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氣候變遷的嚴峻現實已無所遁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30 日 8:1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follow us in feedly

2018 這一年,我們意識到 2015 年由聯合國 195 個成員簽訂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已不足以阻止劇烈的氣候變遷了。一個新研究明確將一些極端天氣事件歸因於人為造成的氣候變遷。這些都清楚表明,氣候變遷不是未來幾十年後才要擔憂的事了,它近在眼前。



1.5 度而不是 2 度

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3 年前已顯而易見,當時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同意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達到與前工業時代(preindustrial times)的溫度相比,2100 年前全球暖化造成的溫度上升不超過攝氏 2 度的目標。協議得來不易,但即使那個時候,一些科學家也發出警告:目標不夠嚴格,無法阻止重大變化。

因此,聯合國邁出前所未有的一步,委託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探究如果全球暖化的限制縮至 1.5 度而不是 2 度,世界將如何發展。報告於 10 月發表,證實差半度確實能讓世界變得不一樣。溫度少上升半度,意味著海平面上升的程度也會降低,會因棲息地消失受影響的物種影響幅度會變小,威脅生命的熱浪、乾旱和極端降雨也會減少。

我們能扭轉現況的時間不多了。IPCC 報告指出,自前工業時代以來,地球平均溫度增加了近 1 度。溫度增加導致物種滅絕、農作物產量下降和更頻繁的森林大火。2017 年底,3 個歸因研究首次確定某些極端事件,包括稱為「Blob」的太平洋海洋熱浪,如果沒有人為因素就不會發生。

今年,研究人員報告指稱,2017 年大西洋颶風季節受熱帶大西洋溫暖海水的影響加劇,此現象是氣候變遷導致。另一方面,一個研究團隊證實,氣候變遷是造成美國中大西洋地區佛羅里達颶風(Hurricane Florence)帶來 9 月強降雨的主因。

氣候模擬(Climate simulation)預測地球將在十年內達到 1.5 度的閾值。即使各國同意將溫度上升限制在 1.5 度,但現實情況為碳排放降低的速度很慢,暖化現象被逆轉之前,這個閾值幾乎一定會超過。為了盡量達到 1.5 度的目標,需在 2030 年之前將碳排放量相對於 2010 年水準減少約 45%。「這樣一來地球才有機會 2050 年左右達到零淨值(net zero),也就是當碳釋放到大氣的量與碳被消耗的量達到平衡」,IPCC 報告指出。

負排放技術

為了在本世紀末將氣溫上升的幅度降至 1.5 度以下,我們將需要利用負排放技術(negative emissions technology)將二氧化碳從大氣大量去除。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生態學家 Stephen Pacala 說:「這些可能得以限制甚至逆轉暖化現象的技術,並不像表面看起來不切實際。」Pacala 主持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委員會(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committee),委員會於 10 月發表一份報告,分析當前新興的負排放技術的可行性,並鼓勵進行大規模投資。

目前負排放技術已應用在一些簡單的實踐,包括種植森林以吸收大氣的碳,或種植植物用於生物燃料,然後將燃燒這些燃料產生的二氧化碳儲存在地底下。但目前的努力仍有缺點。「大量種植森林或生物燃料作物將占有大量『土地足跡』(land footprint)」,柏林全球公共與氣候變化研究所(Mercator Research Institute on Global Commons and Climate Change)的 Sabine Fuss 說。所謂土地足跡是指用於生產產品或服務所需耗費的土地總量。大量耗費土地可能會影響未來的糧食供應和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

Pacala 表示,其他正發展的負排放技術可能會大大改變目前的形勢。直接從空氣移除二氧化碳並轉化為合成燃料(synthetic fuel)是一種已成熟的技術。但到目前為止,此技術的高成本仍是大規模商業化發展的障礙。美國國家科學院(The National Academies )報告說,各國應該資助新創企業,以推動這領域的競爭。「畢竟,這種手法在風能和太陽能的發展奏效」,Pacala 指出。其他負排放技術,像是將大氣的二氧化碳轉化為穩定的礦物形式,也顯示出一定的前景,但需要大規模投資基礎科學研究才能真的變可行。

個人與政府可做出的貢獻

「減少對資源密集型產品(resource-intensive product)的需求,對達到 1.5 度的目標也很重要」,Fuss 說。城市需要擺脫化石燃料(fossil fuel),個人可透過減少交通、少吃肉並安裝更節能的電器來貢獻。「數據顯示,若給予適當的激勵,人們會願意改變原本的生活模式。」IPCC 報告共同作者、荷蘭格羅寧根大學(University of Groningen)環境心理學家 Linda Steg 說。「這些激勵措施不一定是基於經濟或自身利益。人們也有保護他人利益,或保護環境品質的動力。」她補充。

「控制暖化溫度在 1.5 度並非不可能,但確實需要雄心壯志的努力,且越快越好。我們現在必須就開始減少碳排放。」康奈爾大學氣候科學家兼 IPCC 報告的共同作者 Natalie Mahowald 說。

「各國採取具體行動的政治意願因國而異,但科學家已盡其所能傳達氣候變遷的急迫性和影響範圍。命運掌握在每個國家手中。」荷蘭奈梅亨拉德伯德大學(Radboud University in Nijmegen)環境科學家 Heleen de Coninck 說。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