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材質與生態系轉變,過去 10 年智慧手機走過哪些歷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25 日 8:00 | 分類 Android 手機 , iPhone , 手機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對大部分人來說,智慧手機可能是過去 10 年影響最大的數位消費品,整個手機業也同樣經歷跌宕起伏的變化。

那時諾基亞仍然是全球最大手機商,蘋果 iPhone 剛出到第 4 代,黑莓、Palm 和微軟也都有各自的手機作業系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很是精彩。

(Source:pixabay

而如今新品牌取代老一代,Moto、Nokia 等手機品牌的光環不再復見,手機產品也在審美和設計方式大轉變,大部分是技術突破和製程革新,有的是軟體層面的新思維。但過程中,我們也不得不向另外一些設計揮手告別。

塑膠材質和小尺寸螢幕,成了高階化的犧牲品

一支手機的購買理由遠沒有我們想像中的複雜。不管是性能、拍照還是儲存規格,本質上都是隱藏在機身內部的參數,真正能抓住消費者第一眼注意力的,依舊還是外觀。

為了能定更高價,手機廠商也會有意識地藉助不同材料和螢幕尺寸,讓自家產品的外觀樣式更接近旗艦裝置。一些很難突顯「高階化」、「高品質」的特徵,也逐漸被拋棄。

其中包括我們熟悉的塑膠材質,還有小螢幕。

曾經,塑膠才是手機業運用最廣的化工產物,畢竟成本夠便宜,容易成型,也不會阻擋到天線信號。

(Source:Flickr/Kārlis Dambrāns CC BY 2.0)

加工製程的成熟,讓塑膠一度擺脫「廉價」的觀感。比如說蘋果 iPhone 5c,還有諾基亞 Lumia 系列,在它們手中,以聚碳酸酯為代表的熱塑性材料成了點綴多彩配色的最佳選擇,甚至還做出如陶瓷的溫潤手感。

但很可惜,這些新嘗試沒能讓聚碳酸酯獲得和雙面玻璃、鋁合金材質一樣的地位,多數消費者的固有認知中,「高階手機用金屬和玻璃,中低階手機用塑膠」,已經成了衡量產品價值高低的關鍵因素。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手機螢幕尺寸。今天已很難再在主流廠商找到選用旗艦規格,但螢幕尺寸 5 吋左右的手機。也就是說,如今手機面積最大的元件,已無法再用以區分高低階產品的定位了,早變成普遍技術。

(Source:Flickr/brett jordan CC BY 2.0)

廠商選擇大尺寸螢幕也有各自理由。畢竟更大的螢幕也會有更多內部空間,多出來的部分基本都會被震動馬達、多鏡頭或無線充電圈等新型元件占據。只有比這些更豐富優質的體驗,才能讓消費者心甘情願打開錢包。

但塑膠、小尺寸螢幕等「過時技術」是否就沒有使用價值?似乎也沒那麼絕對。想當年全金屬手機興起後,玻璃也曾失寵一段時間,但如今為了照顧無線充電和信號,廠商又重新將玻璃推回前台,製程也更成熟。

同樣的,如果螢幕摺疊技術成熟,我們能隨心所欲變換手機尺寸,自然也不會再有「大螢幕」和「小螢幕」之爭。

都說時尚是經典輪迴,手機設計又何嘗不是如此。

手機越來越追求一體化,但也抹掉很多人性化

智慧手機是喜歡在外觀用減法的行業,從產品層面說,大尺寸螢幕讓手機獲得更多內部空間,但廠商依舊會改變各元件占比,進一步榨取更多可用空間。

回顧過去 10 年手機的演變歷程你也能發現,一方面我們獲得縫隙更少、一體化更強的機身,還有各類無線傳輸技術;但另一方面,當年可任意被拆卸的手機電池,沒事就會按兩下的實體按鍵,以及陪伴我們無數日夜的 3.5mm 耳機接口,也一個個消失在視線中。

它們是因為沒人想用,才被淘汰的嗎?顯然不是。

對用戶來說,這類飽含年代感的技術仍能解決不少痛點。比如說可拆卸電池能緩解「續航焦慮」,而不是讓人像打點滴接著行動電源;再比如實體按鍵,本身具備的易用性和低學習門檻,也是手勢互動不能媲美。

