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卡車競爭升級,自動駕駛還有多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22 日 14:3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 電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 11 月,特斯拉發表旗下首款電動卡車 Semi,預定上市時間正是今年。特斯拉電動卡車上市的時間表還未更新,市場競爭已日漸升級。

2018 年底,荷蘭卡車製造商 DAF 將第一輛 CF 電動卡車交付荷蘭連鎖超市巨頭 Jumbo;德國商用車製造商曼恩將旗下生產的 eTGM 電動卡車交付保時捷,負責 LGI 物流集團與保時捷工廠之間的貨物運輸;繼去年推出兩款全電動 Freightliner 卡車後,戴姆勒公司於 2018 年底在洛杉磯交付首輛電動貨車 Freightliner eM2Penske 卡車租賃公司將幫助戴姆勒正式投產前測試這款貨車。

▲ DAF 交付全球首輛全電動卡車。

紛紛交付之外,還有摩拳擦掌的布局者。

2018 年,Volvo 共推出 3 款純電動卡車:FL ElectricFE 系列電動卡車(用於市區重型貨運和垃圾運輸業務)和 Vera 自駕電動卡車(用於港口和大型物流中心)。據了解,前兩款電動卡車都將在今年上市,FE 系列電動卡車將於年初在德國漢堡使用。據外媒報導,基於 FE 相關技術打造的電動卡車「VNR」已於去年底在美國加州開始為期一年的測試,預計 2020 年正式進入北美市場。

蛋糕看起來很大,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去年 月,中國重汽集團全球首台純電動自駕集卡 HOWO-T5GL4 階段)在天津港試營運。之前,福田、東風、一汽解放等商用車企均已著手布局推廣純電動重卡。

此外,電動車新創企業奇點汽車計劃於今年中推出首款產品,2020 年開設電動卡車工廠,並將年產量提高到 萬輛。

除了卡車巨頭和造車新勢力,入局者還有虎視眈眈的老牌車企。

以比亞迪為代表的整車企業純電動重卡產品,已相繼在中國交付並開啟試營運。據悉,2017 年,比亞迪憑藉兩單合計 52 輛純電動卡車訂單,成為全美最大純電動卡車製造商。去年 月,比亞迪與巴西廢棄物品管理公司 Corpus 簽訂 200 台純電動重卡訂單,這也是中國於海外市場斬獲的最大純電動卡車訂單。

據了解,日產汽車也與東風集團合資開發電子卡車產品線,雷諾汽車與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的新合資企業計畫將於今年開始,擬在兩年內推出 3 款電動送貨車。福斯在 2018 德國漢諾威國際商用車展覽會推出電動卡車 E-Delivery,擬於 2020 年在巴西投產。

卡車自動駕駛還有多遠?

電動化同時,自動駕駛的潮流也席捲卡車界。

今年 CES 展,戴姆勒發表了搭載 L2 自動駕駛技術的 Freightliner Cascadia(重型長途卡車),將於今年 月量產。根據外媒報導,戴姆勒的自駕卡車將在 2019 年上路。

▲ 戴姆勒 Cascadia 卡車。

儘管 L2 技術離真正意義的自動駕駛還有距離,但仍是必要一步。

戴姆勒 1 月 日宣布,將在 2019 年投資 億歐元研發自動駕駛卡車,未來還會加速研發 L4 自駕卡車,並計劃雇用約 200 名員工研究自駕卡車運輸解決方案。

之前,Volvo 卡車主要在深礦開採、垃圾回收、農作物收割、特定長途運輸等方面運用自動駕駛技術,並研發 Platooning(車輛編隊)技術。去年 月推出的 Vera 自駕電動卡車(目前為概念車,尚處於研發階段)直接省略駕駛艙,僅保留了載具和拖車部分。

▲ Volvo 電動卡車 Vera(概念車)。

而特斯拉 Semi Truck 儘管質疑不斷,未量產就已拿下沃爾瑪、UPSAnheuser-Busch 等訂單,也在於自動駕駛帶來的吸引力。據官方介紹,Semi Truck 安裝加強版 Autopilot,有自動緊急制動、自動車道躲避及後方車輛碰撞預警等功能。

兩條路都通了,但不好走

玩家前仆後繼,但無論卡車電動化還是自動化,都不是一片現成沃土,面臨的問題仍不少。

首先,在電動化過程,電池續航能力與限重問題,是電動卡車無法迴避的技術門檻。目前已上市的電動卡車續航能力有限,應用於長途貨運場景較困難。此外,由於電力驅動技術對貨品重量和體積有一定限制,這也將導致貨物限載量降低。電池研發是關鍵,生產成本居高不下接著帶來量產與銷售的價格限制,尤其是政府補貼退場後。

根據特斯拉公布的電動卡車 Semi 定價,300 英里續航里程版為 15 萬美元,500 英里版則要 18 萬美元。

▲ 特斯拉電動卡車 Semi。

沃特瑪創新聯盟生產的電動解放 JH6,僅電池部分成本就要台幣 40萬元,整車價格超過 450 萬元。

如何解決電動卡車成本、里程及載貨量的協調,是後續關鍵所在,但也只是第一步。緊跟著的基礎設施鋪設(如卡車充電樁建設等)與商業模式運作(如電動卡車的獲利模型還不完善)等問題仍待進一步改善。

而自動駕駛技術大量應用於卡車的未來也迷霧重重。

技術上,自動駕駛還有很大升級空間,達到 L5 完全自動駕駛並不容易,服務自駕駛車普及商用的相關基礎設施也有待建設。

Volvo 卡車自動駕駛產品總監 Hayder Wokil 表示,「我們的自動駕駛策略是緩慢推進,為用戶和社會帶來價值的前提下,採用不同的自動化等級。最開始,Volvo 卡車會在封閉場景進行,然後運用獲得的發現再在公用道路展開自動化。」

如 Volvo 選擇應用於封閉場景,以降低危險性,但真正的道路環境如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等路況十分複雜,目前的自動駕駛仍面臨很大挑戰。

此外,在法律與社會風險層面,自駕電動卡車的事故責任認定、法律風險並不明朗,世界各國在自動駕駛立法方面依然滯後,尚未建立完善的法律體系。卡車駕駛自動化曾因對卡車司機造成職業威脅,遭司機強烈反對。根據外媒報導,之前,因有 140 萬卡車司機會員的美國國際卡車司機協會反對,美國通過的自動駕駛法案將卡車排除在外。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