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貿易戰外一章:中國的經濟寒冬如何影響全球企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21 日 8: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前陣子,中國甲骨文的大規模裁員震撼了中國市場,一個世界級規模的大公司在中國大幅裁員,這個消息獲得了比中國其他網路企業更多的關注,與其說是因為中國媒體少「唱衰」國內企業,不如說是沒想到一個還在賺錢的外資公司,會突然地選擇在全球範圍大規模裁員,更何況是在中國這樣的大市場裁員 500 名員工──根據甲骨文最新一季(2019 財年第三季)財報,該公司的當季營收為 96.14 億美元,淨利為 27.45 億美元。

也因此看到媒體分析,認為甲骨文這次的全球性裁員,其實是因為跟甲骨文在爭取雲端市場的失利有關,而非受到了中國的不景氣影響。但如果真是如此,為什麼中國裁員是全球範圍內最多的 900 人呢?

中國的外資與本地企業裁員潮

讓我們再看看 3M,2019 第一季在亞太地區的營收下滑 7%,而汽車跟電子部門在中國地區的營收下滑也有 5% 跟 10% 左右,這也讓 3M 決定裁員 2,000 人,目標是節省 2.5 億美元左右的稅前支出;而 IBM 在 2019 年第一季寫下連 3 季營收萎縮紀錄,而該公司財務長則歸咎於亞太地區部分客戶延後購買服務而導致,而在第一季財報公布後,IBM 也宣布新加坡廠關閉,裁員人數可能達 1,000 人左右;更不用說電動車新銳特斯拉也面臨同樣的境地,曾經是全球增長最快的中國市場(達 90%),卻在 2018 年在中國地區的營收下滑,同時特斯拉也在全球範圍宣布裁員。

而中國地區的網路企業更是如此,中國叫車龍頭滴滴打車宣布裁員 15%,範圍達 2,000 人;網易裁員幅度達 30% 到 40%;從去年底到現在美團已經進行兩波以上的裁員,影響範圍超過 1,000 人;而與淘寶爭地的京東裁員人數更大,幾乎是裁掉了 1.2 萬人左右。許多進行裁員的中國本地企業,大都是來自於中國網路蓬勃發展後,進行過大規模補貼戰的公司,由於融資相當容易,因此就放手進行招人與各類價格戰,但在中國政府決定緊縮二級市場的放貸後,許多企業也都面臨了寒冬局面,需要靠裁員來度過難關。

換句話說,2018 年末來到的寒冬,不但凍結了虧損甚鉅的中國網路企業,同時也冰凍了來到中國發展的外資公司。全球性企業會裁員受到的影響很多,但中國市場的緊縮絕對是重要原因之一。

寒冬來臨

在中國,外企被認為是一個穩定的保證,雖然很多人都會選擇進入中國的互聯網企業工作,但那種上班時間早上 9 點到晚上 9 點、一週上 6 天班的 996 生活,即使薪水夠高,但的確也造成許多人生活上的負擔──所以之前中國曾經掀起一波討論 996 是否必要的論戰;相較之下外資企業不但嚴格遵守中國關於員工福利的法律,甚至也有許多補貼,而那種朝九晚六又週休的生活,也是許多人的嚮往。

但在 2019 年的寒冬中,外資已經開始體認到中國市場的不同,省錢型電商拼多多的出現,顯示消費者的分眾越來越偏,中國消費者因為貧富差距分為兩個層級的 M 型化趨勢相當明顯。尤其是中國的基尼係數指標從 2000 年開始就已經超過了警戒值 0.4,一度到達 0.49 ,而 2017 年則達到 0.467,換句話說,這幾年的經濟增長實際上並沒有大幅改善貧富差距。

▲ 2018 全年中國平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數。(Source:中國國家統計局)

經濟面臨 M 型化發展

在許多人的觀念中,中國似乎到處都可以淘金、財大氣粗,但事實上就算是在北上廣深這幾個中國最富有的區域中,30 歲以下單月薪資不到 1 萬人民幣的大有人在,上班族新鮮人起始的薪資在 6,000 到 8,000 人民幣左右,這樣的薪資在北上廣深這幾個地區裡,只能跟別人在郊區或遠處合租節省開銷,每天都必須要搭車超過 1 個小時通勤去上班,而在娛樂支出也無法太高,因為這裡的消費相對二、三級城市高上不少。

這樣的經濟問題影響了整個中國的經濟層面,灑錢的情況富裕的是第一批藍領階級,如果簡單以八二法則來看,中國真正有錢的人約在 2 億 8,000 萬人左右,即使之前在融資大幅灑幣的情況,仍然沒有辦法成功讓二三級城市的平均收入大幅增長,反而因為包括區塊鏈貨幣、融資平台、網路投資平台等等服務的出現,讓這些人成為被有錢人收割的韭菜,而這也是因此中國政府必須收緊管制的原因,因為這樣可能會造成貧富差距更大、金錢更不流通導致後面出現更大的危機。


▲ 目前中國的各省份可支配收入中位數列表。(Source:中興經緯)

無法退讓的「中國規則」

換句話說,中國的消費力度已經不若以往,包括行動支付的便利、人口紅利等等所拉抬的消費驅動力已經減緩,而這也全面性地導致經濟的衰退,除了導致中國企業的裁員潮以外,也讓外資企業開始面臨「在中國與亞太地區衰退」的惡夢,許多公司的財報已經在證實這點,在下一個國家崛起前,這些外資企業勢必得想辦法撐過下一波經濟寒冬。

川普如果單純只是想要抵銷貿易逆差,這個協議必然不會這麼難談,問題很有可能就是出在川普希望中國能夠平等對待外資(尤其是美國的)企業,甚至將取消技術進出口管理規定、中外合資企業的規定,這兩點就是中國政府難以讓步的地方,事實上這些規定的確為中國帶來更多的好處,同時也扶助了中國的本地企業成長,要現在馬上取消而導致的問題,很可能讓美國企業直接在中國占有更多地位,這對中國政府本身來說並無好處,同時也可能會讓本地企業受到美國企業的強大技術力要脅,換句話說,答應了這條,中國很可能會在接下來好幾年,在技術上除了華為以外更抬不起頭來。

貿易戰逐漸對中國外資企業影響加劇

簡而言之,目前中國本身的問題並非是貿易戰所引起,頂多只能說貿易戰是中國面臨的其中一個問題,但中國現在只是面臨一個所有開發中國家都會面臨的狀況:經濟成長衰退。換句話說,中國現在也正在變成 M 型化社會,而這是所有實行資本主義的國家都遲早需要面對的事情,不過中國政府打算以計畫經濟的模式,繼續用掌控的方式想辦法度過這場危機,而美國正抓準了合適的時機對他們進行貿易戰,以讓美國得以獲取更大利益。

這場貿易戰會怎麼結束還很難說,但依照民主黨繼續分裂下去的狀況,川普很有可能繼續連任,而這也代表著川普還會繼續打下去,而這之中成為夾縫的外資,不得不想辦法繼續在兩邊求到最大的生存價值,避免自己成為貿易戰中的犧牲品,而在中國最具代表性的美國企業就是蘋果,這也要考驗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的政商關係與智慧了,不然接下來面臨大裁員的公司可能就是蘋果跟它的好兄弟富士康了。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