然而,在決定一項技術是生是死這件事,用戶似乎沒有太多選擇權。哪怕有人確實不太喜歡這些改變,但廠商仍然有各種理由,盡可能說服消費者捨棄舊方案。

慶幸的是,某些改變確實讓我們看到更好的一面。雖然電池沒法拆,但受益於一體化設計,手機廠商能省下更多空間增大電池容量,延長續航,同時也保證產品安全和結構可靠。

加上快充技術,提升為手機充電的效率,也算是一種「用時間換空間」的解決手段。

對實體按鍵而言,消失換來一塊更大視野的螢幕。智慧手機依舊是圍繞螢幕而生的裝置,既然我們習慣用全觸控鍵盤打字,再砍掉 Home 鍵似乎不到難以接受。

反倒是音量鍵和鎖定螢幕鍵這些部分,短時間還很難看到被取代的可能性。雖說 vivo NEX3 和華為 Mate30 Pro 等一眾瀑布螢幕手機產品,已看到用觸控反饋取代音量鍵的設計,意味著砍掉所有手機按鍵沒有太多技術限制。

但問題的根本,並不在於表像功能映射,而是如何還原和實體按鍵完全一致的知覺反饋,或說如何模擬「真實」。

iOS 和 Android 控制了軟體業,不再是單純的手機系統

10 年前,我們不僅在手機形態看到許多不同,就算系統層面,可供用戶選擇的也不只 iOS 和 Andorid。

它們都有各自特長。如 webOS 就以極簡的卡片式 UI 為核心,而黑莓的 BBOS 和微軟 Windows Mobile 主打商務人群,還有曇花一現的諾基亞 MeeGo,更在純手勢無按鍵的滑動互動走在前端。

但這些另類的系統我們都看不到了,哪怕很多觸控互動並不是 iOS 或 Android 首創,但藉助更成熟的應用商店體系,不僅控制整個行動軟體生態,也重建我們使用手機的方式。

最終,除了蘋果,大部分廠商都選擇進入 Android 陣營,擊垮了老一代手機品牌,並繼續和活下來的同行競爭。

然而發展到現在,如今這兩個系統相似的地方,大概比不同之處還多。

拋開介面設計不說,兩者的系統級功能和介面風格都日漸趨同,比如說黑暗模式、各種毛玻璃效果、白底大色塊和圓角卡片等,甚至是手勢互動邏輯,都已成為大部分智慧手機的標準配備。

從更廣層面來說,像是行動端和桌面端應用程式生態的整合,發展 AI、AR 等新興領域,和影視、音樂內容平台搶生意等,蘋果、Google 的大方向也一致。

(Source:Unsplash

此時此刻,不管 iOS 還是 Android 系統,都早已脫離硬體而存在,與其說是用戶選擇一款手機,倒不如說是擁抱一整套基於這個平台的服務。

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會有更多硬體和服務會和兩個系統綁定,可以是腕上手錶,也可以是耳朵裡的無線耳機,甚至是家中音響及電視。

想撼動這樣的生態格局,不是再重新做個好看又好用的系統就能達成。

下個 10 年,我們還能期待什麼?

我們可能很難看到像智慧手機這樣,對每個人生活帶來重要影響的消費電子裝置了。

智慧手機已度過發展最快的 10 年,這曾只是打電話、發簡訊的通訊工具,如今憑著每年近 14 億支出貨量,遠遠將 PC 等其他類別的電子裝置拋在後頭。

但也正如前文,經過高速發展階段後,業界對硬體形態和軟體發展的理解都達成一定共識,接下來只需循序漸進更新即可,我們已很難再看到 10 年前突飛猛進的變化。

已占據大部分市場占比的頂尖廠商,也不再滿足只做手機一門生意,而是嘗試將業務擴展到耳機、手錶等多個領域。

(Source:三星)

這是為了在即將到來的 5G 時代,建立更穩固的生態體系。

一些人相信,智慧手機的重要性會在 5G 時代降低,尤其是當身邊能上網的裝置越來越多,加上 AI 和雲端計算驅動,任何終端產品都能打破物理界限,成為一整個生態圈的控制中樞,前提是網路能承載這麼大量的數據傳輸。

終有一天,就算我們不帶手機出門,也完全可以靠耳機、手錶的語音助理解決大部分需求。當然,這變化發生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們仍可對智慧手機保留想像力,靜候下一個 10 年到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