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能出口重挫,土耳其、英國計畫均停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25 日 7:45 | 分類 核能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核能產業的主要反應爐製造商,法國的阿海琺(Areva)、美國的西屋(Westinghouse),紛紛陷入財務危機,如今法國與美國的核能出口能力已經受到相當大的打擊,而日本的核產業輸出能力,如今也同樣陷入困境,在土耳其、英國相繼取消計畫後,日本核產業的未來堪憂。



三菱重工原本參與土耳其要在黑海港口城市錫諾普興建核電廠的計畫,錫諾普核電廠採用三菱重工與阿海琺合資公司 ATMEA 所製造的 ATMEA 1 反應爐,過去日本核技術以沸水式反應爐(boiling water reactor,BWR)為主,三菱重工 2006 年時與原本的競爭對手阿海琺合作,共同出資開發 ATMEA 1 大型加壓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PWR)。

當初三菱重工不惜與敵手合作開發 ATMEA 1 反應爐的初衷,是計劃推動核電廠出口外銷,ATMEA 1 反應爐是專門針對新興市場的策略性反應爐產品,輸出功率限制在缺乏大容量輸配電網路的區域也能應用的程度,豈料,在2016年,越南全面喊停核電廠計畫,如今土耳其計畫也生變。

錫諾普核電廠計劃在 2013 年由土耳其當時的閣揆(現任總統)艾爾段與日本首相安倍簽約,當時採用日本合資技術的考量之一是,土耳其為地震頻仍的國家,希望藉助於日本在地震帶經營核電廠的安全經驗。結構體將由三菱重工與伊藤忠共同興建,預定有 4 機組,每機組發電容量 1,120 百萬瓦(MW),總計名目發電容量達 4,480 百萬瓦,興建完成後將由法國電力公司恩基(Engie)營運,土耳其電力公司將擁有此核電廠 20~45% 股權。

這起合約本來是 311 之後日本和產業界的一根救命稻草,然而由於 311 事件後全球對核能安全要求提升,使得興建成本暴增,2015 年估計預算 158 億美元,之後膨脹到 220 億美元,到 2018 年,預算更膨脹到 440 億美元(約 5 兆日圓),暴增一倍,加上土耳其因為政治動盪,里拉匯率大跌,日方與土耳其政府在預算上無法達成協議,因此日方只好放棄,計畫流產。

三菱重工碰壁,日立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去,日立宣布在英國的核電廠計畫停擺(見首圖),預計將帶來 3,000 億日圓的損失。日立在英國的計畫來自子公司地平線核能(Horizon Nuclear Power),地平線核能原本是意昂英國(E.ON UK)與萊茵西伐利亞核能(RWE npower)於 2009 年成立的合資公司,預備用來在英國威爾斯的安格爾西島北端凱麥斯灣(Cemaes bay)既有的威爾法核電廠(Wylfa Nuclear Power Station)以及南格洛斯特的歐布利昂瑟文村(Oldbury-on-Severn)既有的歐布利核電廠(Oldbury Nuclear Power Station)旁新建核電廠,在 2012 年以 6.96 億英鎊出售給日立。

日立接手後,第一個要進行的計畫是威爾法新建核電廠計畫,打算採用先進沸水是反應爐(Advanced Boiling Water Reactors,ABWR),新建 2 個 1,350 百萬瓦發電容量反應爐,日立同樣遇到 311 事件後對核能安全要求提升,使得成本大增的問題,為了經費來源不斷與英國政府協商,希望主要由外部負擔預算,日立只在核電廠占很小部分股權,但是到了 2018 年 12 月,日立宣布因為找不到投資人而計畫流產,宣布後,日立股價還應聲大漲,因為市場認為核電廠計畫將會是拖垮日立的錢坑。

資金往可再生能源計畫移動

連日本的東京電力都放棄投資該計畫,因為害怕日本大眾不接受要為 311 事件負責的東京電力,還投注巨資到海外核電廠計畫。

日立表示,身為民營企業,不可能像有些國營核電單位無限制吸收因為提升核能安全而上升的成本,而是有其限度,這是決定退出的原因。當日本首相安倍與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會晤時,雙方也沒有談論到威爾法新建核電廠計畫,會後記者詢問,梅伊表示,那是日立的商業決策。但日立則表示,梅伊的回應讓人心寒,因為日立一直想爭取英國政府額外注資補貼。

英國興趣缺缺其來有自,當初地平線核能所屬兩座核電廠規劃時,核能的預估成本比可再生能源便宜,然而經過近 10 年,可再生能源成本歷經快速下降,尤其是在歐洲快速普及,以最昂貴的離岸風能而言,英國 2017 年的建造費用是 2 年前的一半,相對的,核能的成本卻不斷膨脹,許多歐洲計畫成為無底洞錢坑,因此英國政府很難合理化補貼核能。

可再生能源的興起更造成投資資金往可再生能源計畫移動,讓核能計畫難以取得投資,只好胎死腹中。

日本核產業輸出原本就面臨幾個不利因素,其中包括市場較傾向加壓水式反應爐,而非日本的沸水式反應爐,以及日立提到的,民營公司無法像國家企業一樣有無限的資金保證,使得合約競爭上敗給中國、俄羅斯與南韓;其次是原本的賣點消失,2011 年之前,日本持續建造核電廠,因此可打著有最新建造經驗的招牌,但是 311 事件後日本停止興建核電廠,至今已經近 9 年,新建經驗的招牌已經逐漸生鏽。

外銷計畫流產對於日本核產業是一大打擊,日本在 311 事件後,要在國內新建核電廠成為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唯一的出路是尋求海外市場,如今連海外市場也破滅,不可避免的,日本核產業將面臨人才因為看不到未來而大量流失到其他產業,甚至可能淪落到維護既有核電廠都有困難的程度。

核電廠計畫的一再拖延與追加預算,造成惡性循環,本身就成為核電廠成本暴增的原因。以英國來說,因為政府與政治人物不想承擔萬一核電廠拖延與追加預算的風險,因此將核電廠採取 BOT 方式,興建時政府一毛錢也不出,而是用日後的保證躉購電價來支付核電廠經營方,其結果是,核電廠經營商需要先貸款極大額的資金,而且因為興建拖延、追加預算,甚至停建的風險很高,因此貸款利率達 9%,遠高於市場利率。以英國欣克利角 C 核電廠計畫而言,200 億英鎊的驚人費用中,有超過一半都是資金成本。

若是由英國政府發行公債來建設,利率可能只要 1.3%,但是沒有人敢承擔核電廠的政治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核電廠貴上加貴,更沒有競爭力,2017 年,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統計,全球新建核電廠資金大跌 70%,掉到僅 90 億美元,標誌著核產業的夕陽西下。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