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肉類造成環境壓力,歐洲國家討論開徵「肉類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17 日 0: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香菸和酒精都是高稅收商品,菸酒製造商一直以來繳納的都是「限制消費稅」,也可叫它「罪惡稅」,國家和政府希望透過提高價格來限制銷量,就算價格提高還有很多人買,那政府也能多獲得稅收收入。

但限制消費稅目的還是用高額稅收抑制消費者購買特定商品的慾望。菸酒對消費者來說傷肺又傷肝,這類對人有害的商品可能會造成公共醫療的更多支出,所以才能收取更高的稅費。

亞當‧史密斯在經典著作《國富論》也寫到,「糖、酒和菸草並非生活必須,但大部分人皆會購用,因此是非常適合徵稅之物。」

墨西哥就是亞當‧史密斯理論的擁護者,在菸酒之外,還徵收汽水稅。所有含糖飲品每公升多收 1 披索(約新台幣 1.61 元),高卡路里食物也要多徵 8% 稅。

糖、菸、酒,這些商品多徵稅是因為長期使用這些商品對身體會有不利影響,肺癌、肝癌、糖尿病的患病概率都會大大增加。

現在,有的國家提議肉也加稅,因為肉的生產過程給環境造成很大壓力。

德國社會民主黨和綠黨政界人士都提議將肉類增值稅從目前 7% 提高到 19% 的標準稅率。綠黨的農業政策發言人弗里德里希奧斯坦多夫表示:「我贊成取消肉類增值稅的減稅政策,並將之用於更多動物福利。」社會民主黨 Rainer Spieging 也認為對肉類徵更多稅可行。「將肉類稅提高到 19%,可能是一種前進的方式」。

(Source:pixabay

德國並不是唯一一個討論肉類是否應該徵收更高稅的國家,丹麥和瑞典也在考慮對肉徵收更高的稅費。

這些想徵收肉類稅的國家認為肉類消費隱藏成本,當我們大口吃肉時,並不知道會對氣候和健康造成傷害,但我們卻要為此負責。

肉類成本在於飼養動物需要耗費很多能量。事實上,飼養供人食用的動物對環境各方面都會產生破壞性影響,甚至有科學家聯盟將吃肉列為地球面臨的第二大環境危害,比這危害大的只有化石燃料車。

全球動物農業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已超過世界所有運輸系統的總和。

牛必須吃 16 磅植物才能長出 1 磅的肉。除此之外,肉食食物的動物還消耗了美國一半以上的水。生產 1 磅肉需要 2,500 加侖水,但生產 1 磅小麥只需要 25 加侖。

生產 1 個漢堡的肉耗費能量等於 1 輛小汽車行駛 20 英里(約 32 公里)的化石燃料。美國使用的所有原材料和化石燃料中,超過三分之一都用於飼養這些當食物的動物。

(Source:Unsplash

一間典型養豬場產生的廢棄物數量相當於一座擁有 1.2 萬人口的小城市。美國環境保護局也表示,飼養供人類食用的動物是水污染的頭號污染物來源。

美國所有農業用地有 87% 用於飼養動物,這相當於美國土地總面積的 45%。美國約有 2.6 億英畝(約 1.522 億平方公尺)森林被砍伐以開闢農田,為飼養的動物提供飼料。美國 85% 土壤侵蝕是由肉類工業直接造成。

我們種植的 80%+ 的玉米和 95%+ 的燕麥被供我們食肉的動物所消耗。世界上牛消耗的食物熱量就相當於 87 億人的熱量需求,它比人類更能吃。

世界觀察研究所的數據也證明了做為肉類食物的動物消耗不小,「世界上大約每 5 噸糧食中就有 2 噸用於飼養牲畜、家禽或魚類。減少這些產品的消費,尤其是牛肉的消費,可以釋放大量糧食,減輕土地壓力。」

(Source:pixabay

即便如此,對肉類徵稅依舊是一個會引發很大爭議的議題。

美國人就曾認為汽水稅侵犯了個人自由。到肉類稅上,他們很可能會秉持同一觀點。另一個觀點是肉類能夠提供很多人體必須的元素,更高的稅費和價格會讓低收入社區的生活成本變得更高。最後,對肉類徵更高的稅會損害畜牧業農民的經濟利益,這也是不得不注意的一點。

肉類稅是目前一個新話題,支持和反對的人都不少,但隨著越來越多國家開始討論肉類稅存在的必要,你也會意識到吃肉也是有罪的。至少對於環境來說,為了讓你吃到嘴裡的一口牛肉。大自然已經獻祭了好幾千克的植物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