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2018 歐洲腫瘤學學會 ESMO 年會觀察癌症藥物最新發展趨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1 月 23 日 9: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ESMO(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 annual meeting)歐洲腫瘤醫學會年會(2018.10.19-23)是全球指標性的癌症醫學盛事之一,也是眾多藥廠發表旗下藥品與新療法新臨床數據的場合,牽動癌症藥品市場情勢,TrendForce 生技產業研究經理劉適寧表示,今年的指標性案例如表所列並部分介紹如下。



(Source:TrendForce 整理)

Roche 的 Tecentriq 有望成為第一款獲准治療三陰性乳癌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Roche 的 Tecentriq(atezolizumab)與 Abraxane(nab–paclitaxel)對移轉性三陰性乳癌治療的開發,其臨床三期(IMpassion 130 / NCT02425891)數據顯示出,Tecentriq 合併 Abraxane 的組別之疾病無惡化存活期 PFS(中位數,以下省略)顯著高於 Abraxane 組別(7.2m vs. 5.5m, p<0.002),在 PD-L1+(Programmed cell death ligand 1 陽性表現)的族群亦同(7.5m vs. 5m, p<0.001);在整體存活期 OS 的部分,Tecentriq 與 Abraxane 組合療法組別的中位數(中位數,以下省略)高於 Abraxane 組別,但未達統計顯著性(21.3m vs 17.6m, p=0.08),在 PD-L1+ 的族群,雙方效果則有相當程度的拉開(25m vs. 15.5m, CI:0.45 to 0.86)。Roche 將會尋求以 PD-L1+ 的族群提交新適應症申請,Tecentriq 有機會成為第一款獲准治療三陰性乳癌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然而 PD-L1+ 之要求會限制其族群量剩約 40%。

Pfizer 的 Ibrance 在 HR+/HER2- 乳癌的地位確立

Pfizer 的 Ibrance(palbociclib)是第一款進入乳癌市場的 CD4/6 抑制劑,其在荷爾蒙療法失敗 HR+/HER2- 晚期乳癌的臨床三期(PALOMA-3 / NCT01942135)試驗,數據顯示出 Ibrance 合併 fulvestrant 組別之 OS 高於 fulvestrant 的組別(34.9m vs. 28m, p=0.043),其中對第一線荷爾蒙療法敏感的族群,Ibrance 合併療法組別之 OS 更是多出 10 個月。這是第一個 CDK4/6 抑制劑在乳癌治療的 OS 數據,顯示出 Ibrance 不僅在中介指標 PFS 有優異的效果,在可以顯現癌症治療實質效益的 OS 表現亦佳,確立了 Ibrance 與 fulvestrant 的組合邁向 HR+/HER2- 晚期乳癌的標準療法。此外,除了晚期乳癌之外,Ibrance 在早期階段乳癌的治療表現也備受期待,現已有兩個臨床試驗在進行中(PENELOPE-B、PALLAS)。

Merck KGaA 的 Bavencio 與 Pfizer 的 Inlyta 對晚期 / 移轉性腎細胞癌合併療法成效佳

Merck KGaA 的 Bavencio(avelumab)與 Pfizer 的 Inlyta(axitinib)對晚期 / 移轉性腎細胞癌的合併療法之臨床三期試驗(Javelin Renal 101 / NCT02684006),其數據顯示,Keytruda 合併 Inlyta 組別的 PFS 顯著高於 sunitinib(13.8m vs. 8.4m, p<0.0001),反應率 ORR 高出近乎兩倍(51.4% vs. 25.7%, p<0.0001),而 OS 數據已達標,兩組差異亦達統計顯著水準。這顯示,Bavencio 與 Inlyta 對晚期 / 移轉性腎細胞癌治療的成效佳,可與 BMS 的 Opdivo 與 Yervoy 之合併療法競爭此領域。此外,Pfizer 又以其 Inlyta 與 Merck&Co 的 Keytruda之合併療法對腎細胞癌治療也有正面臨床數據表現,預期 PD-1/PD-L1 抑制劑藥物在腎細胞癌市場的競爭將更趨激烈。

