼勞動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26 日 15:31 | 分類 人力資源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在「新南向政策」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之際,多數的台灣人還是對擁有 2.6 億人口的印尼知之甚少。為了揭開印尼這個東南亞第一大國的面紗,台灣勞工陣線協會舉辦了「解析印尼勞動法與勞資關係」講座,邀請國內少數研究印尼勞動法的魏千峯律師,介紹印尼的勞動法規與勞工的處境。




印尼面面觀

印尼的人口數高居世界第 4,種族、文化、宗教和語言相當多樣,其中多數信仰伊斯蘭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過去印尼諸多島嶼處於荷蘭的殖民統治之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短暫被日本征服,大戰結束後印尼與荷蘭爆發印尼獨立戰爭,並在 1949 年正式獨立。獨立後的印尼進入總統蘇卡諾(Soekarno)的獨裁統治時期,直到 1967 年被推翻為止,但隨即又由蘇哈托(Suharto)獨裁執政 32 年。1998 年蘇哈托因為亞洲金融風暴導致的經濟崩潰而下台,此後印尼才邁向民主政治。

魏千峯律師認為要了解一個國家的勞資關係,必須先從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 4 個因素著手。政治層面來看,印尼在威權統治時期壓制工會發展,直到民主化之後才承認工會,並且大幅改革勞工相關法律。印尼 1998 年民主化後更接連批准了國際勞工組織(ILO)幾項重要公約,包括第 87 號結社自由和組織權力公約,成為亞洲第一個批准這些公約的國家。從經濟角度切入,印尼如同多數國家,經濟繁榮時勞資關係較佳,經濟衰退時勞資關係就要為緊張。

印尼的文化相當多元,不過穆斯林人口占了 88%,因此開齋節雇主須發給勞工宗教年節獎金。不同宗教的員工會選擇在不同的節日發放,也有些公司則統一在開齋節發放。在印尼社會不可違背建國 5 項原則(Pancasila),分別是信仰最高真主、正義和文明的人道主義、印度尼西亞的團結統一、在代議制和協商的明智思想指導下的民主以及為全體印度尼西亞人民實現社會正義。但建國 5 項原則有時也會成為鬥爭的工具,像是蘇哈托執政時期就被當作打壓工會的藉口,工會直到民主化後才逐漸恢復實力。

勞動法規完善卻執法不力

民主化可謂是印尼勞工權益的分水嶺,在民主化之前印尼的工會和勞工權益受到全面性的打壓。1973 年蘇哈托禁止獨立工會,並以官方掌控的全印尼勞工聯盟來取代。軍隊出身的蘇哈托更利用軍隊介入勞資關係,逮捕工運份子並施以暴力。民主化之後勞工法律獲得大幅度的修改,像是 2000 年實施新的工會法,確保勞工自由組織工會並進行團體協商的權利。2003 年新版勞動法上路,將工時、最低工資、童工、女工和裁員解雇等勞資議題納入規範。魏千峯指出印尼的勞動法規已經大致上完善,但法規執行面則是印尼的致命傷。

根據工會法規定,印尼需要 10 名以上勞工連署才能組織工會,門檻比起台灣的 30 名勞工低了不少。罷工在印尼雖然合法,但需要經過相當冗長和繁瑣的程序,因此實際上有許多非法罷工。近年來罷工最主要的目的都是要求提高最低薪資,2015 年就爆發過多次的示威抗爭。印尼罷工時勞資之間往往會爆發流血衝突,雙方互相毆打和警察毆打勞工的情形都相當常見,宛如無政府狀態。2004 年總統第 43 號命令公布之後,政府可以使用警察或軍隊保護重要公司或產業,而重要公司或產業則由政府定義,這讓軍警介入罷工和威脅工會的狀況變得更加嚴重。

印尼勞動法規定勞工的薪水須高於最低薪資,但每個省分的最低薪資不同,以首都雅加達最高,每月約為 335 萬印尼盾,約相當於台幣 7,500 元。但實際上最低薪資的法規並未落實,2015 年 8 月有高達 47% 正職勞工薪水低於法定最低薪資。主要因為近年來印尼最低薪資調漲過快,導致最低薪資淪為表面數字。而且最低薪資在規定上也存在著漏洞,例如財務狀況不佳的雇主可以向省長申請延緩實施最低薪資,這一點相較於台灣就顯得效果不佳。

▲ 人權律師魏千峯是台灣少數對印尼勞動法規有研究的學者。(Source:科技新報)

印尼的工會法有些法規頗具威力,違反者甚至可以判處 5 年以下有期徒刑,嚇阻效果遠高於台灣的「重罰 5 萬元」。過去就曾有公司拒絕工會因為薪水過低而提出的調薪,還解雇 137 名工會會員,並派遣親信混入工會奪取主導權。結果公司方後來被依違反工會法起訴,總經理和人資經理都被判處 5 年徒刑。

印尼的正職員工工作滿 1 年就享有 12 天的特別休假,並在開齋節能獲得 1 個月薪資以上的宗教年節獎金。印尼勞動法也規定,不能因為勞工生病、結婚、懷孕、履行宗教義務和加入工會等原因而解雇勞工。而且無論勞工是否有過失,資方解雇時都要發放資遣費和各種補償津貼,勞工無過失時要發放的資遣費更高。不過這些保障也造成資方很難解僱勞工,於是就減少正式職缺,大量改採外包。這讓外包業務快速成長,勞工也不容易找到正職的工作,這種派遣式的外包勞工更是已經佔全體勞工數量的 40%。2012 年在勞工團體多次聲請釋憲之下,憲法法院裁定外包勞工違憲。

魏千峯認為印尼具有良好的勞動法規,但有些對勞工的保障已經多到會影響資方投資的意願,如何在保護勞工權益和吸引投資之間取得平衡,將會是印尼的課題。此外,印尼的法規雖然訂的大致完善,但卻有執法不嚴的弊病,印尼的司法體系還有著嚴重的貪腐問題,這些都還有待改進。

(首圖來源:Flickr/Jordi Bernabeu Farrús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