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時代的競爭白熱化,中國與美國互別苗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11 日 9: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網路 , 網通設備 follow us in feedly

下世代通訊網路的傳輸速度預期能夠達到目前 4G 標準的 100 倍以上,能夠推動網路服務、物聯網等多個產業,在 5G 網路即將進入商業的時刻,關於技術和標準的競爭也進入白熱化狀態,特別是中國與美國之間,兩國政府和通訊網路服務商都在積極推進 5G 網路的測試和商用。



5G 通訊網路能夠帶來的收益涉及多方面,從最基礎的標準制定,擁有相關專利的通訊網路裝置製造商和服務商能夠獲得高達數十億美元的專利授權費,最早完成 5G 網路大規模商用的國家,能夠在其他網路技術的開發上搶先一步,同時在資訊安全和軍事情報等工作也掌握主動。

美國通訊營運商 Verizon 自 2017 年開始已經在 11 個國家和地區測試 5G 通訊網路,該公司的 CEO Hans Vestberg 表示,5G 網路將給社會生活帶來巨大的變革,包括媒體、娛樂、消費品市場等。美國三大營運商計劃在 2018 年年底啟動 5G 網路商用,但大規模推廣還需要等到 2019 年。包括 Intel、思科在內的科技公司,已經聯名向美國政府貿易談判代表致信,針對中國的進口產品關稅會提升多種網路裝置的成本,影響美國 5G 網路的發展。近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宣布了一項計畫,對通訊網路的基礎裝置投入更多資金,政府還資助了一些相關科研機構,未來幾年將投入 5,000 萬美元用於研發。目前 5G 通訊網路的標準還沒有完全制定,美國通訊營運商更為關注的是如何從 5G 網路中獲得最大的利潤,必須找到大幅降低傳輸成本的辦法,開發足夠基於 5G 通訊網路的服務,需要消費者關注。

由愛立信和高通合作的 5G 通訊技術開發也取得了突破,2018 年 9 月 9 日全球首個 5G 通訊網路的語音通話接通,實驗在愛立信位於瑞典的實驗室完成,利用了 39GHz 毫米波頻譜和愛立信商業化 5G NR Air 5331 基地台,使用的行動裝置配置了高通的基頻晶片和測試模組。

從整體上來看,美國對於 5G 網路的關注主要是來自私營公司、商業機構。而中國自 2013 年開始從政府層面推動通訊營運商與通訊技術服務商合作推進 5G 網路的研發和測試,包括限制海外公司在相關領域的投資,確保華為、中興等中國通訊網路技術開發商能夠在龐大的中國市場占到主導地位,持續對新技術進行投資。在北京郊區建有政府投資的 5G 實驗室,包括大量通訊基地台和行動裝置,為每個通訊營運商提供測試所需要的裝置,實驗室由中國工業信息化部控股的商業機構、知名大學和研究機構共同營運,所有的測試預期能夠在 2018 年年底前完成。在實驗室進行測試後,全球最大的通訊營運商中國移動將在中國 17 個城市展開測試,預期到 2020 年 5G 網路服務可大規模商用。

2018 年 7 月,華為公司在深圳總部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慶祝儀式,宣告該公司在 5G 通訊網路的核心技術上取得突破,土耳其科學家、5G 技術發明者 Erdal Arikan 受邀參加這場慶祝活動。在 2016 年舉行的 5G 通訊標準制定會議上,經過漫長的討論,華為公司開發的 Polar Codes 將成為 5G 通訊技術的標準之一,這標誌著中國在 5G 技術標準的爭奪上邁出了重要一步。有與會者表示,一場通訊產業的專業會議,中國人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這幾乎已經上升到政治鬥爭的地步。

中國與美國的 5G 網路競爭並非僅僅停留在各自投資與發展上,更有在監管層面的爭鋒相對。2018 年3 月美國白宮否決了新加坡晶片公司博通收購美國晶片巨頭高通的交易,美國政府擔心一旦高通被博通收購,將限制前者在研發上的投資,讓中國在 5G 技術的發展上取得領先。中國政府也在 2018 年 7 月否決了高通公司收購晶片公司 NXP 的交易,這筆交易能夠幫助高通在車聯網等市場中獲得領先地位。

2G 網路主導權在歐洲,3G 和 4G 則是美國掌握主動,5G 技術的競爭美國與中國並駕齊驅。目前全球已經有 66 個國家的 154 個通訊營運商進行 5G 技術的技術研發或者測試,5G 技術的應用不僅是在人與人之間的通訊上,更多是物聯網、車聯網的應用,更多的傳輸和反應速度,使得智慧型汽車、家居產品即時上線和反饋成為可能。

(首圖來源:Errics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