AstraZeneca 的 Lynparza 有望將適應症擴張至 1L BRCA+ 晚期卵巢癌維持性療法

AstraZeneca 的 Lynparza(olaparib)開發 BRCA+ 晚期卵巢癌維持性療法的臨床三期(SOLO-1 / NCT01844986)試驗,其數據顯示,Lynparza 組別之 PFS 至少高於安慰劑組別 27 個月(p<0.0001),並降低約 70% 的疾病惡化或死亡風險。由於晚期卵巢癌經治療後,有約 80% 的復發或疾病惡化風險,且大多發生在 3 年內(Ledermann et al., 2014、Moore et al., 2018),故本次 Lynparza 的試驗成果將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填補此醫療需求。預期基於 SOLO-1 試驗成果將使 Lynparza 的適應症從後線晚期卵巢癌的維持性療法擴張至第一線治療使用,大幅提高 Lyparza 的市場潛力,甚至有機會成為重磅藥物。

Merck 的 Keytruda 將拓展在 1L 移轉性頭頸癌市場,可望彌補在 2L 市場的損失

Merck 的 Keytruda 在復發或移轉性頭頸癌第一線療法的臨床三期試驗(KEYNOTE-048 / NCT02358031),數據顯示,在整體的收案族群中,Keytruda 單一療法組別的 OS 不劣於 Extreme 處方組合(cetuximab + 5-FU + cisplatin or carboplatin),而在 PD-L1+ 的族群,OS 顯著較優(CPS≧20:14.9m vs. 10.7m, p=0.0007; CPS≧1:12.3m vs. 10.3m, p=0.0086)。組合療法的部分,Keytruda 合併化療藥物(csiplatin or carboplatin + 5-FU)的組別,在整體收案族群,其 OS 高於 Extreme 處方組別(13m vs. 10.7m, p=0.0034),反而在 PD-L1 的族群,OS 並無顯著高於 Extreme 處方組別,PFS 亦同;另外,Keytruda 合併化療藥物的 ORR 則較 Keytruda 單一療法來得高(17% vs. 36% / 整體收案族群)。這樣的結果顯示出單一藥物 Keytruda 在第一線治療效果獲得支持,且優於傳統標靶藥物合併化療藥物,但此療效成果受限於 PD-L1+ 的族群,如要不受限於生物標記與增加反應率,則組合療法的模式是可以考慮的選項。預期 Keytruda 在復發或移轉性頭頸癌的適應症將往第一線擴張,亦可彌補 Keytruda 在第二線療法於 OS 指標失敗(KEYNOTE-040)可能帶來的銷售衝擊。

Roche 的 entrectinib 將成為第 3 款進入市場的組織未定性癌症藥物

Roche 的 entrectinib,是一款組織未定性(tissue-agnostic)的癌症藥物,其可抑制 TRK A/B/C receptors 與 ROS1 的活性,治療標的為 NTRK1/2/3 或 ROS1 fusions 的實體腫瘤。Roche 在本次 ESMO 大會,發表來自 3 個臨床試驗(ALKA-372-001 / NCT02097810、 STARTRK-1 / NCT02097810、 STARTRK-2 / NCT02568267)的整合數據,涵蓋 10 種不同癌種。試驗數據顯示出,OS 為 20.9 個月、PFS 為 11.2 個月、ORR 為 57.4%;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當癌細胞已遠端移轉至中樞神經系統時,entrectinib 的 ORR 高達 59.5%。Roche 將提交藥證申請,預期 entrectinib 的主要競爭對手為 Loxo Oncology / Bayer 的 larotrectinib,其美國藥證已在審查階段,此外,以現階段的數據而言,entrectinib 能帶給 larotrectinib 的競爭壓力有限。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